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

>

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

五米冰凝 著

现代言情 谭小婉 邱宏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作者是“五米冰凝”。本书精彩截取:有人,这窑洞里有人,她的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那人赶紧捂谭小婉的嘴,并且低声说:“是我,别喊,我是邱方。”谭小婉也听出来是老二邱方的声音,她急忙挣脱邱方的手,迅速缩到炕角,用被子裹严实自己,瑟瑟发抖。谭小婉色厉内荏地喊道:“你滚,滚,你再不滚,我就喊人了”...

来源:fqxs   主角: 谭小婉邱宏   更新: 2023-01-10 18: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谭小婉邱宏,是作者“五米冰凝”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这天晚上,下了多日的雪,终于停了,天气也变的格外的冷谭小婉早早地就上炕睡觉了,毕竟身体还是有点虚迷迷糊糊中感觉窑洞里有人在扯自己的被子,她以为在做梦,最近老做梦突然一只冰冷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脸,她一下就醒了有人,这窑洞里有人,她的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那人赶紧捂谭小婉的嘴,并且低声说:“是我,别喊,我是邱方”谭小婉也听出来是老二邱方的声音,她急忙挣脱邱方的手,迅速缩到炕角,用被子裹严......

第3章 父子兄弟反目

这天晚上,下了多日的雪,终于停了,天气也变的格外的冷。谭小婉早早地就上炕睡觉了,毕竟身体还是有点虚。迷迷糊糊中感觉窑洞里有人在扯自己的被子,她以为在做梦,最近老做梦。突然一只冰冷的手触碰到了她的脸,她一下就醒了。有人,这窑洞里有人,她的一声尖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那人赶紧捂谭小婉的嘴,并且低声说“是我,别喊,我是邱方。

谭小婉也听出来是老二邱方的声音,她急忙挣脱邱方的手,迅速缩到炕角,用被子裹严实自己,瑟瑟发抖。谭小婉色厉内荏地喊道“你滚,滚,你再不滚,我就喊人了。

邱方赶忙道“别喊,我是喜欢你的,非常非常喜欢你,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反正邱方就是想只有这种方法最直接最有效,才能彻底打败老大邱东和老三邱宏,只要过了今晚,一切就都成了定局了。只是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谭小婉反应这么大,与自己预设的剧情反差太大了。

可眼下骑虎难下,必须先要搞定谭小婉,可是平时鬼主意很多的邱方,一时也没了好主意。正在这时,隐隐约约听到谭小婉尖叫的邱东,已闻讯赶来了谭小婉窑洞门外,关切的问道“小婉妹妹你在吗?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谭小婉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自己是黄花大闺女,一个大男人半夜还在自己窑洞里,这事传出去自己以后怎么活?

可这时心急的邱方,怕谭小婉说漏了嘴,或者发出什么动静,自己就死定了,以老大邱东的脾气,自己绝对没好果子吃。就又急急忙忙向谭小婉方向扑,黑暗中,他没捂住谭小婉的嘴巴,却捂在不该捂的地方了。一下子,谭小婉下意识的又尖叫了一声。

只听咣铛一声,感觉山摇地动一般,谭小婉的窑洞门就飞进了窑洞里面的远处。一闪一个人影就已经冲进了谭小婉的窑洞,邱东借助外面的亮光,看到一个黑影,明显比谭小婉高大,一边抓向那个黑影,一边喊“小婉妹妹,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小婉赶紧答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没事。听到谭小婉在炕的角落没事,邱东就对拽落在地的黑影,一顿猛踹,似乎用尽了毕生的力气,他感觉他的脚下有骨裂的声音。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太快了。谭小婉着急忙慌的喊道“别打了,是邱方。可还是太慢了,一切都发生了,一切都结束了。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邱方,从被拽落到挨打,都是懵的。还没来得及张嘴,就被老大邱东一顿胖揍,自己的右腿怕是折了。剧情反转的太出乎意料了,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打了一辈子鹰,临到自己却被鹰啄了眼。

此刻,右腿钻心的疼,还有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动一下就扯得全身疼。也不敢动,一动就怕再挨打。索性一动不动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这时,老邱头姗姗来迟,其实在饭后邱方借故玩伴相邀打扑克外出,老邱头就觉得不对劲。直到邱方偷偷摸摸进小婉窑洞的时候,老邱头就知道是老二邱方,一直观察等机会出手,就是邱东不出手,他也会出手教训老二邱方。可是老二邱方很早就进了谭小婉的窑洞,一直没动静,他也不敢出面干预。他以为邱方已得手,和谭小婉生米做成了熟饭。心里又有些可惜,又对谭小婉不齿,认为自己看错了人,也就随了他们去吧。

直到谭小婉一声尖叫,他认为机会来了,由他出手教训惩戒老二邱方,然后将老二首先从媳妇争夺战中踢出局,再找机会把老大邱东也踢出局,也就按照他的剧本来进行了。正要出门,就听到老大邱东风风火火的已经赶过去了,他就又静观其变了。

到了现在这个局面,自己再不出面,怕要闹出更大的事情来。所以,这时他就叫上老三邱宏来了,首先点亮了煤油灯,窑洞一下亮堂起来了,这时看到老二邱方,全身是泥脚印,右腿已经肿的老高,似乎要撑破裤腿。一个耳光就扇向了老大邱东,质问道“有必要下这么重手吗?那是你亲弟弟啊,你是要杀人吗?

老大邱东眼睛在冒火“不管是谁,欺负小婉就要往死里打,何况我也不知道是老二。

其实最冤的是老二邱方,他本来就没打算对谭小婉做什么,只是想在谭小婉窑洞里呆一晚就行,给邱老头一个假象,他和谭小婉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他知道他瞒不过老邱头的眼睛,他也没打算瞒他,甚至去谭小婉窑洞的时候,路过老邱头中间窑洞时,还有意加重了脚步。他知道老邱头在暗中观察自己,曾经暗中高兴老邱头中了自己的计。可就是在谭小婉窑洞大冷天实在冻得受不了,想轻轻拉一下谭小婉的被子取暖,阴差阳错碰到了谭小碗的脸,才引起了连锁反应。

他在心里冷笑着老爹老邱头,太阴险了,原本他可以阻止这一切,可是他没有。自己和老大邱东,包括谭小婉和老三邱宏都被老邱头算计了。他们都是他的棋子,太可怕了。他是唯一个看到结果的人,此刻他万念俱灰,什么也不想解释了,解释有用吗?索性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结局都一样的,费那么多的口舌有用吗?

老邱头的计划正一步步在实施,没想到首先是老二邱方撞枪口上了。接下来,也该想办法对付老大邱东了,让那件事早成定局,自己也就放心了,老邱头默默地想着。

《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