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念天归

>

念天归

江南痴怪 著

军事历史 冯应柔 南宫念

军事历史小说《念天归》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南痴怪”。精彩内容:”“哈哈,且不说这些,来,为此战大败敌军,也为你我久别重逢,干了!”“好!干!”......西蜀。中军帐外,数万大军正修整营寨。中军帐内,年轻的南宫朔天和李云华面对面坐着,把酒言欢。“昔日江州一别,已有三年未曾见过兄长,今日得见,兄长依旧神采奕奕,威风不减当年呐!只是不知兄长,近况如何?”酒过三巡,...

来源:fqxs   主角: 南宫念冯应柔   更新: 2023-01-10 18: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念天归》,是作者“江南痴怪”写的小说,主角是南宫念冯应柔。本书精彩片段:南宫朔天封宇文瀚为征西大元帅,其父宇文皓为副元帅,和南宫流云一起,率十万大军前往蜀地此时的蜀地蒲奴等人正坐在营帐内,营帐中鼓乐声不断,几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伴着鼓乐声翩翩起舞,时不时响起众人的大笑声,场面看起来十分喜庆“此次蜀王相邀,不知有何贵干?”“有笔买卖,希望能和各位一起做”“什么买卖?”“稳赚不赔的那种”李云华缓缓张口众人喝的正欢时,突然帐外传来战报“报......禀......

第3章 陷阱

有时候,有些人,也许从未深入了解过,但,我们却依然愿意相信他;

有时候,有些事,也许都不知道其中缘由,亦或是事情真假,但,我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做这件事情。

二十年前——

“南宫兄,此战大破敌军,兄当占头功啊!

“哈哈,贤弟未免太过自谦了,此次破敌,贤弟才是统帅,愚兄只不过出了点绵薄之力罢了,如何谈得上头功?

“兄长此言差矣,若是没有兄长出兵相助,光凭贤弟一人,不知何时才能平定这些叛军。兄长这头功乃是当之无愧,无须再推辞。

“呵呵,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且不说这些,来,为此战大败敌军,也为你我久别重逢,干了!

“好!干!

. . . . . .

西蜀。

中军帐外,数万大军正修整营寨。中军帐内,年轻的南宫朔天和李云华面对面坐着,把酒言欢。

“昔日江州一别,已有三年未曾见过兄长,今日得见,兄长依旧神采奕奕,威风不减当年呐!只是不知兄长,近况如何?

酒过三巡,李云华略带醉意,开口询问道。

“宫中事务繁多,身体略显疲惫,不过只需休息几日便无大碍。有劳贤弟如此费心挂念愚兄了。

南宫朔天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毫不在意地回复道。

“那,除此之外呢?

李云华故意停顿了一下,放低了声音,右手举起手中的杯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南宫朔天。

“除这些事外,别无他事,不知贤弟此言,何意?

南宫朔天将送到嘴边的酒停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眼前之人,说话间仿佛没有了之前对饮时的豪爽之感。

李云华见气氛有点微妙,突然大笑,“别人或许不知兄长内心所想,但兄长要想瞒过贤弟的眼睛,却也是不能。

“哦,如何说来?

南宫朔天见状,抿了一口小酒,想要借此来掩盖脸上微弱的表情变化。

李云华看了一眼帐内的手下,吩咐道“你们先下去吧,没有急事,不得入帐。

“是。

南宫朔天也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便紧跟着退下。

待下属全离去之时,李云华却一把抓住南宫朔天拿酒杯的手,两人眼神也在此刻碰在一起。

“兄长难道真的甘心身居此位吗?

李云华直接开门见山,问出了心中所想。

南宫朔天闻言,并没有着急回答他的话,而是收回眼神,不紧不慢的将刚才那杯酒咽入喉中。

李云华见状,打趣着说道“虽然兄长嘴上不说,但贤弟早已从兄长眼中,寻到答案。

说完,李云华缓缓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而后又给南宫朔天也倒上一杯,顺便看看他的反应。

“兄长既想图王权霸业,又恐势力单薄,难以成大事,然也?

南宫朔天依然没说话,眉头微微紧锁,陷入了沉思。李云华见到南宫朔天如此表现,更加坚定了内心想法的真实性。

“兄既有鸿鹄之志,贤弟便愿助兄长一臂之力。

李云华硬生生把南宫朔天的酒杯拽过来,将两人酒杯碰在一起,

“到时,只需兄长一声令下,贤弟便领精兵,以为外援,自去助兄一臂之力,如何?

“知我心者,莫过于贤弟也。

片刻后,南宫朔天口中终于缓缓说出这几个字,而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李云华见状,嘴角也微微上扬,随即二人又是一番豪饮。

过了几日,蜀地境内的叛军也已逐渐被扫清。

“重逢的日子总是如此短暂,还未来得及与兄长好好叙叙旧,却又是到了该说离别之时了。

李云华惜叹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今蜀地人心初定,要想彻底消除叛乱,贤弟还需多费心思啊。

看着大军忙忙碌碌打扫战场的样子,南宫朔天知道,是时候该回去了。

. . . . . .

“兄长此去,江湖一别,还望多保重。归途遥遥,贤弟唯有一言相告,若兄欲行事,凡事须当机立断,片刻耽误不得。

李云华一把握住南宫朔天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值此离别之际,李云华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述说。

“贤弟肺腑之言,愚兄定当谨记于心。时之将至,贤弟亦多多保重,如贤弟有事相求,亦可托人至梁平寻我,兄定当倾囊相助。

两人不舍地相拥在一起,互诉离别之意。

告别的话说完,李云华伫立在原地,默默看着南宫朔天离去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淡出了视线。

“保重. . . . . .

. . . . . .

“父皇。

听到有人来,南宫朔天连忙小心翼翼地将手中之物收起,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自然了许多。

“哦,原来是陌儿,来找父皇何事啊?

南宫朔天缓缓转过身,看清来人面貌,正是自己的二儿子——南宫陌。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下父皇身体最近怎么样?南宫陌笑着说道。

“还是陌儿有心啊,知道心疼父皇了。南宫朔天打趣道。

“父皇说的哪里话,作为儿臣,关心父皇,不是应该的吗?

“你有这个心啊,父皇就很满足了,只不过现在父皇正为你大哥的事发愁呢。

“大哥?南宫陌随口问道,“大哥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一些琐事罢了。南宫朔天像是意味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转身喝起了茶。

“父皇,

这时,门外又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紧接着又一人缓缓出现在门帘之后,南宫朔天和南宫陌闻声看去,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南宫朔天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便将手里的茶杯放下,

“流云来了,

“大哥,南宫陌先是很诧异,但随即也行过礼。

“二弟也在啊,南宫流云看了眼南宫陌,“父皇也找二弟有事吗?

“没有,南宫陌淡淡道,“是我来找父皇的。

南宫朔天此时有点尴尬,便转身背对二人,

“父皇,那,儿臣先退下了。

南宫陌见状,只好转身离去。

“二弟等一下,就在南宫陌要离开的时候,南宫流云喊住了他,又看向南宫朔天,“父皇,二弟也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面说呢?

闻言,南宫陌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流云和南宫朔天,却发现南宫朔天并没有说话,

“不用了大哥,父皇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我就不打扰你和父皇了。

说完,随即便大步离去。

偌大的房间内就剩下南宫朔天和南宫流云两人,南宫流云有点困惑,“父皇,你这是为何?

“为何?南宫朔天语气仿佛跟刚才变了个人似的,“还不是为了你。

“我?南宫流云有点懵,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父皇能说清楚点吗?儿臣不解。

“你想想,最近朝中大臣是不是对你颇有不满?南宫朔天问道。

“好像有点。南宫流云一想,确实如此,“不过这和二弟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二弟啊,就和当初的父皇一样,有着一颗狼子野心,奈何心性不正,父皇才让你当了这个太子,对此,他时有不满,父皇怕他没安好心,这才不让他留下,你倒好,一点也没领会到父皇的心意。

“二弟他. . . . . .

难道真的是如此吗?南宫流云有点不相信。

“不,父皇,南宫流云振振说道,“我从小和二弟一起长大,我相信二弟不会这样的,会不会是父皇您多虑了。

“但愿如此吧。南宫朔天短叹一声,“流云呐,你要知道,自古最是无情帝王家,凡事多留心,总是没错的,父皇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你只要知道,父皇不会害你就行。

“谢父皇提醒,不过儿臣之事,儿臣自己会处理妥当的。您说的话,儿臣回去也会认真思考。

“行了行了,你退下吧,朕要休息了。

“父皇万安。

就在南宫流云退下的时候,他没注意到,房间外还站着一个人,正是刚才先行离开的南宫陌。

. . . . . .

东宫。

“殿下,

看着踌躇归来的南宫流云,尤婵婼立马拥了上去,娇声说道“殿下,你怎么了,怎么不理人家?

南宫流云自顾自地呢喃着什么,听见尤婵婼的声音后,忙说道

“哎呀,爱妃,不是不理你,只是我这心好像有点乱了。

“怎么了?怎么你一从皇上那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尤婵婼也看出了南宫流云有心事,忙追问道。

“父皇说二弟有狼子野心,叫我提防他。南宫流云解释道,“但是. . . . . .唉。

“宁王殿下?

尤婵婼嘟了嘟嘴,“你父皇说的没错,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得注意提防他。

南宫流云闻言,有些吃惊地看着尤婵婼,“你也这样认为?

“是呀,宫里谁不知道,那宁王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况且,他还是嫡子,但只是因为年纪比你小,皇上这才让你当了这太子。

“这样说来,二弟他是对我抢了他的储君之位怀恨在心?

“极有可能。

“那最近朝中大臣对我多有不满,此事也和二弟有关吗?

“如果他是想借大臣之手上位的话,这也就说得过去了。

“那,怎么办?南宫流云有点担心,如果长此以往,那自己在这朝中就会渐渐失去人心,到时就再没有威望可言了。

“总处于被动局面对我们很不利,也许,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

“对。

. . . . . .

天宝殿。

“怎么样,宁王殿下?

一斗笠男子端着茶,对南宫陌说道。

“哼,没想到,父皇居然真的偏心大哥。南宫陌气愤地锤了一下桌子,“明明我才是嫡子。

“宁王想夺回储君之位吗?

斗笠男子气定神闲地说道,还不忘细细地品闻那几抹从茶杯间流露出的茶香。

“你这话什么意思?南宫陌眼眸一亮。

“没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王上想和宁王殿下做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到时候宁王自会知晓。斗笠男子卖了个关子,并没有直接说明来意。

“好,那本王要怎么做?南宫陌随即问道。

“很简单。斗笠男子说着,右手突然催动内力,一纸信封便迅速从男子袖间飞出,速度极快,“到时候宁王殿下只需照着上面写的做就行,保证殿下能够得偿所愿。

南宫陌二指伸出,稳稳的将那信封夹在手指中间,看了一眼信封,“为何帮我?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殿下只要知道这是一场稳赚不赔的交易就行。斗笠男子说着,身形已然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南宫陌,随即转身快速离去。

“有事可在殿外大树下留言于我,我见了自会来找殿下。

斗笠男子人已经出了宫殿,但声音却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待南宫陌回过神,男子早已不见了踪影。南宫陌看着手中的这封信,心中也策划好了一切。

. . . . . .

不知道过了几天,南宫陌又找到南宫朔天。

“父皇,蜀王派人告知,西蜀告急,希望父皇领兵相助。

“我已经知道了。

“儿臣不才,愿自告奋勇,领兵前往相助。南宫陌盯着南宫朔天说道。

南宫朔天看了眼南宫陌,“这件事情,朕还要从长计议,你先回去吧。

南宫陌心中有点生气,“父皇!南宫陌大喊了一句,“儿臣此去,决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朕的话现在已经没用了是吗?南宫朔天也是提高了声音,像是在强调什么。

“父皇息怒,儿臣遵命便是。南宫陌见此,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真是越来越不让朕省心了。南宫陌走后,南宫朔天独自感慨道。

“来人,叫太子过来,朕要见他。

“是。

南宫朔天就这样在房间里等着,不知道等了多久,已经等的快睡着了。

“太子人呢?南宫朔天有点不耐烦了,用力眨了眨眼,“让人再去催催。

“父皇不用催了,儿臣已经来了。南宫流云疾步走来。

“不知父皇如此急着见儿臣,所谓何事?

“还不是你二弟之事,南宫朔天苦着脸说道,“现在你二弟的行为越来越放肆了,刚才居然连朕的话他都敢不听了。

“二弟来过了?

“嗯,他想跟朕请命领兵,去解西蜀之急。

南宫流云闻言,心中有些许慌乱,故作试探问道“父皇同意他去了?

南宫朔天也许是看出了南宫流云的担心,便补充道“没有,朕跟他说要从长计议,不过朕现在叫你来,你应该知道朕是何意了吧?

南宫流云脑子一转,“父皇难道是想让儿臣去?南宫流云的语气显然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错,朕正有此意。

“可是儿臣对领兵打仗之事一窍不通啊?

“无妨,朕自会派人协助你,到时候如果你此行能够顺利的话,那么回来之后便能以此堵住文武大臣的悠悠众口,这样一来,对你接下来的路就省事多了。

南宫流云心中暗喜,正愁没机会在众官面前展现自己,才让他们说了闲话,如今有了,不得紧紧抓住机会,“谢父皇好意,那儿臣就先回去准备了。

“去吧去吧。

. . . . . .

天宝殿。

“有事可在殿外大树留言于我,我见了自会来找殿下。

南宫陌请命未果,急忙回到殿内,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时,突然斗笠男子离开时说的话又回响在脑海里。

南宫陌赶紧令人将自己的意思写在大树下,自己则在殿内等候。

南宫陌不知道等了多久,只知道殿内的香已经被下人点了三回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南宫陌等的有点着急了,斗笠男子再不出现,那就必须得有所行动了。

也许是斗笠男子听见了南宫陌的心声,就在南宫陌等得极其不耐烦的那一刻,他出现了。

“宁王殿下久等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可令南宫陌有点不爽,早早地就留了信息,现在才来,还不露面。

“确实令本王等得久了,南宫陌有些没好气地说道,“阁下要是再晚一些,我想我们之间的交易也. . . . .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此时此景,也不算太晚,正适合商量大事。

斗笠男子不但不急,还念起诗来。话还没说完,斗笠男子的身形便瞬间出现在南宫陌旁边,就连门外的守卫都没反应过来。

“留言阁下应该看过了吧?

“正是看过了才来。

“那,依阁下所见,本王接下来该怎么办?

“宁王岂不知孙子兵法中的随机应变之道?事已至此,那殿下只好. . . . . .

斗笠男子在南宫陌耳边低声说道。

“好,就这样做。

“那我们之间的交易是不是. . . . . .

“放心,此事若成了,本王绝不食言。

“哈哈,那我就不打扰殿下了。

来无影,去无踪,此人武功,深不可测!

《念天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