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日月同错

>

日月同错

小狐狸烟花 著

奇幻玄幻 燕南淮 顾清寒

火爆新书《日月同错》是由网络作者“小狐狸烟花”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燕南淮发问:“那这条线代表着什么呢?”老人笑了笑,却没有放下脸上的手,“那是万业尸仙的一场梦。”“是什么意思?”老人摇摇头,将手放下。“命数课就讲到这里,仪式结束后来前厅找我,今天有别的事和你说。”燕南淮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动作,只是默默点头,他被数条锁链绑在一根金属柱子上,锁链光华流转,像是在从他身上...

来源:fqxs   主角: 燕南淮顾清寒   更新: 2023-01-10 19: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燕南淮顾清寒是奇幻玄幻小说《日月同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小狐狸烟花”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人的一生有命数可言吗?有多少事让你觉得仿佛命中注定?万事万物都有联系,这些联系是一条条透明的线,牵引着人们走向各自的结局,可局中之人未必觉得自己受某些牵引,他们只是遵从内心和规则在做事若将世界比做一张不规则的网,网上的人们都被或多或少的丝线给缠住,当有一个人行动时,另一些被牵连的人就会被迫行动,这也就是因果而在这片大陆上,有一条独特的线牵引了所有人,事,物,每个人都受它的牵引,它甚至串联了过去......

第2章 命数

人的一生有命数可言吗?有多少事让你觉得仿佛命中注定?万事万物都有联系,这些联系是一条条透明的线,牵引着人们走向各自的结局,可局中之人未必觉得自己受某些牵引,他们只是遵从内心和规则在做事。

若将世界比做一张不规则的网,网上的人们都被或多或少的丝线给缠住,当有一个人行动时,另一些被牵连的人就会被迫行动,这也就是因果。而在这片大陆上,有一条独特的线牵引了所有人,事,物,每个人都受它的牵引,它甚至串联了过去与未来,一直绵延到不可见的尽头。

说话的老人突然将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合在一起,然后放到眼前,透过两指之间的空隙向天空望去。

燕南淮发问

“那这条线代表着什么呢?

老人笑了笑,却没有放下脸上的手,

“那是万业尸仙的一场梦。

“是什么意思?

老人摇摇头,将手放下。

“命数课就讲到这里,仪式结束后来前厅找我,今天有别的事和你说。

燕南淮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动作,只是默默点头,他被数条锁链绑在一根金属柱子上,锁链光华流转,像是在从他身上汲取某些东西。

和他对话的老人燕南淮并不知道名字,只知道姓林,是自己的“看守人,每天他都要来这里接受这个仪式,目的是降低他与法力之间的感应,以此失去修行能力。

良久,捆在燕南淮身上的锁链发出赤色的光,像一条条吸管般从他的身体上脱落,燕南淮从高处摔下,发出闷哼,幽闭的房间里他孤身一人,没有人拉他。

缓了一会儿后他默默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的向出口走去。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经历了三年,三年如一日。

前厅。

老人身穿墨绿色的长袍,躺在一把简朴的木椅上,手中拿着一卷竹简。

旁边的小一号椅子上坐了一个精雕玉琢的小女孩,大概十三四岁,穿着精致的百褶裙,长发被一根绿色束带绑起来,她看见燕南淮从门后走出,立马从椅子上跳下,惊喜的扑到燕南淮怀里。

“哥哥!

“小宵!燕南淮紧紧的抱住女孩,宠溺的捏她的脸,他将女孩拉到自己身后,看向躺着的老人,示意老人要说的事。

“有两个消息,你猜猜是好的还是坏的?

不待燕南淮开口,老人就已经抢先说起下文,

“算了,我是急性子,仪式已经完成了,你从今以后都不能使用法术,往后彻底和求法者无缘,这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

“另一个消息嘛……,老人语气绕了个弯,“也是好消息,从悬京那边传来旨意,内阁要把你接到京城,你的下半辈子都是荣华富贵了。

“后面的是坏消息吧燕南淮低声。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那我妹妹怎么办?我没有能力保护她。男孩突然抬头盯着老人。

“你以为是去京城问斩?你是去享受的,以后你和你妹妹的生活起居都有专人负责,你只需要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就行,懂了吗?

燕南淮沉默良久才开口

“我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和我妹妹只要过简单平凡的生活就好了,像我们这样没权没势的人去京城,在那些大人物眼里我们就像是泥巴,会被碾来碾去。

“那你就好好利用自己,抓住能抓住的一切,老人不耐烦的将竹简合拢,从躺椅上起身。

“好了,时候不早了,去和镇子里的人们告个别吧,大概你永远也不会再回到这里来了。

他径直从正门出去,留下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这样毫无感情的对话对于燕南淮来说是常态,这个名义上的老师像是把他当做某种货物,也许更应该是囚犯。

在这个世界上并不一定只有罪犯才会被抓进监狱,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被打上了罪人的标签,而燕南淮恰恰属于其中一种。

大悬王朝的司天监每十年会进行一次天象大测,将整片大陆上有特殊命运之人进行标记,有助于王朝大势之人会被召入悬京委以重任,称之为“天命人。而能对王朝造成威胁的命则由“奉天司进行处理,称为“极命,对“极命者能抹掉的抹掉,能收容的收容,他们对于这个国家而言是害虫,是要被剪除掉的枯叶。

燕南淮在三年前被“奉天司抓捕,他被判为“璇聚命,根据司天监出具《命定》一书中解释,属于“极命的一种,按法他是要被处死的,可似乎司天监内部对他的判词有着不同的声音,于是他被进行“缓判处理,被软禁在鱼松镇里。

世界总是如此,有的人生下来就拥有荣华富贵,康庄大道平整的在他们脚下展开,而有的人连生存的权利也被剥夺,他们悲惨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而决定这一切的都只是司天监的一句话而已。

燕南淮当然觉得这样不公平,每个“极命之人都觉得不公平,但他没有力量把握自己的“命,小时候的他可以用板砖和泥沙在小巷里保护妹妹,可面对“奉天司的抓捕者,他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他甚至不知道这些人的力量从何而来。

悬京是个繁华似锦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人彻夜不眠,夜晚的长明灯比太阳更明亮,掌握权利的人都住在那里,有人说只要在悬京手握大权就可以体验到世上的一切奢华之物,也有人说对于没权没势的人那里就是地狱。对于燕南淮来说他只想和妹妹有一个安稳的家,但他的家在一个偏远渔村里,已经如烟散去。

“去那么远小宵会不会害怕?那里的人欺负小宵怎么办?我们又会被关起来吗?少年的想法很简单,他现在只有妹妹一个人了,他的想法大都是为妹妹考虑,虽然他是“极命,但妹妹燕小宵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燕小宵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哥哥!我想吃这个!

嘈杂的人声突然涌进他的耳朵,空气里芝麻和糖混杂的香味也终于复苏。

他们已经走到了大街上,燕小宵拉着燕南淮的左手,他们的面前是一个糕点铺子,穿着补丁衣的小贩正用娴熟的手法捏出一个个形状各异的软糕。

看着妹妹渴望的眼神,燕南淮终于还是走到摊前,

“来两块枣糕,要热的。

“好嘞,您稍等!小贩从蒸笼里拿出两块红色糕点,用一张黄纸包着递给燕南淮。

用老师给的钱结了帐,燕南淮拉着妹妹来到小镇口,这里有一颗很大的梧桐树,他们常来这里休息。

老师让他们和小镇里的人告别,但其实没什么好告别的,这个小镇里没什么他们认识的人,三年的禁闭式生活里也没太多机会和这里的人互相了解。

秋意浓浓,梧桐树上的叶子红得像火,树下的两人淡得像烟。

燕小宵双手捧着糕点,就坐在落叶里,边吹气边咬下小块,燕南淮站在旁边,看着镇子外连绵的群山。

“哥哥,你在看什么?不吃馍馍吗?燕小宵突然抬头问。

燕南淮低头看着天真的妹妹,没由来的害怕起来,他们真的是去悬京享受荣华富贵的吗?

见燕南淮没有反应,燕小宵以为哥哥有些生气,她低下头声音很轻的开口

“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了么?在那里也要每天被绑到冷冷的柱子上吗?

她把双腿抱起来,

“我不想那样,那样很冷。

燕南淮从背后抱住燕小宵,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呐喊,只是很轻很轻的说

“不会的,再也不会了,我们马上要去一个很大的地方过幸福的生活了,我们会比那些富贵命的人过的好得好的多。

他略微停顿,又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低语了一句话,这句话他只对自己说。

“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们。

《日月同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