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从话痨到自闭

>

从话痨到自闭

歪理玩家日记 著

包川 歪理玩家日记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从话痨到自闭》的作者是“歪理玩家日记”。其中精彩内容是:那位朋友告诉我要写下去后,我发现书很久都没更新了,很遗憾,我们都有个作家梦,最后我却自不量力的坚持了下来,我知道如果我不做我永远以为我可以,但是我做了还是会不行,只是结局我会得到一些写的过程的愉悦,我喜欢写作,因为这样我会感觉我跟梦想已经很近了。我为我的那位放弃写小说的朋友坚持了我们的梦想,希望有一...

来源:fqxs   主角: 包川歪理玩家日记   更新: 2023-01-10 19: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从话痨到自闭》是网络作者“歪理玩家日记”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包川歪理玩家日记,详情概述:坐在咖啡店里,还才点完单的小羊一脸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情,不知道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包川知道,要做好这个倾听者的角色才行小羊是做过主播,今天咖啡都换成热的了,想必是做好要说什么话的准备了“小羊你怎么猴急的?”川,我不知道我怎么说才能显得我是正常的,你有过那种时候吗?跟朋友讲半天,他问你“哪里好笑”?好尴尬,此时此刻我希望早点结束这尴尬的会面,我的老大儿就是这样跟我聊天的,所以真的没什么好聊的,......

第100章 免费的东西最贵还是最珍贵

18点36分,我照旧拿着手机在晚霞中打开了延时摄影,我看到的浪漫只有我自己喜欢,我张口就来“goodeve,goodmaogoodaft旁若无人的胡言乱语是我一贯的风格,我喜欢这样的时刻,惬意而且带着点趣味,那是我熟悉的一个窗户,我在那里拍过所有我喜欢的感动的夜晚,早晨,彩虹,晚霞还有落日,都是免费的,看吧!谁说浪漫是费钱的?你们看的落日和彩虹是花钱去看的吗?还有啊,你们不觉得这样的美景分享出去的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吗?它免费给别人视觉享受,免费让别人受到你的浪漫分享,你如果想讲故事你可以念首诗,你如果不想表达你的心情,你可以放首音乐。

我最喜欢在这样的下午放那个《喜欢你时我的内心活动》实际上我只喜欢前奏,在九月潮湿的…窗外它水管在开花~这样的时候,免费的音乐在耳边自己播放你似乎不用去看画面和打开什么就有一个画面定格在脑海,我的记忆总是很短,但是我每天都会看到这样美好的画面,很感激!值得庆幸人生有一个下午这么美好的存在我的眼中,然后去了哪里不知道,梦里吧可能!

看着灯光一盏盏点亮,我的倦意慢慢涌来,到了我的眼睛边缘了,我今天早上和昨夜的时间都在忙着,不清楚那些事情的意义,但是最印象深刻的是早上起来,我看到我新长出来的那个葫芦叶子,那么圆圆的,那么嫩绿,就如同一个小精灵一般走进我的眼睛。我似乎忘记我之前全军覆没的蔬菜种子了,那是我不想知道的事实,那些种子的播种不仅仅要看季节还要看温度,我都没按要求播种,甚至直播的我都用了挖坑的方法,种种迹象好像都在证明我对种地还要更认真些,努力学习一下,就在这心情复杂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爆棚的荷花,而今天我迎来了又一个葫芦种子,什么也不用证明,我知道我们都在变好。

那些小蜜蜂还在楼下团团转,总是特别容易受刺激,我不期待它们给我生活带来什么奇迹,我的世界因为它们的抖屁股舞蹈而有了新的改变,因为我查到了为什么它们这样。

我的马蜂朋友今天已经增加到11个了,我不知道它们是益虫之前我想我对它肯定有误会,我一直想要用我的艾烟熏走它们,日渐壮大的队伍让我也知道害怕艾烟的可能不是它们,只有不断尝试新的,有新的改变才能进步,他们才能因为我的存在有所改变,我做的是无关紧要的,不过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跟蜜蜂一起变得越来越多,也不知道不久后我会不会有两窝邻居,那时候是谁会受伤呢?是否应该现在就控制他们?

蜜蜂担心自己的地盘,那假山后面是它们先占的,期初4只马蜂看到了蜜蜂,那时候我还不知道马蜂在那里飞来飞去是因为什么,那时候我还不认识马蜂,以为是蜂王,当然不会有那么多闲着的蜂王,都来这给工蜂当保镖!

蜜蜂在假山的树干上不停的晃尾巴,这我也不知道。蜜蜂的摇尾巴更像,我以前见过的有些昆虫,他们在吸吮动作时,时不时的用力晃尾,那是个假树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在吸吮什么树汁液,蜜蜂总没有看走眼,所有吸吮树枝液的是蝉,这世界怎么有这样的独守着自己那几个吃法的东西?一点创意没有,如果我是一个小虫,我可能也没办法吃火锅,、吃烧烤、吃锅盔、包饺子、炸油条~

不过对于领地的这一概念,似乎我们又一样,守好自己家的每一寸,每一棵树,蜜蜂知道它们跟马蜂的界限,蜜蜂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单打独斗实力太悬殊,我见过死掉的蜜蜂在旁边的小水洼里。蜜蜂在用人多势众赶走入侵者,我后来知道了马蜂在那里旋转是在等待落单的蜜蜂准备发起攻击,豹子老虎狮子都会选择落单的目标,因此也是这样的情况下当马蜂四小只发现这里的蜜蜂在越来越增多,但是地盘还在建的时候,就主动挑衅这个落单的小蜜蜂。它们时而落在不远处的对面看着猎物的一切行动,时而交换信息在蜂群旁撞击一下自己的同伴,时而落在旁边的一个太阳底下为对方舔食身体,马蜂是在讨好自己的同类吗?我拿起手机偷拍的样子像极了恬不知耻的狗仔队,我并不真的对他们求偶的行为感兴趣,这如果是单纯的吃同类我想最后不会无功而返,都没打死就让对方飞走了。

这是几百公里外的会城,我今天不仅记录了马蜂两只的行为,还有天空的云变,我看着像鳄鱼,又觉得是戴帽子的脸,不怎么样,我还是放下我的手机准备拍两张了事。

蜜蜂都没丢下充满危险的假山,已经好几周了,我看着这些小小短短的东西,我拍马蜂的时候都已经不害怕了,这是多久了,我觉得自己跟他们熟了,他们怎么想呢?每天打交道就一定会熟吗?跟真正熟的人,说谢谢都觉得尴尬,但是什么都不说这真的会代表熟吗?我觉得说声谢谢是免费的,而且是扯平我们之间的纠葛,跟任何人如果受到他们的服务最好当场表示感谢, 最好不要以后再去后悔。时常在耳边听到,我的幻觉里有些人在不停的说,这个人感谢都没说一句。

前天我突然内心发慌,我把该完成的任务在家里做完,走出去喝茶,然后大雨,我们只能用帽子擦干了身上的水,然后冰冷的胳臂又一次给我对比出现在室内和室外的怎样天壤之别,城市里灯光都在这室内,暖黄闪耀的奢侈品店里,绚丽多彩的什物,我还是不能多停留,我感到尴尬,我买不起,我不能在这店里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打包带走,我记得那年那个美女囚犯放出来之后直接到了店里然后拿着柜子上取的东西要退货,在国外她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拿着那些大牌直接走出了店里,还说这些给我个袋子可以吗?

这多疯狂啊,我今天想到一件事,如果世界上的物质不变,那么只是钱在这些人手中运作,然后这些人失去控制之后流到那些人手中,但是他们的建设依然在进行,只要项目时间在短时间完成,那就拥有了好多个项目,这就是很多项目时间太长没建成,但是苏轼被贬那点时间却建成了苏堤,建什么,只有建成了才知道对人们有没有实际作用,这些年父亲总是什么都不想做,只要我母亲做点什么都觉得在折腾,实际上做好后他一样会享受。 钱多可以建很多大项目,钱少就修自己家, 很多事只有做了才会有结果。

小区的蚊子跟我还是很熟,比每天遛的那条狗还要亲我。我们昨日的行程一犹豫就到了今天,本来冬天的衣服本不需要很多,所以迟点来拿也不着急,后来想着不如不要出去,到时候还麻烦,路是要走才能有结果的,我们没有出发但是也没闲着,出去那趟走出了11000步,生活可能还是要多吸收氧气才能完成代谢,晚入睡前还听了一堂课,我不觉得累,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很卷,就跟所有的这里的人一样卷,忙着补课,忙着去考执业证,忙着去给狗做造型,忙着去拍摄豪车,这就是这里的生活。

狗给我带来的快乐是什么?我想毛茸茸的视觉和触觉一样让我着迷,可能我就是看它的狗样就是觉得喜欢,觉得它像我自己,像我认识的所有对世界美好的印象,像所有我的朋友给我的感觉。

很多免费的观看都是有缘由的,我们在哈雷的车展免费打着广告,摄影师利用人流给每辆车做着背景,我猜拍到我们这等没有什么常识的宾客总是模糊不清的,所以每张照片都要做很久的后期,我呢也不担心被拿去做什么背景板,能够给这车做背景板我也是服气,我曾经说过我要做这个这样的女人,像彗星留在地球的光芒一样,我只在乎自己有没有一瞬间点燃自己,不在乎自己走多久,在这条轨迹默默的走黑暗的前方,没有同伴没有目的,只能凭着直觉去找方向。

只能看到那些免费的很好的东西,所以蜜蜂它们盖房子的时候我也会忙一下,我也会感谢它们的励志舞蹈, 我也会理解马蜂的不服输,以少胜多的勇气,龟丞相的慢吞吞代表我的正念, 我的树是我的希望,每到傍晚没有一个充满色彩的窗,下雨没有一个透明的帐篷顶,早晨的日出也不经过我的床边,我的厕所还是别人窗户正对着的,让我感觉到害怕,但是这还是很好。

屋顶那么大,我遇到了我种的第一颗葫芦,我做了我自己边角料晾衣绳,我养出了一盆心心念念的总失败的荷叶,我看到了阳台自己出来的石榴,我也发现原来植物还会怕高温对比之下葱头放在阴凉处长得更好,第一次种的石蒜花已经长出来了,如同彩色的蒜苗,蒜苗的味道跟面条那么和谐,我的大蒜至少能吃整个冬天了。

不出意外我能在冬天看到我的荷花,听说会城这里的葱头也开出了六瓣的花,我养了一年都没开花,它虽然只开了一天,但是我知道这个消息依然很兴奋。

辣椒还是那个样子,倒下的枝还是挂在盆边,我尝了一个狠辣,个头变小了些,明年还会不会在呢?我不记得买了多久了,我的茉莉花能多久开花?多少个花苞?我希望我种的第一个花能够很快跟我见面,我希望蜜蜂能够在阳台采到足够的蜜度过这个冬日。

大雨天有助于我创造一些挂衣杆,我发现了下水口用筛子可以阻塞垃圾,我佩服他总是用各种方法给自己添堵,但是又不停的改变自己房间的各种格局。

母亲总是在家里放很多东西,没用的居多,未来可能有用的多,但是等到要用的时候找不到了更多,她没有分类的习惯,没有抛弃任何垃圾的习惯,只有柴火她烧得最痛快。

我还有单词,还有网课,但是我刷电视打游戏,坐在车上打盹,总是会把一天的宝贵时间用掉,最清醒的时候我总是不会抓住,现在困意袭来终于可以睡了,但是任务拖着我要卷下去。我不明白自己的内卷这么严重了,当然在我的世界只有足够的痛苦能够解放自己,我知道平衡内心的不安只能利用这样的折腾。哪怕每天笑过都要平衡在这样的疲劳中,睡得好不好梦里都会出现东西,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了,我也懒得记,我接受这些或者不要这些都会在梦中,眼看着就要达成,我真的能够想到做完之后有个好结果吗?

好大儿睁着大眼睛不睡觉,他等的是我的充满条纹的肚子,我门房间突然升了一度,没有通风的门让这房间不适合睡觉了。还好早点搬到了那个大屋顶的房子,我在深圳已经不需要再吹空调,半夜起来也只需要赶走蚊子了,蚊子在这边的时候更折腾人,会城我在草丛总是被攻击,这人少,那边的大部分人都爱健身, 都喜欢在傍晚去一个僻静的地方,于是广场舞,健身操随处可见,跑步的,散步的,遛狗的,我想就是蚊子能找到目标,那些驱蚊灯也不是白立的,总共那么几栋走起来不需要很久,但是这个地段却让房子租到了3200都只有30平方,我们那件合租房住满了,人们不相信有3000多的,只有我们这些联系到了的才知道这房子好几个房东,就这样一年的使用权,我们能够把屋顶改成啥样?做还是不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