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虐完我,傅总他哭了精品小说

>

虐完我,傅总他哭了精品小说

季菀 著

傅危 季菀 霸道总裁

《虐完我,傅总他哭了》是由著名作家“季菀”创作的畅销小说。它讲述了令人心动的故事情节,令人难以忘怀。本书的精彩内容:【先虐后宠 双洁 1V1】季菀当了傅危三年的“私人秘书”,白天的时候,她是他得心应手,用起来很称职的秘书。等到了晚上,她也是他得心应手,让他很满意的情人!本以为这只是一场不走心的交易,他的白月光已经醒来,她提出了辞职,离开他才会拥有完美的人生,却没想到他对她失了心。“傅总,麻烦签一下我的辞职报告!”......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季菀傅危   更新: 2023-09-14 12: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霸道总裁《虐完我,傅总他哭了》,讲述主角季菀傅危的爱恨纠葛,作者“季菀”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他曾捧在手心的至宝,也因为他受尽了委屈。“时至今日,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把芯片的专利交给我?”程澈安笑了,季东海摇了摇头,“绝不。”他毕生的心血,怎么可能会交给一条毒蛇?对于季东海的回答,程澈安并不意外。他点了点头,面上再度扬起嗜血的笑容,“季东海,你可千万要养好身体,看看我是怎么逆风翻盘...

第二十一章:死了

公司没有出事时,季东海曾格外欣赏傅危,总觉得他身上有自己年轻时的风采。

可架不住菀菀对程澈安的喜欢。

傅危多次提议他解除季程两家人的婚约,都怪他,优柔寡断,害了自己的女儿!

季东海眉头紧蹙,眼角皆是苦涩。

都是因为他,菀菀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他曾捧在手心的至宝,也因为他受尽了委屈。

“时至今日,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把芯片的专利交给我?

程澈安笑了,季东海摇了摇头,“绝不。

他毕生的心血,怎么可能会交给一条毒蛇?

对于季东海的回答,程澈安并不意外。

他点了点头,面上再度扬起嗜血的笑容,“季东海,你可千万要养好身体,看看我是怎么逆风翻盘。再亲眼见见自己作得孽,看着自己的女儿沦为任人唾弃的表子……

“以及,傅危是如何将你的宝贝,踩在脚底下的。

“你……好歹毒!

程澈安无视季东海眼中的不甘,冷笑着离开。

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病房里,只剩下季东海平稳的呼吸声,及心脏检测仪发出的“滴滴声。

季东海的手覆盖在胸前。

难怪,在询问傅危助理关于菀菀的近况时,那人会眼神闪躲,支支吾吾。

原来,是怎么回事。

他拿出手机,按下那串熟悉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不管几次,话筒里总是重复着这个机械般的女声。

季东海心里仿佛被巨石压着,隐隐作痛,菀菀当真被限制了自由,替他赎罪了不成?

他望着窗外,久久失神。

直到傍晚,落日的余晖洒在这位中年男子身上,却显得异常凄异。

他缓缓走下床,来到窗边,看着手机,艰难地扯出一抹笑意。

他联系不上季菀,也不出去,更羞愧于出去。

回想起程澈安的话,他能够想到季菀正处于怎样的水深火热。

“菀菀,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没有保护好你。

“所以,爸爸不能够再拖累你了。

“砰——

一声巨响,引起了医院的骚动。

“跳楼啦!快来人呐!有人坠楼啦!

医院的环境并不太适合修养,助理连夜安排了人将季菀送回了公寓。

回来后,她便陷入了昏睡中。

此刻躺在床上的季菀却紧紧皱着眉头。

“爸!

她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额头上骤然布满细小的汗珠,密密麻麻。

她紧紧抓住胸口,窒息感让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季小姐,您没事吧?

女佣听到季菀的尖叫声,急忙赶了进来。

季菀双手撑着肿胀发晕的眉心,摇了摇头。

“帮我把手机拿来,谢谢。

她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整个人都烧迷糊了,就连手机关机了都不知道。

当屏幕再度亮起,季菀的柳眉紧蹙,旋即满眸诧色。

那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她念了那么久……

父亲!

父亲醒了!

她惨白的面容浮起一抹久违的笑意,这个消息,是她黑暗人生的一束光,她甚至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季菀迫不及待回拨电话,但只能听到手机关机的提示音。

又着急的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傍晚,父亲已经睡下了?

急忙喊来女佣,“替我备辆车,我想去医院。

季菀径直掀开被子,扶着床头柜下了地。

“季小姐,傅少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您不能离开这里。

女佣老实的站在一边,不为所动。

“我要去医院看我父亲,这都不可以?

所有的不快所此刻爆发。

季菀提高了音量,对着女佣大声吼道。

见女佣仍然没有任何动作,她只好软下声,哀求道“我求求你,让我去医院,我就见我父亲一面,我求求你。

不知道为什么,季菀此刻就想见到父亲,哪怕一刻都不想多等。

“不好意思,季小姐,我们的确没有权利放您出去。

慌乱间,季菀想到了傅危。

对,求傅危,只要她听话,傅危会答应的。

她会好好生下孩子的。

打了十几通,没有一次接通。

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给助理。

“傅危呢?我要找他!

“季小姐,傅总现在在忙,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

助理礼貌的回绝。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跟他通话!

“什么事?

电话的另一端,换了个声音,是傅危。

他的声音不像往日那般严肃,对于她的大吵大闹也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季菀来不及多想,径直恳求“傅总,我能不能去趟医院,我想见我父亲,他给我打电话了,他醒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突然沉默了。

“傅危,我求你。

直到听见季菀恳求的言语,傅危迎着风,艰难开口。

“你父亲,跳楼自杀了!

“现在人在殡仪馆。

“我已经让入殓化妆师来处理你父亲的遗体。

……

季菀的大脑里,只停留在“跳楼自杀这四个字,至于傅危往后说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周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怎,怎么会这样……

“父亲不是刚醒吗?怎么就自杀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季菀才输完保胎针剂,身体本就虚弱,此时双腿一软,她沿着柜子滑坐,瘫软在冰凉的大理石瓷砖,冷意瞬间席卷全身。

落日的余晖将她的身影拉得极长,孤零零的,只留下一缕孤落。

季菀双眸失焦,双手紧紧地抓着闷堵的胸口。

深夜,公寓出现一个修长健硕的身影。

傅危站在房间门口,看着蜷缩在角落里的女人,眉头微微蹙起。

“菀菀。

父亲也喜欢这么唤她。

她猛地抬头,眸光同乌云蔽月没有两样。

她哭不出来。

像是眼泪早已流干一般。

正因为如此,季菀的内心如同刀割一般难受,前所未有的空茫与害怕紧紧将她环绕。

傅危走近,感受着季菀身上的苍凉萧瑟,掀起他内心一阵巨浪。

此刻的季菀,在傅危眼中更添一分忧郁的魅力,好似有致命吸引力一般,让他的视线久久无法离开。

他将她一把环住,动作难得的轻柔。

而怀里的人,僵直着腰背,不敢有半分多余的动作。

“我父亲,真的走了,对吗?

见傅危没有回应,季菀冷笑。

什么都没了,她的人生,只剩下一副残躯。

“你,还有我。

小说《虐完我,傅总他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虐完我,傅总他哭了精品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