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姜知意陆辰安

>

姜知意陆辰安

姜知意 著

姜知意 现代言情 陆辰安

主角姜知意陆辰安出自现代言情《姜知意陆辰安》,作者“姜知意”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姜知意看了半晌,伸手摸摸上头的刺绣,细细密密,还有淡淡的香,是衣成后用熏香熏了好几日,历经这么长时间,这香气还是浓郁的。她招呼宝月过来:“我试试这衣裳,不知道还合不合身。”鲜红的喜服一层层裹在身上,有......

来源:fcdbd   主角: 姜知意陆辰安   更新: 2023-09-14 17: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姜知意陆辰安》非常感兴趣,作者“姜知意”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姜知意陆辰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不远处,容复一行人抱着双臂在看热闹。容夕和秦时完他们并不在。走近了,姜知意看到小孩并没有包裹黑布肌肤都裸露在太阳下,一双眼睛泛着死白。纤细的像是插着两根树枝的胳膊,一双瘦长的双腿上,布满了鱼鳞...

第33章

身边对个人,姜知意表示无所谓。
倒是溯源情绪有些低落,奄奄的趴在姜知意身上,“我要是会走就好了,厌厌背着我那么辛苦,我也想背着厌厌。
姜知意练剑修道那么多年,这些体力还是有的,“不辛苦,就算是再加一个季黄道兄,我也不累。
突然被点名的季黄,傻笑了一声。
你们两个卿卿我我腻腻歪歪,加上我干什么?
你是没看到那鲛人的目光,和刚才那群窜出来的鱼人似的,恨不得把他吃了。
幸好快到了湖边,季黄转移了话题。
“哎,你们看那些村民在干嘛?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村民,跪趴在地上,围成了一个圈,正中间站着那位老者,应该是这个村子的村长。
村长旁边还有个不到他腿弯的小孩。
不远处,容复一行人抱着双臂在看热闹。
容夕和秦时完他们并不在。
走近了,姜知意看到小孩并没有包裹黑布肌肤都裸露在太阳下,一双眼睛泛着死白。
纤细的像是插着两根树枝的胳膊,一双瘦长的双腿上,布满了鱼鳞。
溯源小声的说,“他耳朵后面是什么?
姜知意把视线放到小孩的耳朵上。
耳朵很尖,杂乱成一团海草的头发下,遮住了耳朵后的伤口。
季黄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像是……鱼鳃……
大概是接触的阳光时间太久了,小孩发出了痛苦的哭声,双腿上的鱼鳞开始哗啦啦的往下掉,一层又一层,堆满了脚边。
“你们在做什么?按理说,姜知意把溯源放到水里之后问。
村长抬头盯着姜知意,“你把海神的祭品带了回来,为了防止海神发怒,当然要再送一个祭品过去。
容复高声道,“路道友,这全是你搞出来的幺蛾子,这时候就别发散你该死的同情心了,你要是真不忍心看这小孩子受苦,就把鲛人扔回海湖泊。
姜知意冷冷的看着容复,“他是容越,不是鲛人。
容复啧了一声,“这秘境中危险重重,昨天晚上我们在房间休息都差点被鱼人袭击,你要是执迷不悟,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村长,继续仪式吧。
姜知意对周围一切的感知都有点后知后觉,上辈子因为身份地位,瞧不起别人,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就算现在重活了一世,还是保持着这样的习惯。
谈不上自私,就是性子太冷漠。
小孩被晒的浑身的鱼鳞都脱落了下来,血红的肌肤上绽开一朵朵花。
村长围着小孩又蹦又跳,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等小孩奄奄一息晕倒在地上,村长才气喘吁吁的停止动作。
而后用拐杖狠狠敲击着地面,跪拜的人群中站出来两位个高的男人。
他们举起小孩,往一旁的湖泊里走去。
溯源惊恐不已,“厌厌,我不要待在水里了,水要变脏了。
姜知意连忙把溯源捞了出来,那两个男人已经举着孩子往湖中心游去。
现在日头特别大,溯源离开水,整个人都蔫了下去。
季黄悄悄的和姜知意咬耳朵,“你刚才看见了吗?那两个人进入水里之后,脚掌变成了脚蹼。我敢肯定,整个村子都是这种怪物!
说完,季黄捏紧了手里的铜钱和符纸,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姜知意安抚道,“别担心,目前看来,他们并未伤害我们,不是说我们是仙家吗?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就没事了。
季黄嘟囔了两句,“谁知道是什么问题?这啊,肯定是诅咒!
姜知意背着溯源又回到了林子里,砍了些树木,在季黄的帮助下,造了一个大木桶,而后把无精打采的溯源放了进去。
季黄“这地方都用不了修为咒术,聚水符就算画出来也没有一点用,要不去湖泊里挖点水?
姜知意摇摇头,“我先试一下。
丹田内毫无灵力,但是那几缕魔气却可以使用。
他小心翼翼的调ᴊsɢ动着魔气在丹田内穿梭,并且控制住范围,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画出了聚水符。
清凉带着灵气的水,让溯源满血复活。
季黄在一旁咂舌,“道兄,看来你还真有两把刷子。
姜知意“就像你可以操控纸片傀儡砍树差不多,并没有使用灵力。
季黄若有所思,有道理。
溯源双手捧着水浇在自己的胸膛上,晒的大红色肌肤上滚动着水珠,格外的诱人。
姜知意淡定的转了视线,“村子之外有阵法,无法走出去,目前来看,只能先暂住在村子里。
季黄点头,“兄弟,你去哪我就去哪。
在和姜知意打交道之前,还是大凶。
现在大凶之上有一丝生机。
为了能活下来出去这个秘境,季黄选择去抱姜知意大腿。
这么粗的大腿不抱白不抱。
季黄“这么重的木桶我来帮你搬。
姜知意不费吹灰之力搬起木桶,“重吗?
平时修行的时候,搬的石头比这还重。
季黄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
溯源趴在木桶边,“厌厌,你力气好大,我要向你学习,努力修行,以后保护你。
姜知意道,“不用,我可以保护你。
修行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他从小就这样,已经习惯了。
溯源个子是比他高,但是肌肤又嫩又白,刚才多晒了一会,肌肤都红了一大片,他心疼。
“厌厌,我心跳好快。溯源摸着胸口。
姜知意脸上的面部线条都软了下来,现在又什么说什么都溯源,真的很让人吸引。
上辈子不善言辞,两个人就算坐在一块也憋不出来一句话,更多的时候,都是他在修炼,溯源在一旁下棋。
或者是他受不了安静又尴尬的环境,一个人偷跑到定云山的后崖。
这般真诚而又诚实,姜知意的心跳也忍不住加快了些许。
“太阳晒的了,一会就好了。
电灯泡季黄“……
村长把容复一行人安排到了祠堂,这些村民对外人有着明显的排斥心理。
走了一路,姜知意没有敲开任何一家人的院子。
眼看着天又黑了,季黄喘着粗气说,“咱们也去祠堂吧,这些村民显然不愿意接纳我们。
姜知意有些气馁,无奈摸了摸鼻子,“暂时先这样。
容复平时被人伺候习惯了,坐在方桌前,看着村民忙碌的端上饭菜。
看见姜知意过来,还热情的招呼他,“来的正是时候,一块吃吧。
长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菜肴,但无一例外都是用鱼做的。
季黄刚看见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脑海中全是几个兄弟啃着人腿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
姜知意同是如此,只不过他一直保持着冷静。
容复面前有一大碗鱼汤,煮的白白的,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他用木勺子挑着碗里的汤,捞出一块肥美的鱼肉。
“这可是村长的好意。
“没胃口。
姜知意把溯源放到一边,倚着墙站在了旁边。
溯源伸出手拉着姜知意,“厌厌,那东西好臭,好恶心,你一定不要吃。
如果姜知意没看到那几位散修大快朵颐的模样,说不定现在已经被诱惑坐到了桌前。
“放心。姜知意用指腹蹭了蹭溯源手背,“怎么那么凉?
溯源把脸贴在了姜知意手上,“因为我在水里啊,厌厌好笨。
两人亲昵的举动,惹得容复内心怒火中烧。
要不是看在他是元天宗的面子上,这不是你目中无人,早就狠狠教训一番了。
等着,等出了秘境,容越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吃里扒外的家伙,直接扔到后山喂灵兽。
他阴沉着脸翻动着碗里的鱼汤,其他人早就忍不住大吃了起来。
容夕和秦时完几人回来的时候,容复已经吃完了晚餐。
容夕挑了挑眉,捞到姜知意身边,“三师兄,我发现一个大秘密,你想不想听听?
秦时完在一旁冷讽道,“小师弟,你就是心地善良,所以才被姜知意欺负,这是你发现的秘密,何必要和他说?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容夕翻了个白眼,他还没金丹期,这秘境中还没办法使用法力,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当然要甩给别人,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秦师兄,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们都是一个师门,在这秘境之中,自然要互帮互助了。
而后又和姜知意说,“三师兄,我告诉你哦……
还没说,就被姜知意打断,“我没兴趣知道。
容夕“……
秦时完更加生气,已经抽出了自己的鞭子,“小师弟,你好心好意,奈何他人不领情,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不想知道,那就永远留在这吧。
容夕表情受伤,眼尾微微泛红,“三师兄,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姜知意真的不想听容夕说话,更不想看到他那张虚伪的嘴脸,索性闭上眼睛。
“没有,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自有我自己的主意。
容夕愤愤的咬了咬后槽牙,姜知意竟然油盐不进!
看姜知意不想和他说话的模样,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跑到了容复身边,嘀嘀咕咕说了许久。
季黄有些好奇的问,“你们一个师门?
姜知意嗯了一声。
季黄奇怪的挠了挠头,“我以为元天宗都是些不苟言笑做事死板的人,没想到竟然还有白莲花。
姜知意问,“白莲花是什么?
季黄解释说,“我在话本上看到的,白莲花啊,就是装着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背后给你捅刀子的人。
姜知意新学了一个词,“那他确实很白莲花。
那边,容夕在说完后,容复刷的一下站起了身,动静大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说你发现了容家的祖宗?
容夕目光扫到姜知意看了过来,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只是看他和画像上有点相似。
“在哪?容复紧张的问。
容夕看了眼四周,小声的说,“就在村长家里的井底。
容复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传说老祖宗内力深厚,修为高深,独创的灵兽签订的契约,更是完美。
他们继承的不过只是皮毛,只能简单控制灵兽,无法做到让灵兽对容家死心塌地。
还有可肉白骨起死回生的灵药配方,也要向老祖宗讨回来。
容复当即决定带几个人过去。
容夕装作疲惫不堪的模样,“父亲,整个村子我都跑了十几遍。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精力和你一起了……
容复皱眉,怎么可能没看出来容夕的逃避。
那井底除了老祖宗之外,肯定还有其他东西!
他把视线放到了姜知意身上,“路道兄,你刚才也听到了,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看看情况?
姜知意直截了当的拒绝,“没有。
容复“……
又不给面子!
他气的浑身发抖,“哼!我们容家看不上你这样的人。
话外之音,想嫁给容越,门都没有!
娶也不行!
只要容越还姓容,契约还在,他就永远都是容家的人。
容复沉着脸带人出去了。
外面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见。
季黄给容复算了一卦,“三面环水,水淹之像,凶啊!
溯源拉拉姜知意的手,“厌厌,你有听见吗?有人在唱歌。
姜知意摇摇头,“没有,唱的什么?
溯源拧着眉,“听不清,好像在挖什么东西。
这个村子处处透露着诡异,姜知意已经习惯了。
又和溯源说了会话,从进入秘境之后,还没有好好消息,这里一天非常短暂,像是被人按了加速器,想要他们快点体验已经发生的结局。
季黄已经在旁边困的直点头。
“休息一会,我帮你看着。
溯源不愿意,“厌厌,你休息一会吧,我一直听到有人唱歌,我睡不着。
姜知意伸手捂住了溯源的耳朵,“这样呢?
暖暖的温度透过肌肤蔓延到心间,从未体验过的温暖,让溯源愣住了。
“还能听见吗?姜知意奇怪的问。
溯源回过神来,“好想听不到了。
“那就好,赶紧睡吧,我看着你。
溯源只好闭上眼睛,“好。
过了许久,姜知意看溯源呼吸平稳,松开了手,用魔气画了几张符咒贴在了木桶上,还给季黄留了一张。
而后抱着自己的剑,踏出了祠堂。
外面确实有歌声,声音很小,像是小孩子之间的呢喃。
他寻着声音找过去,来到了湖边。
我在河里挖呀挖,一个小娃陪我玩,两个小娃荡秋千,三个小娃对你笑,四个小娃抬花轿。
花轿里美娇娘,只有尾巴真搞笑。新郎倌拍手笑,欢欢喜喜入洞房。
吃了肉喝了汤,剩下新郎笑呵呵。
空气越来越冷,视线的能见度也越来越低,湖面上飘起了两盏灯,绿色的光芒,刷的一下冲到了姜知意面门。

小说《姜知意陆辰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知意陆辰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