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徐夏傅崇礼徐夏

>

徐夏傅崇礼徐夏

徐夏 著

孙长征 徐夏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徐夏傅崇礼徐夏》是由作者“徐夏”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徐夏孙长征,其中内容简介:今天给你们带来徐夏的小说《徐夏傅崇礼》,叙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徐夏傅崇礼小说》第14章免费试读徐夏傅崇礼小说_第14章国营饭店。孙长征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陆队!”见到两人,孙长征赶紧把派出......

来源:xkxs   主角: 徐夏孙长征   更新: 2024-07-02 10: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徐夏傅崇礼徐夏》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徐夏”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徐夏傅崇礼徐夏》内容概括:孙长征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陆队!”见到两人,孙长征赶紧把派出所那边的情况说了:“人送派出所了,那两人就是二流子,没有单位,长期在商店那片胡同混,公安已经盯两人好久了,但之前的受害者碍于名声和各种原因,没敢站出来作证。这次倒是有人证,判个十年二十年的没跑!”听到会被判这么久,徐夏心下松了口气,不用担心...

《徐夏傅崇礼小说》 第14章

今天给你们带来徐夏的小说《徐夏傅崇礼》,叙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徐夏傅崇礼小说》免费试读徐夏傅崇礼小说_国营饭店。
孙长征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陆队!见到两人,孙长征赶紧把派出所那边的情况说了“人送派出所了,那两人就是二流子,没有单位,长期在商店那片胡同混,公安已经盯两人好久了,但之前的受害者碍于名声和各种原因,没敢站出来作证。
这次倒是有人证,判个十年二十年的没跑!听到会被判这么久,徐夏心下松了口气,不用担心对方放出来报复她“今天真的谢谢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
她视线落到写着“今日供应的小黑板上,默默算了算价格,十块钱以内应该能够吃下来。
不过还是觉得有点惭愧,对救命恩人,除了请顿饭,没有能力报答更多。
三人找了张空桌坐下。
坐下后,傅崇礼便跟服务员报了几道大菜。
什么清炖老母鸡、红烧猪蹄……孙长征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平时不见他重口腹之欲,今天怎么点那么多菜?服务员也有点惊讶,出声提醒“同志,你们三个人的话是不是点得太多了?我们菜量很大的。
傅崇礼眉毛都没动一下,丢下两个字“饿了。
徐夏倒不觉得他点得过分,毕竟是救命之恩,这点菜不算什么,只是担心自己身上的钱不够付,心中已经在思考,一会儿真要钱不够付,只能把衣服退回商店。
点完菜,服务员拿着记录的小本去通知后厨。
三人坐在一张桌子,六目相对,傅崇礼话少,徐夏是感谢的话说了好多遍,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只有孙长征活泼点,主动开口问徐夏“同志,都两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宁宁。
徐夏心头顿了下,差点脱口而出真名,想到傅崇礼对原主的厌恶,只好把小名拿出来用。
“宁琳?徐夏是南方人,n和l分不太清,孙长征自动给她补了个名字。
徐夏点头,反问道“你们呢?孙长征笑着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又指了指旁边,“他叫傅崇礼,是我们特战飞行队的队长。
“原来你们是飞行员啊,好厉害。
徐夏真心地夸了一句,这个年代的飞行员绝对是人才中的人才,要经历层层选拔才能当上。
傅崇礼一张俊脸没什么表情,只是眼神淡淡看了徐夏一眼,又移开。
孙长征不好意思地说“还好还好,我们陆队是挺厉害的,我嘛,还没摸过飞机操纵杆呢,只能算半个飞行员徐夏嘴角弯弯“那也很厉害。
看着徐夏那张明艳绚丽的小脸对着自己笑,孙长征觉得脑子都有点晕眩,人要飘起来一般,耳根通红,下意识旁边瞥了眼,只见傅崇礼表情如常,眉眼一如既往的冷峻,孙长征默默感叹,不愧是陆队,面对这样的绝色美人都能坐怀不乱。
“对了,宁同志,你刚才没受伤吧?孙长征脸颊降下温来,才想起关心徐夏的伤。
徐夏摇头“我没事,就是扭了一下脚,陆同志已经带我去看了医生。
孙长征注意到徐夏桌边的药酒,惊讶道“你们去找黄叔看的病?黄叔和傅崇礼是忘年交,以前傅崇礼的手脱臼,就是黄叔替他看好的,恢复得比没受伤之前还要灵活。
不过傅崇礼很少去麻烦黄叔,更别说还带人去他那儿看病了。
徐夏不知道这些,朝孙长征点了点头。
孙长征见鬼一样看向傅崇礼,手里的筷子差点没拿稳。
什么?他们冰山队长会主动带女同志去看病了?还带去黄叔那边,甘愿欠个人情?他可记得以前出集体任务,队里有女兵脚疼,陆队怎么说的来着?痛,忍着,忍不了就把身上的军服脱了滚蛋,队里不养大小姐。
简直把冷酷无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孙长征还在感叹,服务员过来上菜。
一道道菜摆上小方桌,都快放不下了,孙长征再次用见鬼的眼神看向傅崇礼,平时没见他重口腹之欲,今天怎么点这么多菜。
“吃饭。
傅崇礼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冷嗖嗖地扫了他一眼。
孙长征老老实实的收回视线,拿起筷子。
徐夏没注意两人之间的动作,见菜上齐了,就招呼道“陆同志,孙同志,平时训练应该很辛苦吧,你们多吃些。
今天真的是很感激你们,要不是你们路过,我现在肯定不会平平安安地坐在这里吃下饭。
很可能已经拿着匕首跟那两流氓同归于尽了,她内心感慨。
孙长征夹了道菜放进碗里,道“宁同志,你确实该感谢陆队,要不是他休假不回家,非叫我一起去商店给同事买新婚礼物,我们还真不会往那片胡同去。
傅崇礼停下筷子,冷眸再次扫向他“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孙长征嘀咕“实话实说嘛,你看,你和宁同志就是天赐的缘分,注定有段英雄救美的故事。
徐夏笑出声,看不出来这人还是个逗逼,不过她没错过那句“休假不回家,问道“陆同志是京市人吗?傅崇礼还没回答,孙长征抢先道“我们陆队是京市本地的,今年二十五岁,家里三代都是部队的,高干子弟,家就住在空军大院,离我们基地也就一个小时车程。
听着孙长征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把他背景给抖落完,傅崇礼微微眯了下眼睛,警告的视线扫向孙长征。
孙长征缩缩脖子,一副我是在帮你的表情。
傅崇礼不搭理他。
徐夏出声道“原来陆同志是本地人,那怎么休假都不回家呀?徐夏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有点突兀,傅崇礼多聪明的人,肯定会起疑心,但她就是忍不住想问,想确认是不是自己心头想的那个答案。

《徐夏傅崇礼徐夏》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