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冯芜许星池免费阅

>

冯芜许星池免费阅

灯下不黑黑 著

冯芜 许星池 霸道总裁

很多朋友很喜欢《冯芜许星池免费阅》这部霸道总裁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灯下不黑黑”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冯芜许星池免费阅》内容概括:[暗恋x甜宠xhex男二上位][可盐可甜x港区小霸王]那年七月,冯芜爬到合欢树上抓猫,许星池路过,拽开T恤衣摆:“阿芜,把猫扔下来,哥哥帮你接着。”一转眼,长大后的许星池噙着冷笑:“冯芜,你帮她把芒果吃了,我答应跟你订婚。”众目睽睽下,冯芜一口一口将芒果吃掉,她摸着手背因过敏迅速蹿起的疙瘩,轻声:“星池哥哥,咱们两清了。”许星池哂笑:“可以,待会我就跟伯父商量订婚事宜。”然而他没想到,冯芜的“两清”,是真的两清。喝到吐血那天,许星池在电话里求她:“阿芜,你来看我一眼好不好?”-傅司九忝为港区傅家最为纨绔的老幺,眼睁睁看着冯芜小尾巴似的跟在许星池身后多年。他多少次都险些被气笑了。这臭丫头耳聋眼花就算了,连心都瞎了。那天夜晚,冯芜喝多了,将柔软的身子埋进他怀里,傅司九舌尖抵腮,十分矫情:“你这是做什么,老子不是随便的人。”冯芜抬头,可怜巴巴还未说话,傅司九膝盖瞬间软了:“得,抱吧抱吧。”冯芜捧住他长相风流的脸,“能不能亲一口?”傅司九:“......”初吻被“夺走”的第二天,傅司九懒着调:“外面天儿热,小阿芜可千万别出门,九哥给你送冰咖啡,顺便,把名分定了~...

来源:cdlb   主角: 冯芜许星池   更新: 2024-07-08 10: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冯芜许星池免费阅》,是网络作家“冯芜许星池”倾力打造的一本霸道总裁,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既然撞上了,不打招呼有些尴尬,冯芜讪讪唤他:“星池哥,新年好。”许星池捏紧了车钥匙,神情不明地看着她。距离他生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冯芜脸上看不见丝毫过敏的痕迹,已经恢复成那副嫩嘟嘟的水灵。而又是从何时开始,冯芜嘴里的“星池哥哥”,变成了“星池哥”...

第18章

冯芜回到珠城时,已经大年初八。

她提前约了钟点工阿姨,嘱咐她们帮忙把玫瑰苑的房子打扫一下,顺便把床品添置整齐。

回到家后,屋子已经焕然一新,一束水仙开在青花瓷盆内,散着淡淡的幽香。

简单洗漱了下,冯芜蒙头大睡,醒了就看看电视,饿了点个外卖,逍遥自在。

这样悠悠地过了几天,元宵节到的时候,林素打电话给她,语气里带着哀求,想叫她回家吃顿团圆饭。

冯芜思索几秒,应了。

林素这个电话,大概是冯厚海指使的。

他惯要面子,能让林素给出这个台阶,已经是极限。

开车拐进冯宅那条路时,恰好与许星池的车一前一后。

两家车|库只隔了一堵墙,连车子熄火的声音都能听见。

既然撞上了,不打招呼有些尴尬,冯芜讪讪唤他“星池哥,新年好。

许星池捏紧了车钥匙,神情不明地看着她。

距离他生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冯芜脸上看不见丝毫过敏的痕迹,已经恢复成那副嫩嘟嘟的水灵。

而又是从何时开始,冯芜嘴里的“星池哥哥,变成了“星池哥。

一字之差,剥去了所有亲昵,只余疏离与客气。

许星池下颚绷紧,僵硬地移开视线,喉咙里低不可闻地“嗯。

“……这罕见的回应,一时让冯芜呆住。

这些年,许星池要么对她爱搭不理,要么冷嘲热讽,像这样平静地回应,从没有过。

冯芜抿抿唇,冲他点头,随后转身往屋内走。

盯着她的背影消失,许星池把视线移到冯家院角的合欢树上。

他记得,冯芜小时候最喜欢爬这棵树,两家妈妈一个劲的把她往淑女方向改造,结果她每天像个皮猴子一样,穿着洁白的公主裙,在院子里爬上爬下。

那时候冯芜谁的话都不爱听,就听他的。

许星池闭了闭眼,将记忆从脑中强行铲掉。

在冯家吃了顿不咸不淡的饭,冯厚海依然严肃,带着高高在上、不容反驳的家长威严。

冯芜安静地喝汤,时不时应两句弟弟小力的童言童语,其余时间,便默不作声。

冯厚海用白帕子擦擦手“店里几号开工?

冯芜“明天。

冯厚海“记得拜神。

“嗯。

父女俩氛围僵硬,林素打圆场“自己住得惯吗,要不要阿姨给你送饭,帮你打扫打扫卫生。

“不用,冯芜弯唇,“我自己住得很好。

冯厚海扫她一眼“怎么,在家住得不好?

“……

冯厚海“这种话,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在外面说出来,别人还以为我跟你阿姨苛待了你!

冯芜把最后一口汤喝下,又从包里掏出个红包“小力,给你的压岁钱。

小力脆生生的跟她道谢。

冯芜摸摸他脑袋,起身“我先回了,店里还有些准备工作。

“这么快啊,林素惴惴不安,“还有灯笼…

“不了,冯芜态度不远不近,“在这儿我喘不了气。

“……

不等冯厚海雷霆之怒发作,冯芜拎着包快速离开。

直到车子远离冯宅,行驶在夜幕寂寥的马路上,冯芜那口堵住的气才渐渐松了。

她去了甜里。

店内空荡,一段时间没开门,添了些旧物沉淀的气息。

冯芜只开了收银台前的一盏灯,她慢条斯理为自己磨了杯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阖眼等那阵不适的感觉散掉。

玻璃门一阵铃铛响,冯芜睁眼,猝然看见门被推开一半,许星池面不改色地进来。

“看见灯亮,许星池波澜不惊,“以为招贼了。

“……冯芜唇角翕动,“你公司开工了?

许星池随手拎了个高脚凳,放在她对面位置,闲闲地坐下“给我杯咖啡。

冯芜放下杯子,把装咖啡豆的罐子取出来“你不跟家人一起过元宵吗,这算是个大节日呢。

“你呢,许星池手支下颌,漫不经心,“你家不远,怎么不一起过?

冯芜抿抿唇,把这个话题略过。

他不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用反问方式,说明跟她一样不想答。

“对了,冯芜垂眼,认真把咖啡豆磨成粉,“还没恭喜你。

“……许星池眉骨沉下两分,不经意的威压,“恭喜我什么。

冯芜“好事将近啊。

许星池指骨敲敲台面,本就不多的耐心直接告罄“假的,我家姐搞我,我只是碰巧跟那女的一起回家,这也算?

冯芜抬睫,看着男人发黑的脸“你生什么气?

“……许星池咬咬腮,气焰弱了些,“你被设计,你不生气?

有道理。

冯芜被说服了,她弯出一点谄媚的笑“要加奶和糖吗?

许星池“不要。

“加一点吧,冯芜哄小孩似的,“加点厚椰乳,没那么苦。

“……许星池洞穿一切的眼睛盯着她,“你在嘲笑我。

陈述句,表明肯定。

冯芜敛尽表情,垂头倒热水,一本正经“你看错了,你要不要去矫正一下近视。

许星池嗤地笑了,指骨在桌面敲出两声沉闷的声响,喃道“小滑头。

店内安静,一盏头顶灯映出小小一片光晕,七零八落的物品在墙壁上投出斑驳边角。

不知哪条街道在舞龙灯,喧嚣热闹声传了几缕进来。

一杯咖啡喝完,许星池主动端起两只空杯“我去洗。

“不用不用,冯芜追在后面,“我来洗。

许星池给了她一个眼风“那我付钱?

“……

好吧。

那你去洗。

趁他洗杯子的功夫,冯芜把收银台的东西整理了下,又将旅游买回来的贝壳装饰挂在后面墙壁。

操作间里水流哗哗,伴着远处街道过节的热闹,原本孤身一人的寂寥倒是被冲散殆尽。

咖啡台余香未消,冯芜略微怔忡。

一个念头缓缓爬到心头——

这还是头次有人陪她坐在这里喝咖啡。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两人什么都没聊,万家灯火团圆,店内一盏暖灯,两杯咖啡,两人相对而坐。

有人陪她慢慢浪费时间。

《冯芜许星池免费阅》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