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谢其昭苏棉槿小说叫什么名字

>

谢其昭苏棉槿小说叫什么名字

陶陶陶桃子吖 著

现代言情 苏棉槿 谢其昭

《谢其昭苏棉槿小说叫什么名字》是由作者“陶陶陶桃子吖”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她不知怎么惹到了他,从高二开始,整整五年,他都在欺负她,霸凌她。她反抗过,报警过,退让过,道歉过,转学过,但都没有用。她就像是陷入了泥沼,只能任他们欺凌和摆布。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是她手机里和她抱团取暖的白月光。她想,只要忍到毕业,远离了那个男人,她就可以去追逐属于她的白月光了。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所谓的白月光,竟然就是害她被霸凌五年的人……那一刻,她只想逃离。可他却一次又一次抓住她,困住她,让她沦为他的金丝雀。他:“对不起,给我一次补偿你的机会好不好?”她:“滚啊!”从见面那一刻起,他们注定不会走到一起……...

来源:cdlb   主角: 苏棉槿谢其昭   更新: 2024-07-08 10: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谢其昭苏棉槿小说叫什么名字》,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苏棉槿谢其昭,是著名作者“陶陶陶桃子吖”打造的,故事梗概:大部分人穷尽一生或许连给财阀当狗的资格都没有。当分针转向数字六,苏棉槿看到了走廊尽头处一头黑发的少年。她唇瓣微张,不确定地再看了一眼。少年乌发红唇,鼻梁挺拔,在斜阳下像是从书墨画卷里走出来的文人...

第4章

最后一节课是下午五点半。

仁川外国语大学作为名副其实的贵族学校,不需要像普通大学一样加入内卷的行列。

在H国,考研有一句话叫做“三当四落。

意思是,每天睡四个小时的人,必定考研落第,而每天只睡三小时的人,才有可能跨入硕士的大门。

这句话对于贵族来说是无效的。

普通学子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只为给骑在他们头上的财阀当牛做马。大部分人穷尽一生或许连给财阀当狗的资格都没有。

当分针转向数字六,苏棉槿看到了走廊尽头处一头黑发的少年。

她唇瓣微张,不确定地再看了一眼。

少年乌发红唇,鼻梁挺拔,在斜阳下像是从书墨画卷里走出来的文人。

他轻蔑一笑,苏棉槿收回了视线。

竟然,是谢其昭……

她在教室门口站了一天,双脚像是灌了铅沉重。

仁川外国语大学所有学生是走读制的。

学生们背着书包回家,校门口停着超奢跑车。

金海英脸上写满了烦躁,高昂着头,像是耀武扬威的开屏孔雀。

“喂,带路。

苏棉槿咬唇,背着书包下了楼。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跟在她身后。

她走的很慢,秋日的仁川被梧桐叶铺满。

夕阳的余晖洒满每一片落叶,金灿灿的叶子被踩碎,碾落至尘埃。

谢其昭站在第二个。

少女背影纤瘦,影子被拉得又斜又长。

身上的校服被洗的发白,高高的马尾辫用草莓发圈捆了起来。

他踩在苏棉槿的影子上,手去荷包里摸烟。

烟头触碰到手心,他手一颤,夹着整包烟,随手丢在了路边的垃圾桶。

棉花糖不喜欢头发染得花花绿绿,整天叼根烟的人。

他得戒烟。

苏棉槿带着他们走了半个小时。

金海英踩着高跟鞋,脚踝被磨得红肿。

“喂,还要多久啊。

苏棉槿温声回应“两个小时。

原本两公里的路程,被她绕着仁川市走了一大圈。

韩鹂冲上去,直接攥住她的头发“两个小时?你每天上学是要走山路吗?

苏棉槿被拽到地上,草莓发圈坠落,掉进臭水沟中。

浑浊的水沟荡起涟漪,很快又恢复平静。

她双眼直视韩鹂,平静回复“就是要走这么久。

长发散落在地上,干净的校服裙沾染了泥土。

韩鹂撒手,拿出纸巾一遍一遍地擦拭每一根手指。

“你说个目的地,我们叫个车先去。

“那个地方车开不进去的。

“苏棉槿,你是不是耍我们?你以为我金海英很好骗是么?

“没有,是真的。

谢其昭冷笑“把她手机抢过来,直接给她奶奶打电话。

苏棉槿望着黑发少年,跌在地上不自觉战栗。

她下意识捂住荷包里的手机。

“奶奶听不到电话的。

谢其昭耸肩,满脸无所谓。

“没关系,听不到就一直打。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景提着棍子逼近,苏棉槿跌跌撞撞爬起来。

巴掌大的小脸强颜欢笑“我,我知道有条小路。

朴宝珍冷言嘲讽“原来有近路啊。

绕过繁华的街道,一众破败灰暗的矮楼出现在眼前。

穿过小巷,拐入一条泥巴路,眼前出现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道路。

街道狭窄,冷冷清清,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守着摊子卖糖饼。

老人动作迟缓,小心翼翼,被油渍蒙了一层的海报在微弱的灯光下写着盲人糖饼四个大字。

“苏棉槿,这就是你奶奶的摊子啊?

金海英话里带着嫌弃和嘲讽。

老人头发花白,听到小槿二字,颤颤巍巍地转身望向声音的源头。

“小槿,是不是小槿回来了?

她双目空洞,脸上带着喜悦。

苏棉槿眼睛酸涩,想冲上去抱住奶奶。

她生生忍住,思索着如何解开眼前的困局。

谢其昭大跨步子上前,扶住了老人。

苏棉槿惊恐地看着他。

谢其昭冲着她笑,看着她眼里的哀求一字一顿地说“奶奶,我们是苏棉槿的朋友,今天是来吃您的糖饼的。

老人听了很高兴,布满褶皱的手轻拍着谢其昭的肩。

“原来是小槿的朋友啊。奶奶给你们做。

谢其昭满意地欣赏着猎物表情上的害怕。

“奶奶,这多少钱一个。

“平时两块钱一个,你们是小槿的朋友,奶奶免费请你们吃。小槿,你在哪儿?

苏棉槿缓和自己的情绪,走上前,挤开谢其昭。

“奶奶,我在呢。

“朋友来了,去屋里泡些酸梅水招待客人。

“好。

苏棉槿没有动,只是看着他们。

谢其昭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他靠在椅背上,冲着苏棉槿喊“怎么不给我们倒水呢?做朋友哪有这样的?

苏棉槿诧异地看着他。

苏曼忙催促“小槿,哪有这样对待客人的道理?快去给客人倒水。

苏棉槿咬咬牙,顶着谢其昭挑衅的眼神,转身进了屋子。

屋外,随着谢其昭的入座,其他人跟着一起围在了小桌子前。

少男少女们一身名牌,金光闪闪,与这里的穷酸落魄显得格格不入。

金海英嫌弃的不行,拿一千块钱的丝巾垫在了板凳上。

“谢其昭,你想到什么好玩的?这地方脏兮兮的,有什么好待的?

她们之前不是没有想过来苏棉槿家里捉弄她,只是一想到这乌烟瘴气的脏地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不是今天谢其昭的要求,她根本不会来这里。

“来吃糖饼。

金海英音量陡然拔高“吃糖饼?苏棉槿家的?

谢其昭抬头看她,眼神冷淡“怎么了,不行吗?

金海英改了语气“可以。

“糖饼做好咯。

苏曼摸不清人数,煎了足足二十个。

糖饼色泽光亮,个个饱满地堆叠在盘子上。

谢其昭起身,接过了满满一盘糖饼。

“谢谢奶奶。

“我们不会真要吃这些吧。

朴宝珍小声地抱怨了一句。

苏棉槿拿着泡好的酸梅汤给每人倒了一碗。

轮到谢其昭时,她心跳如雷,手微微发颤。

谢其昭大张旗鼓地来她家,真的就只是为了吃糖饼吗?

苏棉槿起身,忐忑不安的把纸碗递给少年。

谢其昭端着盘子望她,狭长的瑞凤眼漆黑似寒潭。

他没接,手一滑。

“砰!

二十个糖饼摔在地上,陶瓷破碎在泥地里。

“奶奶,小槿把盘子碰碎了。没关系,我们就吃地上的吧。

谢其昭勾唇笑,声音低沉,好似在说着什么枕边情话。

漫天星海下,谢其昭精致的脸,像是堕入地狱的恶魔。

他笑的恶劣又张扬,瞳孔里倒映出一张发白的小脸。

“你……

“小槿总是冒冒失失的,没事,我老婆子煎糖饼一辈子,再煎一次就是了。小槿啊,把地扫一下。碎片扎到人就不好了。

苏曼笑呵呵的,眼睛周围眯成了褶子。

“奶奶,我们来扫就好。

说完,谢其昭俯身,凑在苏棉槿耳畔“要不,你捡起来吧?

“谢其昭,你到底想干什么?

少女长发垂落至腰,秋风扫过,乌发随风飘扬。

校服短裙随着风掀起褶皱,瘦弱的身影在风中摇摇欲坠。

她盯着他,忍住泪,眼睛红了。

谢其昭眼神陡然变得阴鸷,骨节分明的手隔着帕子掐住苏棉槿的脸。

他压低声音,再次重复“你捡起来。要不,就让你奶奶捡起来。你选一个?

穹顶之上,星河变幻,乌云遮蔽了圆月,只露出了轮月的一角。

少女泪眼闪烁,晶莹的月华撒在她的脸上。

“我捡起来。

“用手。

“好。

《谢其昭苏棉槿小说叫什么名字》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