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沈晚辞薄荆州简维宁

>

沈晚辞薄荆州简维宁

淮苼 著

小说推荐 沈晚辞 薄荆州

《沈晚辞薄荆州简维宁》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晚辞薄荆州,讲述了​她看着电视上播报的娱乐新闻,舞蹈家意外跌下舞台,现场一片混乱。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冷着脸穿过人群,将受伤的女人抱起,大步离开了现场。虽然只是个侧脸,但结婚三年,他的模样就是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昨晚……也是这个男人躺在床上,说今天会早点回来。她扭头看了眼桌上凉掉的饭菜,那是她辛苦一下午做的。“三年,果然……”她走了,只将一份离婚协议快递回家。打小三?她才没那么无聊。让男人回心转意?不如换一个实在。很快,热搜爆料,财权通天的总裁大佬离婚了,原因是:男方功能障碍,无法履行夫妻义务。他:“这个女人……”...

来源:cdlb   主角: 沈晚辞薄荆州   更新: 2024-07-11 10: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沈晚辞薄荆州的精选小说推荐《沈晚辞薄荆州简维宁》,小说作者是“淮苼”,书中精彩内容是: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很久,最终还是聂煜城先打破:“这几年过的怎么样?”薄荆州划着手机屏幕的手顿了顿,知道他问的是她和沈晚辞的婚姻,她勾起唇角,随意的答了一句:“不怎么样,当初就应该听你的。”果然,还是兄弟比较了解兄弟。薄荆州和沈晚辞的婚讯传出来时,聂煜城曾劝过她:你和荆舟不适合,他心里一直有个人,这样结...

第28章

除了他,不可能再有别人。

聂煜城脸上温润的笑意淡了些,他沉默片刻,只严肃说了三个字“不是我。

除却这三个字,再无多余的一句解释。

至于薄荆州信不信,不得而知。

女人低头看了眼手表,什么都不想再说,只想离开这里,但外面气氛高昂,短时间内不会散场。

她是坐沈晚辞的车来的,这一整片只有溪山院这栋别墅,现在走,出去外面根本打不到车。

露台面积不小,薄荆州挑了个离聂煜城不远不近的位置,随意刷着手机。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很久,最终还是聂煜城先打破“这几年过的怎么样?

薄荆州划着手机屏幕的手顿了顿,知道他问的是她和沈晚辞的婚姻,她勾起唇角,随意的答了一句“不怎么样,当初就应该听你的。

果然,还是兄弟比较了解兄弟。

薄荆州和沈晚辞的婚讯传出来时,聂煜城曾劝过她你和荆舟不适合,他心里一直有个人,这样结婚是不会幸福的。

那时候的薄荆州走投无路,哪里管合不合适,对她而言,沈晚辞就是她的救命稻草,现在想想,的确是草率了……

“呵,听他的?

突然插入的冷声吓了薄荆州一跳。

她回头,就见沈晚辞从外面走进来,周身矜贵的气质都压不住他眉眼间的阴沉,“听他的,去找那些高利贷的人,被卖去国外做妓?

聂煜城看到来人,眉宇紧蹙,第一次感觉到来自好兄弟对他的……敌意?

“荆舟,话别说这么难听,也不要曲解她人的意思。

沈晚辞扫了他一眼,淡漠问“你的宴会主场,你不忙?

聂煜城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他现在不适合多言,于是端着酒杯离开了露台。

薄荆州也想出去,沈晚辞现在这样子,一看就是要找人发火,她是疯了才会留下来承受他的冷嘲热讽。

但她刚走到他的身侧,就被扣住了手臂,男人的声音冷冽犀利“薄荆州,你别忘了当初你被人按在水里的时候,是谁替你还的债?那时候的聂煜城,还不知道陪在哪个女人身边呢!

薄荆州不想再听到任何过于过去的话题,这一刻她选择沉默,而盛怒之下的沈晚辞拽着她的手腕,直接带她离开了溪山院。

车子刚驶入主干道,薄荆州便说“你靠边停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沈晚辞只是开车,没看她。

“今晚回老宅,妈今天一直在念叨你,问我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报告单出来了吗?听到是要回老宅看江雅竹,薄荆州打消了下车的念头,她也确实比较担心江雅竹的身体情况。

沈晚辞却不愿意多谈,“有几项要明天才能出结果。

他们回去时已经很晚了,但江雅竹知道两人要回来,还坐在客厅里等,一见到薄荆州就拉过她的手,嘘寒问暖“饿吗?王姨熬了燕窝,在厨房里温着呢,我去给你端。

“妈,薄荆州忙拉住她,“我自己去吧。

怕江雅竹看出什么,她给沈晚辞也盛了一碗。

江雅竹看着却翻了个白眼,“你给他吃什么,浪费我这么好的燕窝!

她还记着沈晚辞脖子上,那块不知道是不是外面女人弄出来的红印子……

沈晚辞在一旁听着,失笑“妈,你这是厚此薄彼。

“我没打死你,完全看在母子一场的份上!

后来,江雅竹熬不了夜,看着薄荆州将燕窝喝完就上楼睡了,临走时不忘说道“你别惯着他,这种大猪蹄子有时候就得用武力镇压。

《沈晚辞薄荆州简维宁》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