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出嫁前,我和渣姐们都重生了

>

出嫁前,我和渣姐们都重生了

山里来的小叉叉 著

小说推荐 楚平川 沈燕宁

小说推荐《出嫁前,我和渣姐们都重生了》是由作者“山里来的小叉叉”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燕宁楚平川,其中内容简介:【主母宅斗】【古言爽文】【虐渣日常】沈燕宁重生后发现,她的三个姐姐也都重生了。大姐又哭又闹的要和离,说夫家会杀她;二姐抛弃门当户对的亲事,势要改变命运,我是女主我怕谁;三姐最猛,直接不顾侯府婚约,与一个马奴苟且,非君不嫁,扬言这马奴将来必定飞黄腾达,现在反对的将来都要来求我……作为小四的沈燕宁,看了一圈,选择乖乖闭嘴,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她打算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了个利益最合适的,余生目标只有三个,搞钱,搞钱,还特么是搞钱!最后她搞到了钱。但是大姐没有和离,二姐也没有改变命运,三姐的马奴夫君,也没有飞黄腾达!...

来源:cdlb   主角: 沈燕宁楚平川   更新: 2024-07-11 10: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出嫁前,我和渣姐们都重生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沈燕宁楚平川,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山里来的小叉叉”,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人活一世,总是要替自己争取的,本宫不讨厌身边的人争取,只要手段干净,”楚贵妃意有所指的道。只要沈燕宁手段干净,还是个有能力的,她乐意做沈燕宁背后的那条大腿。“谢贵妃姑母。”“一家人,不说这些...

第10章

楚书意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在醒来的时候,沈燕宁已经不在武定侯府了,而是一清早就被宫里传唤走了。

只因楚贵妃的头痛毛病又犯了,这人病痛起来,便是乱投医。

宫里的太医早就都没折了,才会将沈燕宁传唤过来,沈燕宁到了楚贵妃宫里,也没废话,直接又要来了之前的东西。

帮楚贵妃按摩施针,半个时辰后,楚贵妃的头痛便开始缓解了起来。

“本宫竟是没找错人,你这金针刺穴倒真的是有用,楚贵妃疼的已经有气无力了,却还忍不住赞了一句。

沈燕宁赶忙道“能为贵妃姑母分忧,是燕宁的福气,这金针刺穴虽精妙,其实主要这按摩的穴位与手法,也有辅助作用。

楚贵妃点头“难为你了,这么早让你来,可惜这法子虽好,却也只是缓解,最近这头疼的毛病总是来回折腾,若让你时常进宫也是难为你。

沈燕宁道“其实,燕宁还有一道方子,可缓解娘娘的头痛,只是宫里规矩森严,外面的方子若无绝对的名医推荐,是绝不敢入宫门,用在贵人身上的。

若宫里的娘娘都寻外面的神医,那宫里的太医还留着做什么?

这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太多。

若非绝对信得过的关系,外人是不敢乱说偏方的,出了事,担不起。

就算方子没事,走漏风声,被有心人一拨动,就是滔天大祸。

楚贵妃按着自己已经好多了的额头,想了片刻,道“那你悄悄写给本宫,本宫暗中服用,若当真有用,记你头功如何?

“燕宁只想为姑母分忧,无心立功。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人活一世,总是要替自己争取的,本宫不讨厌身边的人争取,只要手段干净,楚贵妃意有所指的道。

只要沈燕宁手段干净,还是个有能力的,她乐意做沈燕宁背后的那条大腿。

“谢贵妃姑母。

“一家人,不说这些。

沈燕宁这才将自己心中的方子,落笔写在纸上,讲实话,这是冒风险的,若是楚贵妃因此出了什么事。

一百个沈燕宁都不够死的。

但是楚贵妃,无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不是一个坏人,她这一步也迟早都是要走的。

留下药方,楚贵妃很快传召来了自己信任的太医,“李太医,看看能用吗?

那李太医接过一看,便是一惊,“此方绝妙,应是出自一本前朝失传的古籍,臣家中便有此古籍的残篇,虽然残破,可这方子我还是能瞧出的,关键,药材的顺序,与古籍残篇一模一样……写下这药方的人,应该是看过完整古籍的。

李太医露出激动之色,想问究竟出自何人之手。

却被楚贵妃一个眼神看的不敢说话了。

“臣逾越了。

“无妨,既然方子没事,你就给本宫准备着吧,对外,你就说是你写的方子,出了事你负责。

楚贵妃笑眯眯的道,如今知道沈燕宁的确有些本事,自家人还是要护的。

“是。

李太医知道这药方没问题,自然欣然接受。

……

沈燕宁起了个大早入宫,等回到武定侯府,两条腿都酸了,只是她没想到,楚书意那孩子,一清早起来就又开始哭闹了。

嚎的很是厉害。

大概昨日他哭嚎了半日,锦娘与楚平川就来了,他就觉的如法炮制,锦娘还会来的,所以哭的很是洪亮。

红玉看到沈燕宁回来,犹如看到了亲人。

“夫人,这可怎么办啊,刚才奴婢去大厨房拿东西,路过花园的时候,听到有小厮议论,说……

“说什么?

“天苍苍野茫茫,侯府有个夜哭郎。

“多半是海棠院那边传的,他们巴不得世子的唯一嫡子,是个夜哭郎呢,沈燕宁道。

“那总不能一直哭吧?

“不能,顶多三四天吧,沈燕宁估摸道。

她不会低声下气的去哄着楚书意,更不会编一些骗他的瞎话,就这么看他哭,也让他知道,自己这个主母,不是个好相处的。

不光不是好相处的,往后他在侯府的一切都是她这个主母给的。

乖就给,不乖就不给。

人性总是屈从和慕强的,你对他好,他只会觉的你欠他的,本该对他好,你对他不好,他反而还要来讨好你,证明他的存在。

所以很多子女多的人家,越是从小骄纵,越是不尊长辈,因为长辈早就把自己的威严给丢了。

反之越是从小苛责,越是孝顺上下,谨小慎微。

沈燕宁没兴趣做慈母,在慈,能慈得过亲娘吗?

索性做个让他怕的,敬的……如今他还小,不懂她这个主母的份量,若日后读书明理了,还是不懂她的用心……便只当养个白眼狼了。

所以沈燕宁还是要努力赚钱。

“夫人,这是您回门的礼单,还有什么要添置的吗?红菱将一本册子递过来。

沈燕宁看了看,没有要添置的,反而还减掉了几个比较贵重的。

“夫人这是做何?红菱一愣。

沈燕宁道“我就是送金山银山回去,他们也不会觉的我好,只会觉的我白得了他们天大的富贵,这都是我该吐出来的,所以按照常规回礼就好,不轻不重就好。

侯府的回礼,在差也是不失体面的。

长信伯府的母家是个什么样的亲人,沈燕宁前世就看明白了。

“对了,红菱欲言又止,“后日回门,世子与夫人同回吗?

沈燕宁摇头“不知道,差人去问问世子,若他不愿意回,我后日就自己回。

红菱有点害怕“就这么问,世子会不会生气啊?

“他还要吃人啊?他的腿又不是我害的,与我们发什么脾气,你就去问吧,放心,咱们世子是明事理的人。

沈燕宁笑道。

大概楚平川日日黑着脸,下人见了都怕。

红菱点头,“若世子不愿去,夫人您当真自己去啊,就不怕……

“怕什么?怕母家的人笑话我?他们敢笑话,我就敢发疯,是谁将我骗进这火坑,他们自己清楚,笑话我,且先掂量一下自己家吧。

沈燕宁好笑,她如今当真是滚刀肉,谁都不怕的。

红菱咧嘴,心道夫人您是个懂发疯的,不过这样的夫人,好像活的更恣意了。

红菱便就仗着胆子去问楚平川了,倒要看看这世子爷,究竟是无能狂怒的,还是个有礼有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