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资讯›《我死的那天》谢长行阿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死的那天》全集阅读

《我死的那天》谢长行阿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死的那天》全集阅读

《我死的那天》

蝉羽十四

现代言情 谢长行 阿沐

谢长行阿沐是《我死的那天》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蝉羽十四”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开了眼睛。
他靠在床头,一双瞳仁黑如点漆,依稀带一抹冷淡,“在下谢长行,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我故作无奈,“为了救你我可花了不少药材呢。”
他要是假装不知道,我就抽晕他,卖去南风馆。
谢长行到底没给我这个机会。
他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块玉佩递给我,“姑娘把这块玉佩当了,可以抵药材钱了,我的伤还没好,不知可否多留几天?”
我接过玉佩,观察成色掂量下价钱,欢喜道,“没问题,想留多久留多久。”
.谢长行伤好了还没离开。
我催促他,他好看的眉微微上挑,嘴角弯起一抹笑,眼中却满是嘲讽:“父母亲人俱亡,无家可归。”
他大概在撒谎,我想。
如今天下大乱,反贼占据了京都,逊帝带领王公贵族一路南逃,谢长行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留下了谢长行,理论上来说他要为我分担杂务,砍柴挑水、洗衣煮饭总归是他要做的。
可他什么都不会,吃的还多。
谢长行灵活地夹走了最后一片肉,我的筷子落了空。
我恋恋不舍望着,他眉梢轻扬,给我夹了片咸菜。
我愤然道:“谢长行,像你这样懒散的小郎君,在我们这里是娶不到媳妇的。”
他毫不客气,“像你这样蛮横的小姑娘,在我们那里也是嫁不出去的。”
我去山里采药时,谢长行会去砍柴。
采完药,我坐在山坡上看落日黄昏,谢长行不知为何也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
谢长行长得好看,自从他赖在我家后,十里八乡的小姑娘都喜欢找我看病,直接有效带动了我的收入。
他坐的端正,是贵族门庭培养出的优雅规矩,实在难以置信,一个在我面前肆无忌惮抢肉吃的人,突然这么规矩。
他突然回头,眼里似有风月万千,在昏暗光色中,依然缱绻得叫人心荡神驰。
气氛不太对,我拍了拍裙摆站起来,装模作样咳嗽几声。
他抬起头来看我,目光相接时,他冲我微微一笑,然后我一脚滑摔下了山坡……谢长行难以置信,他跑下来,一把捞起我,“你怎么这都能摔?”
还不是因为你!
没事笑什么笑!
我恶狠狠道:“老娘就摔了你能怎样!”
摔下山坡后我的脚扭了,是谢长行把我背回去的。
夕阳正好,落日熔金。
他轻轻笑起来:“阿沐,我很开心。”
.卢宰辅来找我,不是为了太子妃。
他来告诉我,跪冰湖是谢长行的主意,谢长行怀疑我的孩子不是他的。
我不敢置信,去找谢长行对质。
承平殿是东宫最高的地方,我已经很久没有踏足了。
殿中昏暗,只点了一盏烛火,映出谢长行疲惫的神色。
“为什么?”
我声音颤抖。
他抬起头,眼底一片乌青,似乎几宿没合眼。
“阿沐,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住口,”我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不要他!”
谢长行脸色一变,拂了一桌子的奏折,疾步走下玉阶,厉声道,“江淮之战,宁州城被围,顾容前去支援解围,你曾与他共处三天三夜。”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你怀疑我……”他凑近环住我,下巴抵住我的鬓角,软下声调,“阿沐,我们会有其他孩子的。”
我用力挣脱开:“不会再有了——”谢长行气红了眼,粗暴地把我抱起,他把我丢在寝殿的床上,扯开了我的衣带。
我呜咽一声,他慢慢停下动作,擦去我眼角的泪水。
他把我箍进怀里,摸着我的头发,气息吐在我的耳畔,“阿沐,你不可以走。”
.顾容是朝中的一位将军,对我有救命之恩。
当初反贼占据京都,天子南逃,谢长行被他的太子哥哥设计,身受重伤,被我所救。
叛乱还没平定,太子就死在了反贼手里,影卫找到了谢长行,带着我和他一起走了。
江淮一战凶险异常,反贼背靠长江天险,易守难攻。
我处在后方的宁州城,天天为谢长行担心。
谁知叛军竟然偷袭宁州城,宁州城只有老弱病残的伤兵,如何顶的住。
那一夜炮火连天,街巷中厮杀流血,烈烈火海里残尸遍地。
羽箭撕破风声穿过我的身侧,几十只长矛对准我的胸口和喉咙。
我以为我要死了。
却听见了兵戈清鸣,面前的兵士被齐刷刷削了脑袋。
有人从漫天烽火中策马而来,披玄甲,执长刀,却是少年模样,隽秀的侧脸模糊在火光中,眼睛明亮的好似刀刃。
他策马从我身旁跑过,探身一捞,把我拽上了马,紧箍住我的腰。
“阿沐姑娘没事吧。”
他笑起来,嘴角扬起的弧度锐利。
求个赞,宝子们,我一定把键盘敲出火(ಥ_ಥ)...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谢长行阿沐   时间:2022-11-09 18:50

《我死的那天》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我死的那天》,讲述主角谢长行阿沐的甜蜜故事,作者“蝉羽十四”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我死的那天,太子眼眶发红,险些坠下城楼他那样慌乱,我很惊讶,毕竟我俩不算恩爱夫妻谢长行曾经说过,我身份低微,不配当太子妃十里红妆,他娶京都贵女为妃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却只能做良娣...

第3章

开了眼睛。
他靠在床头,一双瞳仁黑如点漆,依稀带一抹冷淡,“在下谢长行,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我故作无奈,“为了救你我可花了不少药材呢。”
他要是假装不知道,我就抽晕他,卖去南风馆。
谢长行到底没给我这个机会。
他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块玉佩递给我,“姑娘把这块玉佩当了,可以抵药材钱了,我的伤还没好,不知可否多留几天?”
我接过玉佩,观察成色掂量下价钱,欢喜道,“没问题,想留多久留多久。”
.谢长行伤好了还没离开。
我催促他,他好看的眉微微上挑,嘴角弯起一抹笑,眼中却满是嘲讽“父母亲人俱亡,无家可归。”
他大概在撒谎,我想。
如今天下大乱,反贼占据了京都,逊帝带领王公贵族一路南逃,谢长行或许就是其中之一。
留下了谢长行,理论上来说他要为我分担杂务,砍柴挑水、洗衣煮饭总归是他要做的。
可他什么都不会,吃的还多。
谢长行灵活地夹走了最后一片肉,我的筷子落了空。
我恋恋不舍望着,他眉梢轻扬,给我夹了片咸菜。
我愤然道“谢长行,像你这样懒散的小郎君,在我们这里是娶不到媳妇的。”
他毫不客气,“像你这样蛮横的小姑娘,在我们那里也是嫁不出去的。”
我去山里采药时,谢长行会去砍柴。
采完药,我坐在山坡上看落日黄昏,谢长行不知为何也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
谢长行长得好看,自从他赖在我家后,十里八乡的小姑娘都喜欢找我看病,直接有效带动了我的收入。
他坐的端正,是贵族门庭培养出的优雅规矩,实在难以置信,一个在我面前肆无忌惮抢肉吃的人,突然这么规矩。
他突然回头,眼里似有风月万千,在昏暗光色中,依然缱绻得叫人心荡神驰。
气氛不太对,我拍了拍裙摆站起来,装模作样咳嗽几声。
他抬起头来看我,目光相接时,他冲我微微一笑,然后我一脚滑摔下了山坡……谢长行难以置信,他跑下来,一把捞起我,“你怎么这都能摔?”
还不是因为你!
没事笑什么笑!
我恶狠狠道“老娘就摔了你能怎样!”
摔下山坡后我的脚扭了,是谢长行把我背回去的。
夕阳正好,落日熔金。
他轻轻笑起来“阿沐,我很开心。”
.卢宰辅来找我,不是为了太子妃。
他来告诉我,跪冰湖是谢长行的主意,谢长行怀疑我的孩子不是他的。
我不敢置信,去找谢长行对质。
承平殿是东宫最高的地方,我已经很久没有踏足了。
殿中昏暗,只点了一盏烛火,映出谢长行疲惫的神色。
“为什么?”
我声音颤抖。
他抬起头,眼底一片乌青,似乎几宿没合眼。
“阿沐,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孩子……”“住口,”我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不要他!”
谢长行脸色一变,拂了一桌子的奏折,疾步走下玉阶,厉声道,“江淮之战,宁州城被围,顾容前去支援解围,你曾与他共处三天三夜。”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你怀疑我……”他凑近环住我,下巴抵住我的鬓角,软下声调,“阿沐,我们会有其他孩子的。”
我用力挣脱开“不会再有了——”谢长行气红了眼,粗暴地把我抱起,他把我丢在寝殿的床上,扯开了我的衣带。
我呜咽一声,他慢慢停下动作,擦去我眼角的泪水。
他把我箍进怀里,摸着我的头发,气息吐在我的耳畔,“阿沐,你不可以走。”
.顾容是朝中的一位将军,对我有救命之恩。
当初反贼占据京都,天子南逃,谢长行被他的太子哥哥设计,身受重伤,被我所救。
叛乱还没平定,太子就死在了反贼手里,影卫找到了谢长行,带着我和他一起走了。
江淮一战凶险异常,反贼背靠长江天险,易守难攻。
我处在后方的宁州城,天天为谢长行担心。
谁知叛军竟然偷袭宁州城,宁州城只有老弱病残的伤兵,如何顶的住。
那一夜炮火连天,街巷中厮杀流血,烈烈火海里残尸遍地。
羽箭撕破风声穿过我的身侧,几十只长矛对准我的胸口和喉咙。
我以为我要死了。
却听见了兵戈清鸣,面前的兵士被齐刷刷削了脑袋。
有人从漫天烽火中策马而来,披玄甲,执长刀,却是少年模样,隽秀的侧脸模糊在火光中,眼睛明亮的好似刀刃。
他策马从我身旁跑过,探身一捞,把我拽上了马,紧箍住我的腰。
“阿沐姑娘没事吧。”
他笑起来,嘴角扬起的弧度锐利。
求个赞,宝子们,我一定把键盘敲出火(ಥ_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