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资讯›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沈应星沈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沈应星沈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

小尘

沈应星 沈恪 现代言情

小编推荐小说《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主角沈应星沈恪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有被拐卖到这种地方。
就好像十四岁那年,他买到糖炒栗子,平平安安地回了家,还坐在桌边,一颗颗剥好递过来。
“吃完早点睡,明天就是运动会了,看哥哥再多拿几个第一名的奖状给你。”
可睁开眼。
手背贴着冰冷枪械。
眼前的人是沈恪。
第二天一早,沈恪就走了。
他和刀疤脸的合作很顺利,目前已经有两批新型毒品通过新旧两条路线运入国内,加起来有上百公斤。
除此之外,还有一批正处在生育年龄的女人,也被陆陆续续地,秘密带入境内。
贩卖人口和毒品,这种事在他言谈间,仿佛不过一桩稀松平常的普通生意。
而岑露,很长一段时间没再来找过我。
只是每次遇到,总是用那种愤恨的眼神瞪我。
我多少能猜到,她告了状,沈恪专门回来一趟,却没把我怎么样,她心里的不满应该已经到达了顶峰。
那天下午,我在花园里画画,不小心弄掉沈恪送我的耳环。
天黑后,我摸到空荡荡的耳垂,转身去院子里找。
却撞见岑露在地下室旁边打电话。
大概是因为别墅这边还有沈恪的人,她把嗓音压得很低:“不行,我要四成。”
“开什么玩笑?
你明明知道沈恪手段有多恐怖,留在他身边要冒多大风险……谁!”
她猛然抬起头,目光锐利地扫视一圈,警惕地挂了电话。
我藏在一二楼之间的天台上,一动不动,猛然意识到什么,便一点点往回爬,从窗口翻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卧室。
刚在被子里躺好,岑露就开门走了进来。
她盯着我冷笑一声,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去了。
几天后,沈恪又回来了一趟。
到他面前,岑露又摆出了那副柔弱易碎的样子。
只是吃完饭,她忽然对着我发难了。
“阿恪……”她咬了咬嘴唇,盯着我看,“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她有可能是别人安插在你身边的卧底吗?”
沈恪抬了抬眼皮:“嗯?”
“前两天我出门买花,正好撞见她在给一个男人递信,厚厚的一叠。”
岑露泪眼朦胧,“刚才你说,你和阿瓦尔第三次把货运出去的时候,遇到了问题,我想……可能有内鬼。”
阿瓦尔就是刀疤脸的名字。
沈恪的目光转向我,手也扣在了腰间的枪套上:“是吗,穗穗?”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眉骨微高,专注盯着人看时,深邃得像是夜空寒星,好像能看穿一切谎言。
我愣愣地看了他手里的枪几秒,忽然笑了。
“是,我的确给了人厚厚一叠纸。”
我轻轻说,“是画。
我画了一些你,想让人把它们裱起来,送给你。”
“胡说八道!”
岑露尖叫一声,于是我又看向了她,“出卖你的人,是她,我听到她在和人打电话,说留在你身边很危险。”
“胡说!
胡说!
你在挑拨!”
眼看沈恪唇边的弧度越来越深,眼神却越来越冷,那很明显是危险的讯号,于是岑露尖声叫着,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动作间,她指间有雪亮的刀光闪过。
“你以为说这种假话有用吗?
你知不知道我和他认识了好多年,当初我说不喜欢他身上的伤疤,他就……”砰的几声巨响。
...

来源:小说问答   主角: 沈应星沈恪   时间:2022-11-15 19:28

《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小说介绍

《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是作者“小尘”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沈应星沈恪,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哥哥失踪后的第十年,我在缅北边境见到了他我试探性地叫他:“哥!”回答我的是他抵在我额头上的枪管他语气漫不经心:“再乱认亲,就送你下去见阎王”...

第9章

有被拐卖到这种地方。
就好像十四岁那年,他买到糖炒栗子,平平安安地回了家,还坐在桌边,一颗颗剥好递过来。
“吃完早点睡,明天就是运动会了,看哥哥再多拿几个第一名的奖状给你。”
可睁开眼。
手背贴着冰冷枪械。
眼前的人是沈恪。
第二天一早,沈恪就走了。
他和刀疤脸的合作很顺利,目前已经有两批新型毒品通过新旧两条路线运入国内,加起来有上百公斤。
除此之外,还有一批正处在生育年龄的女人,也被陆陆续续地,秘密带入境内。
贩卖人口和毒品,这种事在他言谈间,仿佛不过一桩稀松平常的普通生意。
而岑露,很长一段时间没再来找过我。
只是每次遇到,总是用那种愤恨的眼神瞪我。
我多少能猜到,她告了状,沈恪专门回来一趟,却没把我怎么样,她心里的不满应该已经到达了顶峰。
那天下午,我在花园里画画,不小心弄掉沈恪送我的耳环。
天黑后,我摸到空荡荡的耳垂,转身去院子里找。
却撞见岑露在地下室旁边打电话。
大概是因为别墅这边还有沈恪的人,她把嗓音压得很低“不行,我要四成。”
“开什么玩笑?
你明明知道沈恪手段有多恐怖,留在他身边要冒多大风险……谁!”
她猛然抬起头,目光锐利地扫视一圈,警惕地挂了电话。
我藏在一二楼之间的天台上,一动不动,猛然意识到什么,便一点点往回爬,从窗口翻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卧室。
刚在被子里躺好,岑露就开门走了进来。
她盯着我冷笑一声,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去了。
几天后,沈恪又回来了一趟。
到他面前,岑露又摆出了那副柔弱易碎的样子。
只是吃完饭,她忽然对着我发难了。
“阿恪……”她咬了咬嘴唇,盯着我看,“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她有可能是别人安插在你身边的卧底吗?”
沈恪抬了抬眼皮“嗯?”
“前两天我出门买花,正好撞见她在给一个男人递信,厚厚的一叠。”
岑露泪眼朦胧,“刚才你说,你和阿瓦尔第三次把货运出去的时候,遇到了问题,我想……可能有内鬼。”
阿瓦尔就是刀疤脸的名字。
沈恪的目光转向我,手也扣在了腰间的枪套上“是吗,穗穗?”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眉骨微高,专注盯着人看时,深邃得像是夜空寒星,好像能看穿一切谎言。
我愣愣地看了他手里的枪几秒,忽然笑了。
“是,我的确给了人厚厚一叠纸。”
我轻轻说,“是画。
我画了一些你,想让人把它们裱起来,送给你。”
“胡说八道!”
岑露尖叫一声,于是我又看向了她,“出卖你的人,是她,我听到她在和人打电话,说留在你身边很危险。”
“胡说!
胡说!
你在挑拨!”
眼看沈恪唇边的弧度越来越深,眼神却越来越冷,那很明显是危险的讯号,于是岑露尖声叫着,猛地朝我扑了过来。
动作间,她指间有雪亮的刀光闪过。
“你以为说这种假话有用吗?
你知不知道我和他认识了好多年,当初我说不喜欢他身上的伤疤,他就……”砰的几声巨响。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