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资讯›(何彦婉玥)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全章节在线阅读_(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何彦婉玥)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全章节在线阅读_(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

沧海明月

何彦 婉玥 现代言情

小说叫做《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是作者沧海明月的小说,主角为何彦婉玥。本书精彩片段:彦、和她,朋友圈的重合率很高。
众所周知,我和何彦是一对。
她现在插手进来,就是第*三*者。
突然之间,我也回味过来。
那天晚上,何彦要和我分手,就是担心雍丽被人说三道四,所以,他用分手做幌子?
一边提议和我分手,一边又享受着我跪舔他的“爱情”?
“何先生,合格的前男友,应该像是死人一样,麻烦你不要打扰我喝酒。”
想明白之后,我谈不上太伤心。
或者说,这五年时间,他已经太多次让我伤心了,导致我现在已经很麻木。
我闺蜜真是神助攻,她说,她正准备把她表哥介绍给我,让何彦不要再骚扰我。
我发现,何彦的眸子里面带着难掩的怒气,已出于暴怒的边缘。
“婉玥,我再说一遍,立刻、马上离开,否则,我再也不会见你。”
何彦冷着脸,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这话,似乎有些耳熟?
对,我当时刚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让我收拾不要的旧衣服捐出去,有一条领带破了,我就和旧衣服一起捐了出去。
他发现之后,暴跳如雷,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领带找回来。
当时,他就对我说过,如果我不能把领带找回来,他就再也不会见我。
我那时候,就像做错事的小孩,惴惴不安。
我通过各种途径,准备追回那批捐赠的衣服……由于已经过去了十多天,领带终究没有找回来。
我天天腆着脸,对他小心的认错、赔不是,侍候着他的冷遇。
那段时间,我变得很是敏感,睡眠也很浅,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惊醒,常常莫名的心悸。
我每天都仔细的斟酌他的每一句话,观颜察色,分析他的情绪。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家庭冷暴力。
但我知道,半个月的时间,我一下子瘦了十来斤,天天都顶着熊猫眼,最后,我终于没有扛住,去医院躺了一星期,才算恢复。
在医院的时候,他抱着我,对我说,他错了,他不应该这么对我。
那条领带是雍丽送他的,他只是想要留着做纪念。
他还承诺,以后,他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了。
可笑的是,今天,为着体现他对雍丽的爱,他再次对我说了这句话。
而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无喜无悲!
爱——是感情的累积付出,不是让一个人变得如此卑微、卑贱,我想,在这一段感情里,我是错的。
“何先生,我也再说一遍,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笑笑,端着闺蜜递过来的酒,冲着他举杯,又道,“我已经把你送我的礼物全部收拾好,放在你房间,并且给你留言。”
“也请你抽空,把我送你的礼物,打点出来,还给我?”
说到这里,我故意看了一眼雍丽挂在脖子上的升龙团佩。
何彦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徐婉玥,你别后悔。”
我笑得云淡风轻,果然,一旦放手,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所有的言辞,似乎都没法子再让我的心为着他悸动。
淡然的看着他转身走到雍丽身边,我没有再理会,和闺蜜喝酒聊天。
闺蜜问我,卖了影视版权,要拍剧了,可有理想的男主角人选?
我笑着摇头,我一个苦哈哈的写手,哪里有权利瞎点男主角?
不知不觉,我们俩的酒都有点多,闺蜜给她一个远房表哥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
“别麻烦你表哥了,我们走回去,没几步路。”
我笑着说道。
闺蜜不同意,她还在电话里开玩笑,让他表哥带花过来,说是要把我介绍给他。
我也没在意。
但是,当闺蜜的远房表哥带着玫瑰花,向着我们走来的时候,我惊呆了。
周穆?
我认识他……哦,不对,我不认识他,我只是曾经见过他的照片,在雍丽的朋友圈。
为着他,雍丽放弃学业,追去了国外。
点击下方链接,进入盐选专栏爽看全文哦!
...

来源:小说问答   主角: 何彦婉玥   时间:2022-11-15 20:05

《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第一百次从他嘴里说出分手的时候》,这是“沧海明月”写的,人物何彦婉玥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那天晚上,何彦要和我分手,就是担心雍丽被人说三道四,所以,他用分手做幌子?一边提议和我分手,一边又享受着我跪舔他的“爱情”?“何先生,合格的前男友…

第5章

彦、和她,朋友圈的重合率很高。
众所周知,我和何彦是一对。
她现在插手进来,就是第*三*者。
突然之间,我也回味过来。
那天晚上,何彦要和我分手,就是担心雍丽被人说三道四,所以,他用分手做幌子?
一边提议和我分手,一边又享受着我跪舔他的“爱情”?
“何先生,合格的前男友,应该像是死人一样,麻烦你不要打扰我喝酒。”
想明白之后,我谈不上太伤心。
或者说,这五年时间,他已经太多次让我伤心了,导致我现在已经很麻木。
我闺蜜真是神助攻,她说,她正准备把她表哥介绍给我,让何彦不要再骚扰我。
我发现,何彦的眸子里面带着难掩的怒气,已出于暴怒的边缘。
“婉玥,我再说一遍,立刻、马上离开,否则,我再也不会见你。”
何彦冷着脸,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这话,似乎有些耳熟?
对,我当时刚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让我收拾不要的旧衣服捐出去,有一条领带破了,我就和旧衣服一起捐了出去。
他发现之后,暴跳如雷,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领带找回来。
当时,他就对我说过,如果我不能把领带找回来,他就再也不会见我。
我那时候,就像做错事的小孩,惴惴不安。
我通过各种途径,准备追回那批捐赠的衣服……由于已经过去了十多天,领带终究没有找回来。
我天天腆着脸,对他小心的认错、赔不是,侍候着他的冷遇。
那段时间,我变得很是敏感,睡眠也很浅,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惊醒,常常莫名的心悸。
我每天都仔细的斟酌他的每一句话,观颜察色,分析他的情绪。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家庭冷暴力。
但我知道,半个月的时间,我一下子瘦了十来斤,天天都顶着熊猫眼,最后,我终于没有扛住,去医院躺了一星期,才算恢复。
在医院的时候,他抱着我,对我说,他错了,他不应该这么对我。
那条领带是雍丽送他的,他只是想要留着做纪念。
他还承诺,以后,他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了。
可笑的是,今天,为着体现他对雍丽的爱,他再次对我说了这句话。
而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无喜无悲!
爱——是感情的累积付出,不是让一个人变得如此卑微、卑贱,我想,在这一段感情里,我是错的。
“何先生,我也再说一遍,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笑笑,端着闺蜜递过来的酒,冲着他举杯,又道,“我已经把你送我的礼物全部收拾好,放在你房间,并且给你留言。”
“也请你抽空,把我送你的礼物,打点出来,还给我?”
说到这里,我故意看了一眼雍丽挂在脖子上的升龙团佩。
何彦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徐婉玥,你别后悔。”
我笑得云淡风轻,果然,一旦放手,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所有的言辞,似乎都没法子再让我的心为着他悸动。
淡然的看着他转身走到雍丽身边,我没有再理会,和闺蜜喝酒聊天。
闺蜜问我,卖了影视版权,要拍剧了,可有理想的男主角人选?
我笑着摇头,我一个苦哈哈的写手,哪里有权利瞎点男主角?
不知不觉,我们俩的酒都有点多,闺蜜给她一个远房表哥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
“别麻烦你表哥了,我们走回去,没几步路。”
我笑着说道。
闺蜜不同意,她还在电话里开玩笑,让他表哥带花过来,说是要把我介绍给他。
我也没在意。
但是,当闺蜜的远房表哥带着玫瑰花,向着我们走来的时候,我惊呆了。
周穆?
我认识他……哦,不对,我不认识他,我只是曾经见过他的照片,在雍丽的朋友圈。
为着他,雍丽放弃学业,追去了国外。
点击下方链接,进入盐选专栏爽看全文哦!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