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资讯›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林奈舒白)全集阅读_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最新章节阅读

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林奈舒白)全集阅读_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最新章节阅读

《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

小尘

林奈 现代言情 舒白

{分类}小说《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是大神“小尘”的代表作,林奈舒白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很斯文的男孩子,但总是被人骂娘娘腔。
有人往他水杯里倒粉笔灰,往他抽屉里倒垃圾,将墨水甩到他干净的校服上。
余晨对此逆来顺受,一点都不敢反抗。
懦弱至极。
这是我给他的评价。
对于这样的人我更加没兴趣结交。
所以一个星期下来也说不上几句话。
放学后。
路上人影稀疏。
巷子里一群吊儿郎当的小流氓在打劫。
“小子,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赶紧的,好好配合,不然小心你的皮。”
“直接搜身好了,看他这穷酸样也不像有钱的。”
秉承着不多管闲事的优良品德,我目不斜视地走过。
这时,有人开口了。
声音清冽又性感,太有辨识度。
他素白的手往我这个方向轻轻一指,“呐,我的钱都在女朋友那儿。”
数道炙热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我。
我:“……”真是作孽。
当最后一个钢镚儿都被人拿走后,那些小混混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舒白斜靠在墙壁上。
他浅浅叼着烟蒂,在缥缈的烟雾中睨过眉眼,与我对视,全然不复在校内时那纯良温柔的模样。
他语气带着点不正经的慵懒,重复喊着我的名字。
我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有你。”
“滚。”
“我不。”
我不耐烦,“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这么闲。”
舒家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徐燕霜可不是个善茬儿,她只有舒恩宇这一个儿子,绝不会允许有人威胁他的地位。
他面无表情,低声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0第二天上学,总感觉氛围怪怪的。
跑完课间操以后,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就要喝。
余晨忽然低声说:“别喝。”
我顿了顿,拧开全部盖子。
里面装的哪是热水,分明是漆黑的汁水,表面还漂浮着粉笔灰和浓痰,恶心至极。
“谁做的?”
我问。
他低头,不敢说。
我环顾四周,众人神色各异,不乏幸灾乐祸之人。
“谁干的?”
我站起身,再次冷冷开口。
教室里安静如鸡,无人应答。
我没有耐心了,“是要我告诉老师吗?”
也许是平时表现得太过没存在感,他们以为我会像余晨忍气吞声。
我看见前排几个女孩子目光瞥向宋涟漪。
“你干的,是吗?”
我走过去,直截了当。
她笑了笑,“林同学,怎么了?
同学之间开个玩笑罢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
“就是,真小气。”
“这么小点事至于告老师吗?”
“怎样算欺凌?”
“十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欺凌,一百个人欺负一个人也是。”
“那么一万个人呢?”
“是正义啊。”
大家都愿意盲从,好像世界上最安全的事就是让自己消失在“多数”之中。
他们似乎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那一方,无论对错。
宋涟漪得意地笑了,挑衅地朝我挑眉,仿佛在说:“看啊,所有人都站在我这一边。”
我歪头,也笑了。
手微微倾斜,将杯子里的液体兜头淋了下去。
她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散发着异味的汁水,其中还有浓稠的液体挂在头发上,要掉不掉。
这一幕太过恶心,周遭的人都默默离远了一些。
她直接僵在原地,不敢置信地大叫:“林奈!
你疯了吗!”
“怎么了?
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你怎么这般小气?”
上课铃响了。
任课老师走进来,见此情景,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老师,我不知道怎么惹到林奈同学了,她要这么对我。”
宋涟漪哭得梨花带雨。
如果忽略掉乌漆麻黑的面容,确实惹人怜爱。
老师把教案往讲台一拍,勒令我给她道歉。
“老师,是她先挑事在先,往我水杯里吐口水、倒粉笔灰的。”
我淡淡地陈述事实。
“还顶嘴,你难道就没错吗?
一个巴掌拍不响……”话音未落。
我反手就给了宋涟漪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室。
“老师,你看,这不挺响的吗?”
...

来源:小说问答   主角: 林奈舒白   时间:2022-11-15 20:37

《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是作者“小尘”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林奈舒白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和继母带来的哥哥初次见面,他俯身亲昵地摸我头发耳畔是他低沉阴冷的声音:“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我眨眨眼,无辜地昂头,软糯糯开口:“好的呢,哥哥”好凶哦我好喜欢…

第8章

很斯文的男孩子,但总是被人骂娘娘腔。
有人往他水杯里倒粉笔灰,往他抽屉里倒垃圾,将墨水甩到他干净的校服上。
余晨对此逆来顺受,一点都不敢反抗。
懦弱至极。
这是我给他的评价。
对于这样的人我更加没兴趣结交。
所以一个星期下来也说不上几句话。
放学后。
路上人影稀疏。
巷子里一群吊儿郎当的小流氓在打劫。
“小子,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赶紧的,好好配合,不然小心你的皮。”
“直接搜身好了,看他这穷酸样也不像有钱的。”
秉承着不多管闲事的优良品德,我目不斜视地走过。
这时,有人开口了。
声音清冽又性感,太有辨识度。
他素白的手往我这个方向轻轻一指,“呐,我的钱都在女朋友那儿。”
数道炙热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我。
我“……”真是作孽。
当最后一个钢镚儿都被人拿走后,那些小混混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舒白斜靠在墙壁上。
他浅浅叼着烟蒂,在缥缈的烟雾中睨过眉眼,与我对视,全然不复在校内时那纯良温柔的模样。
他语气带着点不正经的慵懒,重复喊着我的名字。
我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有你。”
“滚。”
“我不。”
我不耐烦,“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这么闲。”
舒家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徐燕霜可不是个善茬儿,她只有舒恩宇这一个儿子,绝不会允许有人威胁他的地位。
他面无表情,低声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0第二天上学,总感觉氛围怪怪的。
跑完课间操以后,我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就要喝。
余晨忽然低声说“别喝。”
我顿了顿,拧开全部盖子。
里面装的哪是热水,分明是漆黑的汁水,表面还漂浮着粉笔灰和浓痰,恶心至极。
“谁做的?”
我问。
他低头,不敢说。
我环顾四周,众人神色各异,不乏幸灾乐祸之人。
“谁干的?”
我站起身,再次冷冷开口。
教室里安静如鸡,无人应答。
我没有耐心了,“是要我告诉老师吗?”
也许是平时表现得太过没存在感,他们以为我会像余晨忍气吞声。
我看见前排几个女孩子目光瞥向宋涟漪。
“你干的,是吗?”
我走过去,直截了当。
她笑了笑,“林同学,怎么了?
同学之间开个玩笑罢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
“就是,真小气。”
“这么小点事至于告老师吗?”
“怎样算欺凌?”
“十个人欺负一个人算欺凌,一百个人欺负一个人也是。”
“那么一万个人呢?”
“是正义啊。”
大家都愿意盲从,好像世界上最安全的事就是让自己消失在“多数”之中。
他们似乎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那一方,无论对错。
宋涟漪得意地笑了,挑衅地朝我挑眉,仿佛在说“看啊,所有人都站在我这一边。”
我歪头,也笑了。
手微微倾斜,将杯子里的液体兜头淋了下去。
她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散发着异味的汁水,其中还有浓稠的液体挂在头发上,要掉不掉。
这一幕太过恶心,周遭的人都默默离远了一些。
她直接僵在原地,不敢置信地大叫“林奈!
你疯了吗!”
“怎么了?
不过开个玩笑罢了,你怎么这般小气?”
上课铃响了。
任课老师走进来,见此情景,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老师,我不知道怎么惹到林奈同学了,她要这么对我。”
宋涟漪哭得梨花带雨。
如果忽略掉乌漆麻黑的面容,确实惹人怜爱。
老师把教案往讲台一拍,勒令我给她道歉。
“老师,是她先挑事在先,往我水杯里吐口水、倒粉笔灰的。”
我淡淡地陈述事实。
“还顶嘴,你难道就没错吗?
一个巴掌拍不响……”话音未落。
我反手就给了宋涟漪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教室。
“老师,你看,这不挺响的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