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缚春情

>

缚春情

任欢游 著

古代言情 宋挽 江晏

《缚春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任欢游”。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江行简走进宋挽房间,见她正提笔书写,猜她是给宋蓝安和宋扶去信。他未言语,一人打量起房间来。按说宋挽本该住澜庭主院,大约是不想挪动他的“遗物”,嫁过来后便一直住在了主院东边的拢香斋。如今这里空空荡荡,除了整面墙的书籍再无其他,唯一显得有些志趣的,便是窗上放着的一排生肖木雕...

来源:fqxs   主角: 宋挽江晏   更新: 2023-01-15 20: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缚春情》是作者“任欢游”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宋挽江晏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城阳侯府乃世袭爵位,江行简本该是最后一代,但怎奈他同父亲边关遇难,当今圣上不忍江家得此遭遇,便降隆恩让侯府再袭一代可城阳侯府只有江行简一个嫡出,余下虽还有几个庶子但江行简同侯爷去世之时,几个庶子尚未成气候,这爵位便保留下来未曾定下袭爵人选如今江行简回来,怕是可直接袭爵成为上京新贵这般喜事本是要进宫谢恩以及知会宋府,但圣上同后宫嫔妃,以及宋挽父兄共去了避暑山庄,是以这入宫一事便先耽搁了下来江......

第2章 钗裙

城阳侯府乃世袭爵位,江行简本该是最后一代,但怎奈他同父亲边关遇难,当今圣上不忍江家得此遭遇,便降隆恩让侯府再袭一代。

可城阳侯府只有江行简一个嫡出,余下虽还有几个庶子但江行简同侯爷去世之时,几个庶子尚未成气候,这爵位便保留下来未曾定下袭爵人选。

如今江行简回来,怕是可直接袭爵成为上京新贵。

这般喜事本是要进宫谢恩以及知会宋府,但圣上同后宫嫔妃,以及宋挽父兄共去了避暑山庄,是以这入宫一事便先耽搁了下来。

江行简走进宋挽房间,见她正提笔书写,猜她是给宋蓝安和宋扶去信。

他未言语,一人打量起房间来。

按说宋挽本该住澜庭主院,大约是不想挪动他的“遗物,嫁过来后便一直住在了主院东边的拢香斋。如今这里空空荡荡,除了整面墙的书籍再无其他,唯一显得有些志趣的,便是窗上放着的一排生肖木雕。

江行简微微挑眉。

他上前执起一个把玩,只见那木雕刻法生疏,粗制痕迹依稀可见。但许是经常被人放在手中摩挲的关系,上头的刻痕变得圆润且富有光泽,他心中一动,转头去看宋挽,果然见她耳尖微红,仿似染了一层绯色。

江行简垂眸,片刻后又将木雕放回原位。

“你竟然还留着。

宋挽闻言面颊更烫,却未发一言。

不知怎的,见她如此,江行简忽然升起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只是千头万绪在心头翻腾,脱口而出的时候,唯化作一句淡淡的我不知你会嫁过来。

宋挽有些恍惚,好半晌才垂眸道“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江宋两府为世交,两家婚事又是你我未出生便定下的,无论为了宋府声誉亦或女子清名,我都只有一条路可走。

她抬起头看着江行简,丢下一句你不该不知便继续写信去了。江行简回京于两府来说都是大事,她必须给父兄去信。

三两笔写完,宋挽将信笺封好,交给身边丫鬟送了出去。

江行简还在屋中,二人也不知能说些什么,场面一时冷了下来。

好在门外跑进来一只皮毛油滑且身骨硕大的肥猫,宋挽见到它才堪堪露出个笑容。那笑容仿如冬雪消融,衬得整个拢香斋都亮堂起来。

那大肥猫喵呜喵呜叫着,拱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宋挽怀里蹭,宋挽招来身边丫鬟让她们拿了肉羹来。

“再吃些。

“喵呜……

大肥猫吃完直接翻了个身露出一片白白肚皮给宋挽抚摸,若摸得不舒服还要抗议似的喊上几声。

江行简正看得有意思,就见蘅芜挽了珠帘进来。

“大爷,林姑娘求见。

宋挽摸着猫的手一顿,江行简拧着眉走了出去。

林葭玥站在门外有些好奇的往屋内看,只是她面前有两个颇有年纪的婆子,还有个十来岁扎着丫鬟髻的小姑娘盯着,她一时不好意思只能撇撇嘴扭过头去。

江行简出来的时候,就见她百无聊赖的捏着指头,很是不耐的模样。

“行简哥哥。

见到江行简,林葭玥笑了起来“侯府果然奢豪,不愧是贵族,只是为什么你娘亲喊你易儿,而你却告诉我你叫行简?该不会是假名字吧?

“江易是名,行简是我的表字。

江行简见她满眼笑意,语气也柔和起来“你可有什么不习惯?若觉得哪里不方便我让祖母再派两个丫头去你院中。

“不必了,我不习惯有人贴身伺候我。

见对方不讲话,林葭玥眨着眼调侃“真是没想到,你府里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夫人,若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回来了。毕竟我可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真没兴趣插足别人的婚姻,做什么第三者。

江行简不语,似是不知该如何说。

他的反应让林葭玥有些不满,只是她实在喜欢眼前这个长相帅气,举止又极其有风度的男人,一时也不忍把话说得太过。

“呐,我只问你以前你同我说过的话,做过的约定还算不算数?

江行简点头“自然。

他那时真不知宋府会履行这段婚约,尤其在他查出父亲同自己遇难的真相后。

江行简垂眸沉思,林葭玥却道“你这样说便好,也不枉费我千里迢迢跟你来到上京。

她看着江行简,似是亲昵似是不小心的轻轻碰了下他的手“其实我找你是有点事啦。

“方才江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来给我送衣物首饰,让我今晚同你一起赴宴,只是送来的衣物都太过花俏,不是翠绿便是大红的,我实在不想穿,你可不可以帮我另外找一条裙子?

“我让人通知绣房给你做一套。

林葭玥咬着唇“只半日时间哪里来得及?我看你夫人穿的一身就很是素淡,你就不能找她借条裙子给我?

江行简不悦皱起眉头。

他祖母根本不可能给她送红色衣饰,林葭玥这点小心思他并非看不懂。

“行简哥哥?

小姑娘抿着唇,一张脸有些涨红,想到她无父无母只身一人,江行简心软下来。

“我知道了。

他说完便又返回了拢香斋。

宋挽手中正拿着个颜色鲜艳的布球逗弄猫儿,她的丫鬟蘅芜站在珠帘前,见江行简返回很是不屑地朝着自己的姐姐蘅芷努了努嘴。

蘅芷瞪她一眼,走到宋挽面前将那胖猫抱走。

猫儿离开,宋挽面上便有些淡淡的。

江行简道“葭玥想同你借件衣裙,不知可方便?

“既林姑娘想借为何不自己开口?

宋挽的乳母赵嬷嬷站在一旁,见自家小姐态度冷淡,忙笑着打圆场“姑爷回府本是天大的喜事,但今日之前夫人还是孀居身份,这衣柜中尽是素服又如何给府中贵客穿?若真拿了去才是怠慢了人家。

“若那位姑娘不嫌弃,蘅芜蘅芷那边还有府里新作的衣裙,不若老奴拿来给您瞧瞧?

江行简看着面色冷淡的宋挽,心中莫名不快“素服亦无碍,下人的衣物给葭玥穿终归不妥。

《缚春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