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梁晓南 著

周严 梁晓南 武侠修真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它的作者是“梁晓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不是鱼?“你在这里干什么?”梁金宝皱眉,大喝一声。梁晓南蹲在水潭边,继续洗野菜,漫不经心地说:“洗菜啊!”昨天那种分家,队长拿了张心怡一盒烟就心偏得没边,不是什么好人。“水潭里的鱼呢?”一起来的二愣子恼火极了,鱼没看到,看到这个倒霉鬼。“你自己没长眼睛吗?”二愣子是张心怡的走狗,以前总是欺负梁晓北,...

来源:ywqd   主角: 梁晓南周严   更新: 2023-01-16 15: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梁晓南”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武侠修真,梁晓南周严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周严看见梁晓南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顿时欢呼雀跃,有一时间他甚至懊丧为什么要答应外公外婆去和什么梁晓南相亲他知道离她太近会影响她的名声,所以脚底没有动,站在梁晓北的旁边待她靠近,周严只笑着看着她“咦,你怎么在这里?”梁晓南很意外,她对周严的印象不差,尤其前些天他还骑车带她回来“我从山上下来,看到你弟弟在这里喂鱼,就过来看看”周严笑着说,“你怎么想起来养鱼了?”......

第三十三章 母狼重伤

梁晓南提着饭菜去鱼塘给梁晓北送饭。月亮很皎洁,远远地看见鱼塘边搭起的庵棚,还有梁晓北和人说话的声音。

白天梁晓南去城里的时候,二牛过来,和梁晓北一起在山脚下砍了不少的木条,支了架子,用稻草编制了两张大草席,上面又蒙上塑料布,在鱼塘边上搭了一个很大的屋脊形庵棚。

一边门封住,朝向鱼塘那边的门留着,挂了一个草帘子,里面放了一张床,还放了一些鱼料、生活用品。

梁晓南到庵棚时,他正在和二牛说话。

“二牛哥,晚饭吃了没有?梁晓南给梁晓北带去了两个馒头,半碗切好的烧牛肉,夹了一些豆角,还提了一罐面汤。

“我吃过饭来的,我妈不叫我去打扰梁奶奶,吃完饭直接过来了。

大牛二牛智商有点问题,现在一个23岁,一个20岁,说个媳妇很困难,萧铁柱和赵氏人缘很好的两个人,就因为俩儿子有点抬不起头。

小云镇上的赵婆子一直在说服萧铁柱和赵氏,想拿萧红玉换亲,这几年,小云镇这边换亲还是比较流行的,有的两家对换,有的三家互换。

但是萧铁柱不想委屈萧红玉,宁愿大牛二牛打光棍也不肯搭上萧红玉一辈子,除非对方的男人很出色。

这怎么可能呢!男人要是出色,就不至于拿妹妹换媳妇了。

二牛闻着喷香的烧牛肉和馒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晓北的菜碗,一直咽口水。

梁晓北说“二牛哥,你也吃一点吧。

二牛摇头“我妈说不能随便吃你们的东西。

“你吃一点,我不会告诉大爷大娘。

梁晓南没有说让二牛吃,晓北正长身体,这些饭菜都给二牛也不够他塞牙缝的,晓北就要饿肚子了。

“二牛哥,现在鱼还没长成,等鱼长大一点你再来看鱼塘。

“我妈说有人使坏,叫我晚上睡这里,谁都不能靠近。

他们几个说着话,就听见山里“啪、“啪,几声枪响,“呜~一声幽咽的狼嚎。

梁晓南猛地一下站起来“有人打狼?

梁晓北说“我听梁串子说,狼记仇,前几天他们打过狼,怕狼会来报复。梁金宝和镇上找了几个打猎的好手,在山上找了好几天了。

梁晓南前几天见到有人打猎,但是一直以为云山是连绵的深山,成年野兽天生能预知危险,猎人想在深山里找到狼也不容易。

怎么会有连续的枪声?

她吃惊的当儿,又听见好几声枪响。

二牛高兴地说“晓南,村里要是把狼打死了,以后我在这里睡就不害怕了。

梁晓南没说话,她现在心跳得厉害,她担心是不是狼团子或者它妈被打了。

60年代打猎不算违法,甚至大家打到大型野兽还会得到表彰,但是狼团子的妈妈现在对于梁晓南来说,有恩!

前些天要不是母狼,她的鱼塘铁定毁了。

过了不多久,山上下来几个人,举着火把,正是那几个猎狼的人,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议论。

“要不是晚上看不清楚,我肯定一枪打死它了。

“它跑不远,明天一早我们过来,顺着血迹追。

他们不敢在山里多转,万一遇见狼群这几根猎枪不顶用,天黑了就赶紧下山。

梁晓北对那几个猎人喊了一声“大叔,打着狼没?

那些人看看这边的庵棚和鱼塘,就知道是梁晓北,大声说“打中了,但是它负伤逃跑了,天亮再顺着血迹找,跑不了。

听到狼逃了,没有被带回来,梁晓南稍稍松一口气。狼都有灵性,一定会躲得远远的。

梁晓南也没有多待,送完饭就直接回去了,一晚上都在担心狼母子。

睡到凌晨四点多,天有点麻麻亮了,她立即起来,背了篓子,给梁奶奶打了一声招呼就急忙上山。

一路有意识地找狼团子。

走到山上水塘那边,也没有发现狼团子和母狼,夏天杂草和灌木茂盛,葱茏的枝叶干扰,她也看不出狼的血迹。

在水塘山坡上,她的桑树苗又长大了很多,原先的半尺高的小叶苗,现在都到她膝盖那么高了,也开始抽出枝条,叶子又大又肥嫩。

她依旧拿水桶打了水,滴了灵液先给桑树苗浇水。

当她浇了十多棵树,就听见树丛里轻微的脚步声。

很熟悉。

她抬头看看,什么都没有。

继续浇水,一桶水都浇完,第二桶水拎来,她把灵泉液滴进去时,就看见离她十几米远的狼团子。

毛茸茸的狼团子,不过来,两只小眼睛不转圈地看着她。

“啊,狼团子,你要喝水吗?她拎着水桶向它走去,心里很感动,如果是狼团子的妈妈被猎人打了,它对人类一定产生极大的防御。

可它依旧出来见自己,说明它还是有些信任自己。

梁晓南不想辜负这份信任,她又往它跟前走了几步,它急速后退,低低地“呜~了一声。

“我不会伤害你。梁晓南把手里的水桶往它跟前送了送,甚至拿出来灵泉液,要给它喝。

灵泉液散发的极致甜蜜,空中几只小鸟都叽喳着扑过来,可是小狼看着她手里的灵泉液,没有过来,而是仰起小脑袋,“呜~叫了一声。

转身就跑!

什么意思?怎么跑了?梁晓南把灵泉液收了,跟着小狼往前走,小狼跑得很快,它身体小,灵活地转来转去,她紧紧地跟着,被枝条划破了好几处皮肤。

小狼跑一会儿,就停了脚步,站着等她,看她追来,又往前继续跑。

一直跑到一片浓密的野苘麻丛中,小狼站在边上看着她,梁晓南跟上去,小狼就继续往里钻,梁晓南就看到了在地上躺着的母狼。

母狼受了很严重的枪伤,奄奄一息,原本凶狠的眼睛,此时已经有点散光,头有气无力拖在地上。

狼团子围绕它转了两圈,看着梁晓南,“呜~低低地叫,像个伤心的小孩。

梁晓南慢慢靠近母狼,它尽管已经不能动,但还是掀起唇皮,龇牙“呜~,威严地吼。

其实都不是吼了,听起来很脆弱,就像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又像向梁晓南托孤。

小狼焦急地看着梁晓南,“呜~,求求你,救妈妈!

梁晓南急得冒大汗,她也不会救狼啊,她不是兽医,现在也不能去找人救母狼。

灵泉液,她只发现促进生长的功能,没有试过能不能治疗伤口,万一喝了加速死亡怎么办?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