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皇上c你又实言了

>

皇上c你又实言了

风景的美好 著

古代言情 唯欣龙寒天 战寒浴

小说《皇上c你又实言了》是由“风景的美好”所著。内容概括:”看她一点女子该有的反应都没有,机敏得让他没法,“先去则殿等着,伍德!”不一会李伍德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皇上,有何吩咐,”战寒浴看了他一眼“带刘姑娘去则殿,”听到皇上这话,李伍德诧异的看向皇上,随即立即行礼“是,皇上,刘姑娘请。”唯欣见状随着李伍德走了出去,等人都走了战寒浴坐在龙椅上静莫好一会“暗夜...

来源:fqxs   主角: 唯欣龙寒天战寒浴   更新: 2023-01-16 16: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皇上c你又实言了》是由作者“风景的美好”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哎…唯欣都不知道她这几天究竟叹了多少口气了想起三天前莫名其妙就穿越过来了,还是魂穿,还好她继承了这身体的记忆,记忆中这身体的主人叫刘唯欣她只是一个正九品柳州,柳中城小官的女儿,为何如此低品质的身份也能进入这选秀名单,就是因为新皇登基,全国展开官宦之女进行采选充盈后宫,虽说大量采选但选秀的条件还是很苛刻,经过这几天批下来的秀女来看,选秀筛选必须是要《气质优雅,长相出众,肌肤如雪,才华横溢》等等….方......

第4章 谈判成功

闻言唯欣双手紧握,随即想到在太和殿的片段,冷笑一声“要我帮你的爱人做掩护,你可真会想,

战寒浴懒散般背靠着龙椅,手指敲着龙靠手,目光盯着她“你还真是聪明,朕开始有点欣赏你了,与朕合作,朕毒解了,便放你出宫,或者不合作你想一生都困在这皇宫之中,成为朕的,女人!好好想想

唯欣气狠狠的瞠着他,真是个芝麻心汤圆!够黑的,讲条件还想增一啊!但是若是不答应,这辈子都别想逃出这囚牢了,再说出去了,自己也没武功,在古代也闯不了啊。对哦武功!既然他讲出了条件,那她也出一个,平衡。

战寒浴饶有兴趣看她脸色百变,见她抬头看他,心里好奇她会提出什么要求,“我可以帮你的爱人做掩护,但我也是有条件的,战寒浴点头“你说,

“第一,我的条件很简单,找个最厉害的人教我武功,第二,给我一个妃位,四妃之一,高位才能震住你那些小妾们,第三,在你的后宫必须十足的相信我,而我会保证你的爱人平平安安待在宫中,直至我出宫,说完唯欣走到龙桌前“可以,我们便合作,

“条件没问题,战寒浴好奇的挑眉看向走到龙桌前的女子道“不过朕挺好奇?你为什么要学武功?你的年龄学武⋯

“废话!我知道你身边有厉害的毒医,以他的能力,绝对有办法为我改变骨骼,我帮你做事,你也得给我点好处吧!,我也答应你,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也帮你,要不是她不懂这方面的东西,她也不会提这个要求,以前听说古人有改变骨骼这说法应该是有的吧,要是能跟他那毒医一起讨论骨谱,那自己一定能配好配方,现在就看他怎么回答,听完她的话,战寒浴想想点头,“好,既然谈妥了,便这么定了,

“等下,口头承诺我可不信,写保证书,

闻言战寒浴冷冷的看着她

“朕九五至尊,岂会不守承诺!唯欣手撑着桌面回视着他呲笑“我从不信口头承诺,皇上你也一样,同样我也不喜欢被威胁,再说了立字据对你,对我,都好,不是吗?

战寒浴冷眼凝视她好一会才道“既如此,便如你所愿,砚墨,

闻言唯欣立即上手开始砚台上砚墨,战寒浴见状眯眼,坐正,取出宣纸,拿出毛笔,沾墨看向她,唯欣被他这么一盯立即反应过来“把你的名字写上然后写上,与刘唯欣合作,

“唯欣?看来给你提字之人还真没什么才情,听到他的调侃,唯欣白了他一眼,等他写完

“吾对刘唯欣承诺,一年期间解完毒便放刘唯欣出宫,期间

为吾保护爱人在宫中立足直至平安,笠,吾亦为刘唯欣习武谋划至高手写到高手时战寒浴眼底含笑看了她一眼“期间假装为吾妃,享受荣华富贵,吾亦不会碰刘唯欣分毫⋯,没说完就见他停了笔看她“你若要这么写,那朕便再加一条,合作期间双方不能对吾汝方动情,不得以情要挟听他这话唯欣反应过来“对哦,我给忘了,写上,我敢给你百分百保证我绝对不会爱上你的,放心听她这话,战寒浴心里一阵不爽,拿起笔写下两人加下的话,

“行了就这样,写上,若有违此誓言,终身不得所爱战寒浴听着这几个字眼,心里立即涌上了一阵心慌,“转头看向刘唯欣“改一个,唯欣疑惑的看他“干嘛换啊,是不是觉得这个比天打雷劈还狠啊,,不过看这条件不都挺简单的么,见他不说话,她无奈只能再说一句“那就天打雷劈吧,写完战寒浴按下盖章,唯欣立即拿起来吹气,想让它快点干,战寒浴看她这模样,摇头“你真有办法,一年之内解了朕的毒?

唯欣继续吹着气边说,其实呢,不用一年的,半年就够了,

“那你为何写一年?

唯欣转头看他“当然是为了保险起见啦,

战寒浴疑惑“保险?什么是保险?,

唯欣嘟嘴“呵呵,口误,我的意思是说,为了怕你有突发状况,或者你有事无法来治疗,所以我就延后多出一半的时间,反正你答应我,教我武功的,多留一下也不错,一年后我离开你的皇宫,我就自由了……说到最后唯欣赶忙闭了嘴,暗骂自己,唯欣你真是的,刚跟人谈完合约你就飘了,真是不怕别人抓住你的筹码,威胁呀,真是缺心眼,

“自由⋯战寒浴听到这两个字,脸上满是不屑,对于他这种人来说,从来没有自由这种说法,也不屑。

唯欣见他这不屑的表情,也懒得理他,吹干宣纸,折好放在身上道“既然都谈好了,皇上就安排下,我住哪?战寒浴抬眼看她邪魅一笑“今晚便住在养心殿,

闻言唯欣白了他一眼“行吧,那我现在该干嘛?现在还早吧。看她一点女子该有的反应都没有,机敏得让他没法,“先去则殿等着,伍德!不一会李伍德走了进来,行了一礼“皇上,有何吩咐,

战寒浴看了他一眼“带刘姑娘去则殿,听到皇上这话,李伍德诧异的看向皇上,随即立即行礼“是,皇上,刘姑娘请。

唯欣见状随着李伍德走了出去,等人都走了战寒浴坐在龙椅上静莫好一会“暗夜!话刚出口,立即有两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跪在地上抱拳“主子有何吩咐,

战寒浴冷眼看向殿门口道“去查查这刘唯欣究竟是什么人!

听到他的话,黑衣人立即领命“是!便消失在原地。

唯欣来到则殿,打量着里面的装饰,看着那精致镂空雕花穿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闻着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看着房间放着一张梨花理石大案,案上放置着许多文件,宝砚与数多毛笔悬挂着,四周摆放着汝窑瓷器与玉器,走进卧室,见到了一个几匹野马奔腾的屏风,看到则边有排字,凑近一看(萬馬飞騰)唯欣嘟嘴“这不就马到成功的图案,是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屏风耶,古董耶,有收藏的价值呢,

转而看向屏风后那张沉香木,明黄色柔软的大圆床,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金丝五爪龙,榻上设有温玉抱枕,叠着黄带叠罗衾,则过身见角落边上摆放着一把精致的古琴,上前撩拨几下,坐下依着原身的肌肉记忆弹奏出来,殿外的李伍德听到动静立即上前“哎哟,刘姑娘,这可碰不得,那都是皇上的宝贝,

唯欣见他紧张兮兮的模样,便作罢,起身走到卧踏上坐着,感觉好无聊啊,眼神儿转了转看向李伍德撒娇“李公公,我好无聊呀,有没有什么可消遣的东西?

李伍德了然,“刘姑娘可是要做女红?咱家立即叫人准备,闻言唯欣傻眼,她要的不是这个呀,不过古代女人好像消遣也是这些哦。“不用了,你去跟皇上说,把他那些诊治方案拿过来了,还有,叫他早点过来,闻言李伍德呆愣在原地,等他反应过来,看着她打量好一会,看来他以后得好好伺候这位主了,“是,咱家这就去启禀皇上,刘姑娘稍候,咱家已经命人上些茶点,姑娘慢用,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人走了,没一会,一个宫女拿着茶点上前,看都没看她,眼高于顶般,把茶点大力的放在桌上,那声音大的让唯欣侧目,宫女冷哼一声,唯欣看着她这副贱样,眼睛一眯,这宫女她知道,战寒浴的二等宫女周诺,因为是皇上身边的人,宫女春儿说过,她为人十分的狠毒嚣张,也是宫女排行榜中第七名不敢惹的对象,之前一直没有碰到,没想到她才刚来养心殿便碰上了,唯欣见她那不屑的样子转身便要走,

出声阻拦“站往!,我有让你走了吗?

周诺转身看向她冷笑嘲讽道“你算什么东西,你叫我站住我就要站住?不要脸的狐狸精,以为你这样就能爬皇上的龙床,别做白日梦了,就你这长得丑不拉讥的样子,也好意思来爬龙床!听到她说这番难听的话,唯欣轻笑一声,眼里冒着冷光,起身走向她,气势十足的压向周诺,

周诺见她气势磅礴的走向她,心里有点害怕,但想到她是皇上的人,她绝对不敢对她动手,只会讨好她,想到这,立即睁着眼瞪着她,“你要干嘛!我告诉你⋯唯欣见状打断她的话“聒噪!

抬手一挥,她新研制的粉未洒向周诺,周诺一惨叫,

外面的侍卫宫女与太监一蜂拥跑进来,随即眼睁睁看到,不过一会

活生生的人便化成了一滩水,所以人满脸的惊恐,

唯欣看着这改良提练出来的硫酸粉,感觉到十分的满意,不过可惜了,十来天才提练这么点就没了,这几天在太和殿中太后提供不少的药材,也方便她悄悄调配点防身毒,抬头看向跑进来的众人,皆是惊恐的看着她,随即立即把她围起来

“大胆刺客!竟敢在皇宫内刺杀宫女,听到动静的李伍德与拿着文卷小太监立即老腿跑进来,

“都给咱家住手!侍卫见总管来了立即道“李公公,这刺客刚杀了皇上身边的宫女周诺,李伍德看向那名侍卫“许魏!你有证据吗!竟敢胡言乱语!许魏指着那滩水急道“这滩水就是宫女周诺,我们是听到惨叫声进来,便看见宫女周诺惨叫,眼睁睁看到她慢慢化成了一滩水,闻言李伍德刚想怒骂出声便见到四周的宫人们惊恐的目光,心底一阵冷寒窜向头顶,僵硬的目光转向抱胸悠闲的看着他们的女子,“刘姑娘你没什么要解释的吗?

唯欣挑眉“没有,她太过份了,我就让她闭嘴了,你们若有事便找皇上去,看着她供言不讳无辜的说,却做这种阴毒十足的狠事,这位主一来就这么狠,李伍德心头泛冷,挠是他这种待在主子身边的老人,

见惯了无数的剑风血雨,也没见过这种杀人不留一滳血的事,转头看向惊恐万分的太监道“去请皇上,快!太监立即把文卷给了李公公,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唯欣看着一众人待在这里感觉空气都不太好了,“李公公,你不觉得人太多了吗?空气都少了不少,闻言所有人,心头一阵冷汗流了出来,更甚是胆小的宫女太监直接颤抖了起来,实在是被吓得不轻,

李伍德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都下去,许魏带着人守在殿外,听到李公公的话,宫女太监急忙跑了出去,完全不顾皇族的礼仪,许魏听到李公公的吩咐,立即抱拳退出时看了一眼唯欣,以他的耳力,自然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他从来不屑女人之间的争斗,

却没想到今日这位女子竟然这般狠,看来倒是他小看女子的狠毒了,唯欣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没理会,转身回榻上坐下,拿起茶点吃了起来,看向太监手上拿的书卷“拿过来吧,小太监不敢上前,李伍德见状,把手里的文卷放在她的榻桌上,这位主,可是有办法解了折磨主子十来年的毒,原本听到皇上的话还不相信,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可能比得上天下第一毒医,但今日这一见,

心里那点怀疑立即消散,挠是毒医也无法将人直接化成一滩水,消失殆尽啊,可见这主的毒术之高

“刘姑娘,请,听着李伍德相比之前的口吻,恭敬了不少,对他展现出热情的笑“谢谢李公公,小太监看她这一串笑吓得手上的文卷散落在地,唯欣与李伍德听到动静转头看向他,小太监立即跪在地上检,

李伍德皱眉,心想着,这一个个,这么不稳重,看来还得挑挑,走过去把文卷拿过来,挥手“下去吧,小太监立即跑了出去,这姑娘笑得太恐怖了,他要是再不跑,他会不会也会变成那滩水。

养心殿

正殿

战一,战二正汇报柳州旱情,突然被一个小太监急忙忙的打断,战二立即押着他,“李浩,急急忙忙的干什么,还懂不懂规矩了,想死是么!李浩立即告罪“战二侍卫饶命啊,则殿出事了,

闻言战二不信的踢了踢他,“则殿人都没有,能出什么事,李浩被他踢倒,立即重新跪好急道“今儿则殿来了一位姑娘⋯

“姑娘?战二与战一对视一眼同时看向坐在龙椅上的人,

《皇上c你又实言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