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逃荒路上遇诈尸美人老公

>

逃荒路上遇诈尸美人老公

插兜 著

古代言情 插兜 苏灿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逃荒路上遇诈尸美人老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插兜”。书中精彩内容是:疼的苏灿心火更大,妈的这是给脸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呢,找抽,准备抬脚踢出去,“不许你这么说我妈,我妈不是!”老三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一下子转过头,噌的一下跳起来,冲着王氏撞过去,尖着嗓子喊着,原本奶气的声音里多了几份凶气,听着不仅不吓人,反而还多了几份可爱,苏灿还没来的及动手。就看到孩子被打的一...

来源:fqxs   主角: 苏灿插兜   更新: 2023-01-16 18: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逃荒路上遇诈尸美人老公》,是作者“插兜”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苏灿插兜,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大哥,二哥,她好像没气儿了...........”一道五六岁左右稚嫩的声音在耳旁传来“死了更好,没人打咱们了”“可是,再怎么说她是妈妈啊”耳边一直断断续续的传来小孩叽叽呱呱的声音苏灿心想着,这谁家的孩子,怎么诅咒自己妈妈去死呀,这孩子他妈到底是多不干人事儿啊,能让自己孩子讨厌去死,自己一定要看看这是谁家的小孩,又一想不对啊,自己不是在别墅里睡觉吗,而且别墅的钥匙只有自己一个人有,录的人脸......

第四 章 大麦场事件

到下坡组的大麦场后,苏灿看着眼前大概有一百多号人,老少就占了不少人,年轻的壮劳力也不多,走过去,准备寻个地方抱着孩子坐下,

这时响起一道“哎呦这不是顾老二的媳妇吗,你男人都死了,不好好窝在你那破窑洞里,来这找男人来了?说完还大声的继续煽动吆喝“各位看好自家的男人啊,小心被这妖精给勾了去说完竟然有好多婆娘拉着自己家的男人远离苏灿,生怕苏灿粘上自己男人。

苏灿抬头看着说话的人,又瞥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看着说话的王氏,这是下坡组王家有名的闲话婆,村里最最八卦的人。村里所有的闲话都是这八婆整的,八卦小组都没她能造谣。

苏灿紧抿着嘴唇没说话,直接拐过王氏,看前面几步之遥有个木头墩子,弯腰准备抱着孩子坐下,

王氏看着不理自己的苏灿,伸手拉扯住苏灿的胳膊叫嚷着“跟你说话尼?聋了?还是说你就存着这心思?手里越是使劲拉着扯掐着苏灿的胳膊。

疼的苏灿心火更大,妈的这是给脸了,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呢,找抽,准备抬脚踢出去,

“不许你这么说我妈,我妈不是!老三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一下子转过头,噌的一下跳起来,冲着王氏撞过去,尖着嗓子喊着,原本奶气的声音里多了几份凶气,听着不仅不吓人,反而还多了几份可爱,苏灿还没来的及动手。

就看到孩子被打的一个踉跄,瞳孔一紧,眼神也跟着沉了下来,几乎能凝结出墨汁来,苏灿一愣神的瞬间,王氏又一脚踢在老三最脆弱的在地方,孩子摔倒在地上,手跟胳膊蹭破了,一下泛红,血珠子冒出来,疼的孩子脸色发白,眼里还冒着泪花,疼的哭不出声了,就是捂着下面,在地上打滚。

苏灿一声暴喝“混账!你他妈的找死!

把手里的孩子递给老大,

跑过去赶紧抱起老三,看着老三疼的发白的脸,心头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汹涌而起,抬起头,眸子如寒冰一般射向王氏。

“你,你看什么看,是他先动手的,

王氏对上苏灿浓墨的眼眸,似寒冰,心头不禁一寒,整个人跟着哆嗦着打了一个冷颤。

须臾,她回过神来,脸色涨红,没想到自己竟被一个无人依靠的寡妇给吓到了,一时间心头说不出的憋屈。

苏灿没说话,她冷冷的盯着王氏。

倏然,她抬起脚,脚在电光火石之间落在王氏的肚子上

“砰!

响声在大麦场炸开,王氏直接被踢飞了两米远。

这下,不仅把王氏给踢懵圈了,就连站在麦场上的男女老少及站在身后的几个孩子都抬起头来,嘴巴张的几乎能塞进一颗鸡蛋,一脸的震惊。

四周静悄悄的,直到一声狗吠响起,众人回过神,这是之前那个不管怎么欺负都不还手的顾老二媳妇,啥时候这么唬了?

“贱人,你敢打我,

苏灿没管王氏叫嚣,

着急的对着孩子问“老三、能听到妈妈说话吗,让妈妈看看,来把手拿开,让妈妈看看,看着睁着眼挂着眼泪直愣愣盯着自己的老三,苏灿放缓自己的语气柔声细语的对着老三说到。

看着孩子不说话,还是捂着被打的地方,苏灿更以为孩子严重了,

从苏灿看着老三的小身板被人踢了一脚在地上,还是踢在孩子最要命的地上,那眉眼间暗藏的暴戾,再也无法遏制的再次汹涌而来,让她失去了理智,直接转身又连着几脚踢在还在叫嚣的王氏身上,踢的王氏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踢打的王氏从高声喊着杀人,到最后慢慢的求饶,苏灿想这孩子被打的不说话,直愣愣的,更是不管不顾就是往死踢,

“让你打我孩子,你他妈的就是有疯病,打我儿子老娘弄死你,老娘踢不死你个八婆苏灿左一脚右一脚的,踢得王氏说不了话了。众人看着王氏的惨样,一时不敢上前,还是村里大队长来了之后才拦着苏灿。

“顾家老二行了,你再打下去就是要杀人了?怎么把人打成这样,整出人命怎么办,你得想想孩子,

“王氏嘴贱先动嘴动手的,还把我儿子打的都不会说话了,我弄不死她我还是孩子妈吗?谁欺负我儿子就是跟我过不去,我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得要她命,不信试试,苏灿眼眸间凶横的环顾四周看着众人道,母狮一样护着自己的崽崽。谁赶上前就弄死谁的气势,吓得众人屏气呼吸,大气不敢出,一时间没人说话。

“坏人,欺负我妈妈,还打我弟弟,你才是妖精,还是老妖精老二像炸了毛的狮子,对着王氏低吼着,

苏灿感觉怀里的人扯了一下自己,急忙看向怀里,孩子还是眼含泪水,眼泪珠掉下来,才哭出声,眼里的惊惧未散,

苏灿着急的看着“崽崽,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妈妈

“妈妈 ,我手跟胳膊疼,还有牛牛疼,可怜巴巴的说着话,又在苏灿怀里蹭了蹭,

这是妈妈的味道,好软好温暖,就想妈妈这样抱着自己,疼痛都减少了许多。

苏灿转过身,拉下孩子衣不遮体的破裤,看着没啥问题,用手慢慢摸了一下孩子,

应该是没踢到牛丸上,苏灿猛然松口气,可是心里一股子邪气还是往上冒。

同时人群中几个壮汉走过来,是八婆男人王麻子,,还带着自己两个壮汉儿子,耀武扬威的走过来,

这人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喜欢钻寡妇屋。

“让开让开,那个没长眼的打我婆娘,是不想活了吗?

嘴里说着护内的话,眼里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王氏,两个儿子过去扶起自己娘王氏,护着。

这个蠢货,又干啥蠢事儿,净给自己惹麻烦,还不如村东头的白寡妇,想起自己又有两天没去泻火了,想到温软如玉的白寡妇,王麻子想着赶紧解决了,不耽误自己晚上逍遥。

毕竟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维护一下的。

转眼看到苏灿,看得一愣,以前也长这样,没觉得好看,今天看着哪里不一样了,具体也说不上来,眼神不一样了,以前的眼睛没有神韵,现在这双眼睛就是好看,没啥文化也形容不出来,看的人心痒痒,准备上前逗弄一番,这顾家老二的媳妇,死了男人,现在是个寡妇了,家里没个男人,自己那天晚上也可以光顾一下,光想想下半身就热了,心里美滋滋的想着,王麻手握拳放在嘴上做做样子的咳嗽了一下,

“这不是顾家老二的媳妇吗,是你打的我婆娘?不正经的眼神在苏灿的身上行头到脚扫射了一遍,尤其是那浑浊恶心的眼神她的胸上停留着。

虽说这里少吃短顿的, 但原主的身材前凸后翘的,尤其是这个胸,不得不说,苏灿有些羡慕啊,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瘦成一道闪电,尤其是胸真是跟个飞机一样,现在好了,胸是真的挺,

但是再怎么挺,也不想眼前这个二流子给人恶心吧唧的盯着,

苏灿说到“我只打贱种跟老鼠,不打好人,你说呢眉眼间暗藏的暴戾更明显,黝黑阴渗锐利的黑眸盯着王麻子,

王麻子看看着苏灿的眼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这是什么眼神,感觉像看着死人,渗人的慌,又一想不过是个女人,有啥可害怕的。自己抖了抖肩膀,壮壮胆子继续到“你打了我婆娘这事儿怎么算?

“贱人,我打死你,你敢打我妈,王氏大儿子王大柱说着就冲上来扬手就往苏灿脸上来,这是个成年男生,手上的力量可想而知,

苏灿看着冲过来人说道“小贱人说谁了?

“说你呢

“哦,原来你是贱人啊,难怪上蹿下跳的,不想当人你早说吗,咋还跟人家老鼠抢位置呢?

“翻了天尼,你一个寡妇敢这么跟我说话,你骂谁老鼠尼,你个贱人

“我打死你这个贱人王氏小儿子王小柱也跟着抡起自己的手挥舞下去,奔着苏灿的脸去,王大柱的手被苏灿轻而易举的接住,用力一扭,便听到手腕处传来骨头错位的声音,接着拉过王大柱挡在前面接住了王小柱的大嘴巴子。接着被苏灿一脚踢翻过去。

王大柱又是被打又是被扭胳膊的,双重打击下,直接抱着自己的胳膊叫唤着,

王小柱看没打到苏灿,不甘心的又一次上来,最后也是被苏灿凑得不敢再上来。

苏灿是会点功夫的,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因为文化课成绩不好,报的是体育专项生考,因为从小喜欢看武打片,所有当时体育就报的武术。

“要杀人嘞,要杀人嘞,王氏看着自己的两分儿子都被苏灿凑得不轻,大喊着,

“让你当人你当,非得当个贱人,苏灿说完猛地又朝王氏踢过去,紧了紧怀里的孩子,看着四周的看热闹的眼神,苏灿怕出现其他意外,就将怀里的老三递给老二 ,

“去抱着妹妹跟弟弟到那边人少的地方去,一会儿完了找你们,说完转身就走道八婆身边,俯下身,看着躺在地上打滚乱嚎的王氏,

“早给你说过,不要找事,你偏不听,怎么觉得我没男人,好欺负是不?谁给你的胆子?说着就脚踩在王氏的手上。用力一转

“啊,手断了,你个贱人,不得好死,

苏灿又拎起王氏,又抽了她几个大嘴巴“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

“啊啊啊,,,不不不,不敢了,王氏连忙摇着头嘴里说着,王氏始终没想明白,以前那么懦弱的人,不管别人怎么骂,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嘴的,今天直接上手,

好多人,有的爬在半截土墙上,有的坐在草垛上,有的蹲在场边上围着看热闹,叽叽喳喳的,说什么的都有。

“这娘几个可怜的,死了爸爸,爸爸的抚恤金让老宅的拿着,没给这娘几个一份,还给赶出来,听老宅那边说是给了五十斤玉米面,被子给丢出大门,那天真是惨。

“家里没男人就像房没有大梁,他们的日子难过的很你

“就是,我看这几个孩子老是在山上挖干菜根,还剥树皮,这苏氏也不是个好的,自己不动手干活,就天天催着几个小的娃娃干活,找吃的,这那是当娘的,

“你才知道啊,这几个孩子都是自己找吃的,这婆娘只顾自己,孩子都不管,天天追着打,还抢孩子的东西。

“你咋知道,

“我家不是离得近吗,老是能听到,天天追着二狗打,张身婶子有几次看不过去,就偷着的给几个娃窝窝头,要不然真就饿死了。

“顾家那边赶他们出来的时候不是给了玉米面吗?

“听到顾家老二死了,就把这一家给赶了出来,好像给了半袋子啥东西,那差不多就是你说的玉米面了

“那咋还吃树皮啊,现在干旱了,家家户户都是不敢大吃,只能吃点面糊糊吊着命,哪些东西也能够吃一阵的,

“我不是说了吗,这婆娘自己一个人吃了,孩子一口都没,都是自己挖吃的。

“这天杀的,跟个后娘一样,现在嚯嚯完,自己喝风粑屁起,

“今天这是咋了,像个当妈的人了,知道为孩子出头了,

“谁知道会不会是做样子,只为自己出气,毕竟王氏刚不是骂她了吗,

苏灿听着人群里叽叽咕咕的盯着她细数着原主以前干的好事儿,额,这不是以前原主干的事儿吗,一切还是自己承担了,好嘛,人家撂挑子走人,走的干脆,利索,留下这个烂摊子,只能自己给擦屁股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内心无数个尼玛飘过。

《逃荒路上遇诈尸美人老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