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袁承志传

>

袁承志传

长歌当笑 著

奇幻玄幻 袁承志 长歌当笑

奇幻玄幻小说《袁承志传》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歌当笑”。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喵~”玄猫睁开惺忪睡眼打量袁承志和四周,随后双眼慢慢闭上,看意思是没睡够准备再来个回笼觉。“你丫别睡了!喂!”袁承志当然不会让玄猫如愿,他疯狂摇晃身躯柔软如布娃娃的玄猫。“喵!”玄猫瞬间清醒,她咬开袁承志的手,落地后蹦起冲向袁承志,似要惩罚他打扰自己睡觉。袁承志也不惯着,一把抓住玄猫身体,两指用...

来源:fqxs   主角: 袁承志长歌当笑   更新: 2023-01-16 18: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袁承志传》,现已完本,主角是袁承志长歌当笑,由作者“长歌当笑”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山风吹袭,雪花横飞如刀割皮冻骨一柄平凡铁剑于风雪中闪烁青芒,调皮地马尾不惧风雪随着主人腾挪跳跃,悦耳剑鸣穿透风啸,一道似虚非实的剑气斩在坚硬峭壁之上‘吸溜’眉眼张开不少的安小慧吸了吸微红琼鼻,一言不发静看袁承志拒风雪而练剑,她手臂上还挂着一个盖布菜篮,里面是除夕该吃的饺子穿越到这个世界近六年,袁承志不再是从前稚童,一袭不算厚重地长衫衬得他身形挺拔完全不像十四岁少年,染雪马尾......

第9章 归来方悟稀(我的青梅好漂亮)

所谓少小离家老大回,又谓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谁知之者!

袁承志下华山时十四岁,归来时已近十八岁,富贵到是真富贵,杀富济贫两年几万两还是攒下了,锦衣就算了,他向来对穿着没什么追求,保暖不漏光就可以。

袁承志抱着昏睡的玄猫路过曾经剑杀锦衣卫之处,感慨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他在华山山脚小镇吃过午饭继续前行。

两个时辰后,袁承志已经抵达华山云台峰半山腰,他看着陌生又熟悉的风景终于明白‘近乡情怯’四字含义。

袁承志准备继续登山,忽感怀中有什么东西在乱拱,原来是又昏睡半年的玄猫醒了,他将玄猫从怀里掏出单手举着,笑骂“你丫以后别乱吃东西了,要不然下次睡醒就该给我扫墓了。

“喵~玄猫睁开惺忪睡眼打量袁承志和四周,随后双眼慢慢闭上,看意思是没睡够准备再来个回笼觉。

“你丫别睡了!喂!袁承志当然不会让玄猫如愿,他疯狂摇晃身躯柔软如布娃娃的玄猫。

“喵!玄猫瞬间清醒,她咬开袁承志的手,落地后蹦起冲向袁承志,似要惩罚他打扰自己睡觉。

袁承志也不惯着,一把抓住玄猫身体,两指用力弹她脑瓜崩。

一人一猫在山道上打了起来,当然一人一猫都很有分寸,并没有下黑手。

半柱香后,袁承志抱着睡意全无的玄猫继续登山,两炷香后他看到一名身穿玉窝色修身武裙的少女,这少女正在望景。

“卧槽····叶全真?袁承志看到女子面容,不由得惊讶出声。

这女子气质清冷,脸型不算圆润稍有棱角,眉毛纤细平缓,一双柳叶眸似有千言万语要述说,琼鼻小巧坚挺,唇若丹霞。这容貌,这气质,这不正是九十年代姬圈扛把子叶全真?

袁承志情不自禁的惊呼打扰了少女望景,她秀眉微聚望向袁承志,双眸之中感情变换飞快,先是惊讶,后是埋怨,最后是欢喜和情丝,她轻咬樱唇望着袁承志。

袁承志如被雷劈,喃喃自语“尼玛~中森明莱?

少女几步来到袁承志面前,扬首,轻声问“叶全真是谁?中森明莱又是谁?你说要娶我,难道是骗我的?她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小慧?袁承志终于认出少女,不由得一脑袋问号,这是自己的青梅?这是第一次见面就把汤药倒他满脸的傻丫头?这是从不知门槛为何物的呆妹?

安小慧低头不敢看袁承志,她双眸微红,声似哀歌,埋怨道“原来你都不记得我长什么样了。

“哇~我赚了··啊哈哈!袁承志一把将安小慧抱入怀中,如啄木鸟一般狂亲安小慧俏脸,弄的她满脸口水。至于玄猫?早就让他扔飞了。

安小慧双脚离地,象征性躲避了几下,随后含羞闭目任袁承志乱亲。

‘喵~’玄猫落地后瞥了一眼犹如猪哥的袁承志,不屑的叫了一声自己跑走了。

时有少许,袁承志放下满脸口水的安小慧,嘿嘿傻笑。

安小慧擦去脸上口水,脸颊红晕未消,娇声道“你回来的真巧,刚好跟我回山见几位客人。

“客人?咱们剑宗一年也不来人,怎么会有客人?袁承志通过刚才拥抱已经知安小慧身怀内功,并且不比他弱,对于这件事他选择保持沉默,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安小慧不说,他就当成不知道。

安小慧主动牵起袁承志手,柔声道“今日气宗掌门岳不群携手夫人和大弟子还有女儿前来拜山,你身为剑宗弟子应该见见他们。

“岳不群跑咱们剑宗来干嘛?袁承志疑惑,他对岳不群一点兴趣没有,但对令狐冲兴趣很大,毕竟令狐冲可是金庸大神小说中最有江湖味的男主。

安小慧自然不知岳不群为何上剑宗,毕竟剑宗气宗已经形同陌路二十年,她轻声道“来者是客,你身为剑宗弟子去接待下不为过。

袁承志没有任何不悦神色,他紧握安小慧有点冰冷的玉手一同上山。

云台峰顶和三年前没有任何变化,楼还是那座楼,院还是那个院,袁承志和安小慧来到大殿前,他站在门外向里望去,看到了正在对饮清茶的穆人清和岳不群一家四口,不得不说这一家四口颜值均在线。

袁承志将连鞘铁剑交给安小慧,他仔细整理衣衫,迈步进入大殿对坐在主位上的穆人清躬身行礼“徒儿袁承志,拜见师尊。

穆人清打量袁承志一眼,声音不冷不淡道“起来吧,回来就好。说完又指了指岳不群和宁中则介绍道“这两位是你气宗岳师兄和宁师姐。

袁承志对样貌不俗一脸正气的岳不群拱手,客气道“拜见岳师兄,我游历江湖三载经常听江湖中人赞您是君子剑,果真百闻不如一见。

岳不群很是谦虚,双手放在左侧拱手还礼,他从怀中掏出一本蓝皮秘籍递给袁承志,笑说“这是咱们华山派养吾剑法,今日就当见面礼了。

袁承志接过秘籍,又对秀外慧中端庄的宁中则拱手,客气道“拜见宁师姐,曾有人说您是华山玉女,我觉得这话不对。

宁中则面色不变,盯着袁承志问“不知师弟觉得此话哪里不对?

“我觉得宁师姐应该叫华山侠女,师姐觉得?袁承志笑着反问,至少从电视剧里看整部《笑傲江湖》唯一三观正的只有宁中则。

宁中则听此言,微微一笑,不再搭话。

岳不群向后挥手,说“还不过来拜见你们的小师叔?

少年少女听此言共同上前,少年面容不俗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仅比袁承志矮一点,他拱手道“师侄令狐冲,拜见小师叔。

“见过令狐师侄。袁承志客气回礼。

容颜俏丽,双眸灵动的少女拱手道“师侄岳灵珊,拜见小袁师叔。

“见过灵珊师侄。袁承志依旧客气回礼。

岳灵珊笑着伸手,问“小袁师叔可有见面礼送我?我父亲都送你见面礼了。

“这个····银票行不?一千两?袁承志哪里有见面礼相送,只能从怀中掏出银票准备给几张完事。

岳灵珊听到袁承志话,惊呼“一千两?小师叔你这么有钱么?

“珊儿不许胡闹!岳不群轻喝。

岳灵珊不敢再多说,双眸泛红,轻哼一声。

宁中则见自己女儿快哭了,慈母之心大起,准备岔开话题,岳不群抢声问“师弟,万震山庄和刘家庄的事你可知道?

“知道,人是我杀的。袁承志心说好一个先礼后兵,他也不隐瞒直接将事实全盘认下。

岳不群没想到袁承志供认不讳,疑惑问“师弟为何行凶?

“万震山庄庄主叫万震山,此人为一本功法联合两个师弟欺师灭祖,我受梅念笙先生之恩,便要替他报仇。刘家庄勾结山上悍匪劫杀过路之人,我出手杀悍匪后顺带清理了刘家庄中。不知师兄觉得我可有错?袁承志盯着岳不群淡然回应。

宁中则觉得袁承志此事做的没错,她直接出声赞道“袁师弟做的不错,此事若被我碰到,我也会出手,欺师灭祖助纣为虐者皆该杀。

袁承志对宁中则拱手表示谢意。

岳不群轻拍手中竹扇,叹了口气说。

宁中则见殿内气氛有点尴尬,赶忙说“你们都是年轻人肯定有很多话要聊,都下去玩吧,不用陪我们这些长辈。

“好,两位师侄请随我来。袁承志本就不想多待,正好借此理由离去。

令狐冲和岳灵珊见岳不群脸色不好,赶忙跟着袁承志走出大殿。

袁承志没有看到安小慧,便知道她已经先回小院了,于是带令狐冲和岳灵珊向小院走去,还未进入小院就看到安小慧正在和玄猫大眼瞪小眼。

玄猫看到袁承志,飞奔几步跃到他的肩膀上,昂首对安小慧喵喵叫。

袁承志笑问安小慧“这是怎么了?

“这野猫偷吃我买的鲜鱼。安小慧直接告状。

袁承志轻挠玄猫下颚,笑说“吃就吃了,一会让她给你抓只大雁当作赔礼。

玄猫不乐意了,轻咬袁承志左耳。

“两位师侄请进,我这小院简陋,你们多担待。袁承志侧身给令狐冲和岳灵珊让道。

令狐冲有点拘谨,拱手道“多谢小师叔。说完和岳灵珊一起进入小院。

小院还是从前那般模样,三间青瓦房,院中除一方石桌外,便是石锁一类健身器械。

袁承志四人落座于石桌边,安小慧见令狐冲和岳灵珊有点拘谨,笑问“你们可喝茶?

“可有酒?袁承志斜身在安小慧耳边轻问,他们二人皆不好酒,故有此一问。

安小慧俏脸微红点头,柔声道“有的,我去取来,顺便做几个小菜。

听到有酒,令狐冲双眸发亮,整个人都变得亢奋。

三碗浊酒下肚,令狐冲彻底放开拘谨之心,看着侃侃而谈,举手投足间气度不凡的袁承志,只觉得钦佩向往,他举起手中木碗,朗声道“敬小师叔仗剑行侠,可惜我学艺不精,师傅不许我下山丢人,否则定要像小师叔一样游历江湖。

“哈哈~令师侄这话不对。可知我为何这么说?袁承志浅饮碗中浊酒,笑问。

岳灵珊面色红润双眸迷离,抢话道“我知道,我娘说,仗义每多屠狗辈,江湖便在市井中。

“对,这个江湖啊···它不光是高手的江湖,它还是常人的江湖。

我见过卖猪肉的商贩为卖菜婆婆仗义出手对抗恶霸二世祖,我也见过读书人遇他人行凶口中默念非礼勿视慌忙离去。

袁承志并没有依靠真气去压制醉意,摇头晃脑说着。

他晃晃悠悠轻拍令狐冲肩膀,劝说“想要走江湖···就从明日起,不要觉得武艺学好再去,什么叫学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境的,莫要···后悔才好。

安小慧站在袁承志身后防止他摔倒,她柔声道“你们小师叔沾酒就醉,让你们见笑了。

“小慧妹子这话不对,小师叔乃是性情中人,我喜欢,喜欢。令狐冲酒量天生不俗,几杯浊酒下肚双眸精光闪闪。

岳灵珊也有些醉了,她趴在石桌上,嘟嘟囔囔“小师叔真好,长得又不错,钱又多,就是··就是太爱杀人了,这对华山派名声不好···呼呼··

安小慧听岳灵珊说袁承志不好,秀眉微皱,她轻声问迷迷糊糊的岳灵珊“小妹怎知阿袁爱杀人这件事?

“前几日有几位江湖中人上华山找我师父讨公道,所以我们才来打扰穆长老,还望小慧妹子保守秘密,刚才的话莫要让我师傅知道,他会骂小师妹的。

令狐冲没有喝多,知道岳灵珊酒后多言,他赶忙组织词汇出声解释。

袁承志靠在安小慧怀中,他故意摇头晃脑,手拍胸膛砰砰响,豪气道“让他们来找我,人我敢杀便敢认。

“你扶小妹去我房间休息,山间风大,喝了酒莫要吹风。安小慧双手轻托袁承志脸,让他不要乱动,出声嘱咐。

《袁承志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