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妖医辛九

>

妖医辛九

喜欢写故事的人 著

奇幻玄幻 朱玉晨 辛九

经典小说《妖医辛九》是网络作者“喜欢写故事的人”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辛九于正午时分进了山,他采药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救人。吃上一粒避瘴丸,可保六个时辰无虞,但这避瘴丸也不可多食,七日之内只可用一粒,多则生害,轻则肚胀腹泄,重则五脏溃烂。山中无路,且雨后泥泞,然则辛九所需的明神花,却只能在雨后两个时辰内采摘,过时则枯萎,毫无用处。沿着之前做好的标记,一路跋涉到明神...

来源:fqxs   主角: 辛九朱玉晨   更新: 2023-01-16 19: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妖医辛九》这部奇幻玄幻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喜欢写故事的人”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妖医辛九》内容概括:辛九赶到明神花所在之处,坐在树下静思这朱玉晨到底有何用意?为何对他如此感兴趣?而且既然知道今夜有雨,为何当时不讲,却要等他回到家中才讲?还有,这朱玉晨一身阴柔之气,怕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大凡男子身上阴柔之气外溢,必然心思缜密,精于谋算,这样的人,比那明杀明抢之人,还要可怕许多想着,等着,时近亥时,风起,继而雷声隐隐辛九抬头望天,乌云蔽月,不见星光,心说那位朱公子当真好本事,竟还能算得天时稍......

第1章 上山采药,歹人劫杀

苍雾山,因瘴气得名。

此山延绵数百里,山中瘴气缭绕,有如云雾,终年不散,无论是人是仙,皆不能久居其中,唯妖不受其毒害。

故而,道行尚浅的小妖,皆蛰伏于苍雾山中修炼,以此躲避人族捉妖师和仙族。

但此山灵气充沛,多生珍稀药材,也是很多逐利之人,垂涎之所在。

辛九于正午时分进了山,他采药倒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救人。

吃上一粒避瘴丸,可保六个时辰无虞,但这避瘴丸也不可多食,七日之内只可用一粒,多则生害,轻则肚胀腹泄,重则五脏溃烂。

山中无路,且雨后泥泞,然则辛九所需的明神花,却只能在雨后两个时辰内采摘,过时则枯萎,毫无用处。

沿着之前做好的标记,一路跋涉到明神花的所在,看到那株绽放的奇花,在微风中摇曳,宛如美人出浴一般,明艳动人。

这明神花极为珍稀,也极为娇贵。

花生九瓣,瓣有五色,层叠如霞,方圆五十里内,只此一株,且只开一朵。

要小心地将花瓣一片一片地撕下来,不可伤到花心,否则便死,这株灵根就毁了。

然后放进药臼中捣成泥,而药杵和药臼必须是土制,金、石、木三种材质都不行。

遇金则化水,遇石则结晶,遇木则褪色,唯有土,能守其本来面目。

再混入事先晾晒好的无根之水,装入瓷瓶,才算成功采到了明神花,也便制成了明神液。

此花可解妖毒,可除瘴症,可使昏厥者立醒,可使失神者复聪。

在城里,一滴明神液便价值十金!

辛九专心致志地做好一切,将瓷瓶小心地放入怀中,才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露出笑容。

有了这瓶明神液,村里的人就有救了。

今年大暑,村中颇发瘴症,多见肌肤溃烂,气虚目赤,寻常药物皆不足用,唯有这明神液方能除此大疫。

刚要起身,突感后背剧痛,且有一物贯胸而过,低头看时,前胸露出一个刀尖,血红。

“多谢你了,小郎中。

耳中听到一个男人暗哑的声音,却看不到人,只见一只手伸进怀里,将瓷瓶取走。

刀拔出,痛彻心扉,辛九扑倒在地,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只觉得眼中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直至一片漆黑。

不知过了多久,辛九悠悠醒转,周围一片昏暗。

胸中痛楚犹在,但气息却已通畅,撑起身,看到那株明神花已然枯萎,而且被自己压断了花茎,这株灵根,终究是毁了。

扯开衣襟,看到胸口处只有一道浅浅的红印,不由得奇怪,明明记得自己被一刀贯胸,怎么会没事?

感觉怀中有异物,伸手摸出,是一块绢帕,上面用血写着几行字昔日你家救我兄长一命,今日我还你一命,世道险恶,望好自珍重。

不明所以,四顾无人,辛九只能大声喊“何人救得在下性命,还请现身一见!

喊了几声,无人回应,却猛然惊觉,此时天色已晚,怕是避瘴丸的功效快要过了!

连忙站起身辨了辨方向,慌着跑向来路。

初时心乱,不觉有异,但跑了一阵,发觉自己身轻如燕,且气息顺畅,即使跑得极快,却也不见胸躁气短。

来时走了大半个时辰,而回来却只用了一刻钟。

跑出瘴气范围,辛九停步回身。

山林幽暗,瘴气如雾,偶有夜枭啼鸣,令人心头发紧,不寒而栗。

辛九向着山林跪拜叩首“恩人在上,受辛九一拜!

回应他的,除去山风料峭,便是那夜枭哀鸣。

返还村中,村口李家小童如见鬼一般“啊!辛九!辛九回来了!

辛九愕然,自己虽年岁不大,但因久居向山村,世代行医,村中之人不论老幼,皆要唤他一声辛郎中。

这小儿今日直呼他名姓,且状似疯癫,莫非是冲撞了邪气?

转念之间,村人扶老携幼迎了过来。

村长抢几步到了辛九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番之后,竟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这才满脸喜色地说道“辛郎中啊,你可回来了!你这一走就是半月,我们还道你是困于山中了呢!

这一惊更甚,辛九只当自己是睡了一觉,不想竟已过了半月,那他是怎么在瘴气中活下来的呢?

莫非?

辛九用力摇了摇头,将脑中的念头甩掉。

“辛郎中,可采到明神花了?

看着乡亲们热切的眼神,辛九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不想、也不能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花被野兽毁了。

“唉……

村长重重地一声叹息,引得所有人都跟着叹息起来。

辛九向众人拱手“诸位乡邻但可安心,辛某虽不才,却愿竭尽所能,定要除去这瘴疾。

众人皆点头,零落地说着“有劳辛郎中了。

村长拍了拍辛九的肩头“辛郎中,多日劳苦,快回去好生歇息吧。

回到家中,洗了脸,换了衣服,坐于桌边,不由得沉思。

回想当日情景,于背后下刀那人,声音暗哑,分明是故意压着嗓子,怕被他认出嗓音。

而他发现明神花一事,也只有村里人知晓,能尾随他进山之人,也必定是村中之人。

再回想他进山之前,曾有五人来向他讨过避瘴丸,四人说是要进山砍柴,另一人则是要进山打猎。

刺杀自己的那柄刀,刀尖平直,锋利无比,该是剔骨刀一类,怕也只有猎户才会随身带着这种刀吧。

“辛郎中。

听声音,是曲猎户家的三女儿,曲秋娘。

辛九心中疑虑,进山前,就是曲猎户向他讨过避瘴丸,莫非是让他的女儿来探听口风?

起身开门,秋娘端着食盘站在门口。

这曲猎户家生了三个女儿,分别是春娘、夏娘、秋娘。

三个女儿中,数这秋娘最是生得俊俏,二八年华,出落得亭亭玉立,温婉可人,全不似山野村妇,竟如那城中的大家闺秀一般。

让进屋内,秋娘将食盘放到桌上,低眸颔首“辛郎中,家父半月前入山猎得些肉食,你多日劳苦,且家中无人照料,是以家父命我送些过来,尚且热着,你慢用,我回去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