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一人之下许宏宇

>

一人之下许宏宇

刑上香 著

古代言情 宋玄 祝阳

古代言情《一人之下许宏宇》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刑上香”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祝阳宋玄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那一年,他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所说之话从未有人相信,却只因对那人说了一句:“您是天子命格”而被铭记终生。后来,那名落魄皇子真的杀回皇宫,坐上了九五至尊之位,也不忘将他扶上了大国师的位置。他:“你是本皇的国师,只能为本皇所用。”他:“朕许你荣华富贵,如若想跑,那便取你项上人头!”而小国师心里冤啊,他看着满朝文武,只想道一句:有谁能把这疯批男人收了?!——算命卜卦什么的,他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的啊!...

来源:cdlb   主角: 祝阳宋玄   更新: 2024-04-29 10: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一人之下许宏宇》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刑上香”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祝阳宋玄,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姬云羲继续说:“常宁城县令与我家有私交,我本请了官府的官兵送我上路,却在路上让这群山匪截了。”姬云溪说的隐晦,但宋玄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心里早就奇怪的很,这群山匪必定是不知道姬云羲的身份的,否则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对他动手。只是他们又为何大路截官兵,还不是为了劫大批财银,而是闹着玩似的掳回了一个贵...

第7章

姬云羲抬起头来,显然是对那个愚蠢的问题无声的回答。

宋玄忍不住揪了揪头发“您跟我说说吧,到底怎么会落到这儿来,说不定……我还能帮您一把

姬云羲瞧了他半晌,竟难得开了句玩笑“你不是会算?

宋玄一乐“我要是能算得这么细,头一个先算今科考题,早升官发财娶媳妇去了,还能在这给您算命?

姬云羲笑容淡淡“也并非什么大事,只是家丑罢了。

宋玄心道果然是皇家纠纷。

“我此行本是赶回家去的,只是我兄长并不想我回去分薄家业,故请人在路上伏击于我。

“先生算到的,先头客栈里的刺客,便是他雇来的。

“我本想走小路避开他,只是不知是谁走露了风声,我的侍卫死伤大半,我也与他们走散,多亏你赠的锦囊替我挡了一箭,这才死里逃生,躲进了常宁城。

宋玄心道,他可不知道那锦囊竟真能替他挡上一灾,若是早知今日,他就做出一批给那帮侍卫都挂上。

姬云羲继续说“常宁城县令与我家有私交,我本请了官府的官兵送我上路,却在路上让这群山匪截了。

姬云溪说的隐晦,但宋玄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心里早就奇怪的很,这群山匪必定是不知道姬云羲的身份的,否则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对他动手。

只是他们又为何大路截官兵,还不是为了劫大批财银,而是闹着玩似的掳回了一个贵公子,还要不到赎金?

宋玄便问“这山寨跟官府难道早就有所勾结?

姬云羲瞧他一眼,仿佛并不意外他的提问“大概如此,官府的人只怕也早就被我兄长买通了。

否则这里又怎么会这样快就聚集起一批山匪,还各个骑马跨刀,威风得很?若不是与官府勾结,这些山匪哪里来的这些物资?

又怎么会劫了姬云羲堂堂一位皇子去?

只是宋玄不好直说,只打着哈哈“你这兄长也忒不是东西了,竟然对自己的兄弟下手。

“易地而处,我亦会如此。姬云羲忽得说。

他嘴角含笑,说出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本就是尸骨堆出来的兄弟,又何必假做情深?

宋玄没想到文文弱弱的姬云羲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潦草地应了几声,姬云溪却直直地盯着他“你觉得我残忍?

“是挺残忍,宋玄咬着稻草杆没个正行。“但在下可不敢指责公子,我怕公子连我一起剁了。

姬云羲竟笑了起来“你现在怎么如此直白了?

宋玄瞥他一眼“因为公子话太多了,若是您少说两句,保证还你一个仙风道骨的宋玄。

宋玄发现姬云羲无论表现的再怎样冷淡深沉,却还是一个少年。

这个发现让他放松了很多。

那天晚上,两个人都没有睡着,姬云羲说“宋玄,我不信我会死在这。

宋玄笑着回答“公子必不会死在这里的。

第二天,吴四又来柴房请宋玄出门,这回二位当家的在偏厅等他,二人一左一右对着一幅地图,不知在商量着什么。

厅中并无旁人,见宋玄来了,那大当家便伸手来拍他的背“宋兄弟考虑的如何了?

宋玄被那一巴掌拍的一个踉跄,好容易稳住身子,却端正了神色,肃然道“大当家的,在下有一事,不得不先问个清楚。

“你说。

宋玄直言道“二位当家与常宁官府可有牵连?

大当家还未回答,便见宋玄抢先躬身,神色肃穆“此时事关重大,或许会为寨子带来灭顶之灾,还请大当家据实以告。

他本就是个擅长危言耸听的,如今这语气、神态,都十足十的真切,一时之间倒真将两位当家都唬了去。

那两人神色皆是一滞,对视了一眼,还是大当家开口“我的确在常宁府有些门路,是以常能得到那些富商的往来情报,这才能次次不走空,省了弟兄们好些麻烦。

宋玄又问“那柴房中关押之人……

“是东山秦富商的儿子,我得到消息去绑他回来,本想换些赎金,却不想那富商是个不肯拔毛的铁公鸡。

宋玄倒抽一口凉气,抬首缓缓道“大当家,您中计了。

那大当家见他如此说,神色蓦然阴沉下来,二当家在一旁怒斥道“好你个书生,既不愿同我们兄弟结义,也就罢了,何故来危言耸听?说些不着四六的东西?

宋玄早看清了山寨中真正当家做主之人,也不将二当家的话放在心里,自理了理串联了一宿的说辞,才开口道。

“大当家的,我与柴房里那位公子商谈,听闻他乃是镇北林将军的私生子,只是林家主母凶悍,故不曾见光。昨夜他曾与我吐露心迹,说自己母亲病故,他想去边关寻父,便求助于常宁府,却不想被捉了过来。

“林将军?那二当家惊呼一声,也不奇怪,镇北将军林长安是出了名的煞神,关于他的事迹数不胜数,他手上有亲兵二百人,据说各个可以以一敌百,这帮匪类招惹谁都不会愿意招惹于他。

“是,宋玄低头道。“我心中存疑,不相信二位当家会捉林将军的私生子来换赎金,如今一问,果然如此,只怕此事是常宁一箭双雕之计。

那二当家问“什么一箭双雕?

大当家倒率先阴沉着脸,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若是我们要不到赎金,一刀宰了这小子,只怕镇北将军得知消息,必会夷平我们的山寨。

“那常宁府必是的了林家母老虎的好处,如此好处他们得了,黑锅我们背了,他们还能除了我们寨子,岂不是一箭双雕?

那二当家破口大骂“娘的,这群当官儿的,一个比一个鸡贼!

宋玄也是煞费苦心。

想要让姬云羲脱身而去,必不能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否则这帮山匪晓得他们惹了皇家,已是在劫难逃,必然会铤而走险,杀人灭口。

而若是说个寻常官员,未必能震慑的住他们,想来想去,只有那位林将军最为合适,既有悍勇凶残的名声,又是出了名的惧内畏妻,这一番谎言真真假假,可谓是天衣无缝。

常宁府必然有猫腻,只是并非是林家主母,而是姬云羲的皇兄们。

这当家的只是也的确被设计了,对方却是并不害怕他们发现姬云羲的真正身份,错绑了一个皇子,也只有走头无路一刀宰了。

这一切设计都是一个闭环,偏偏中间横生枝节,多出了一个宋玄,满口胡言乱语,在这环上硬生生扯开了一个口子,单单揪出了姬云羲。

“不对!那二当家忽得疑道。“你说他是林将军的私生子,他就是了?老子还说我是天皇老子的私生子呢!他若当真是林将军的儿子,又怎么会一声不吭地被我们抓来?

宋玄心道,你若真是天皇老子的私生子,只怕还得喊柴房里那位一声兄弟。

宋玄道“这……在下与林公子相识不久,想来他也没有必要蒙骗于我,若是二当家的还有所疑惑,不如亲自前去问问吧。

小说《一人之下许宏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人之下许宏宇》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