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远志小说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记得来时春未暮

>

记得来时春未暮

攸宁陶陶 著

古代言情 赵允訢 顾心月

你喜欢看古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攸宁陶陶”的一本新书《记得来时春未暮》。故事精彩截取如下:顾心月继续躺着没动。一行人刚进屋子,那穿着银红褙子插满一头赤金的珠钗的容姨娘,就一脸悲切的样子三步并做两步的走过来扑在床边拉住了她的手说:“哎呀,我们心月真是受大罪了呀!我不过才出门几日,怎得就出了这样的大事,你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跟你死去的爹爹交代呀”!看着顾心月和顾轻徽都没反应,她只得继续...

来源:fqxs   主角: 顾心月赵允訢   更新: 2023-01-15 20:3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记得来时春未暮》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顾心月赵允訢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攸宁陶陶”,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初夏,站在微风徐徐的回廊边,看着已经零星开始开放的荷花,顾心月有些感慨她来到这里已经两年多了,这已是第三年在影园赏荷了,已看过两整个荷塘的成住坏空,因果循环这时的荷花,花蕊要比现代的更大一点,开出的花瓣又比现代的稍微小那么一丢丢,总之就是连荷花都长的比现代要古典今日她出门略早,所以到达影园的时候,师仲先生午睡还未起于是乎她就有了些时间站在这里来欣赏荷花,这时她看到先生的书童时安和夙茗从另一......

第3章 遗产

顾心月到谢府已经整整五日了。

容姨娘这日一大早便来了谢府,据说是要来接顾心月回去。她昨日睡的有些晚,刚醒,还没起床,林檎忙进来欲帮她梳头,她说道“不必了,就这样散着吧,挺好的。

没过多久就看见她姑母带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妇人和好些丫鬟仆妇走过来了。顾心月继续躺着没动。一行人刚进屋子,那穿着银红褙子插满一头赤金的珠钗的容姨娘,就一脸悲切的样子三步并做两步的走过来扑在床边拉住了她的手说“哎呀,我们心月真是受大罪了呀!我不过才出门几日,怎得就出了这样的大事,你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跟你死去的爹爹交代呀!

看着顾心月和顾轻徽都没反应,她只得继续“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听说这事后,我担心的好苦,回来就查了,是菊儿那个贱婢不小心撞的你,她吓坏了,我可没饶她,已经把她撵出去了,这么大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扭头看了一眼顾轻徽,对着顾心月一脸真诚的继续“你弟弟也是不懂事,这几日可麻烦你姑母了,她自己身体也不好,你尤妈妈和屋里的小丫头可想你了,今日你便跟着我回去吧!听说你腿也伤了,我把软轿也带着呢。

容姨娘一口气说了这么许多,竟无一人言语,神奇的是顾心月没抽回手,也罕见的没发脾气,就躺在床上拿大眼睛盯着她,没有表情也不说话,容姨娘觉得实在是有点尴尬。只能自己找台阶下,她站起来走到顾轻徽面前,说“妹妹,之前我答应你哥哥说要一直好好照顾这两个孩子的,他现在不在了,我更不能食言,请妹妹全了我的一片心吧,这次是意外,你知道你哥哥走了要处理的事物太多,以后是断不会再出这样的事了。

顾轻徽说“我看倒不见得是意外,心月除了溺水竟瘦的这样厉害,可见你没照顾好她,我是不会让她再回去的。

容姨娘赶紧说“哎哟妹妹,这是她爹爹去了她伤心呢,我也是事情太多,但现已经理出头绪来了,我保证以后亲自照看她的事务,断不会再出问题了。

顾轻徽有点不知说什么好,老爷不在,她真的是没主心骨。

这边顾心月看着她姑母后劲不足,就只能自己上了。她动了动,作势要坐起来,旁边的紫苏赶紧来扶她。她显得很艰难的样子,动了几下故意没坐起来,气若游丝的对着容姨娘说道“我实在是身上疼又没力气,动不了身,怕是再折腾几下,就要下去陪爹爹了,你要安得好心也等我转好再来接,你放心!那里是我爹爹的家,我自然是要回去的!说完就就装作气愤,背过身去了。这种戏她也可以勉强演上几下。

顾轻徽看她那样子,便以为又严重了赶紧走了过来,正要说话,李嬷嬷按住她的手,她立即明白是提醒她,便没有出声,只听得李嬷嬷叫林檎“待会去把郎中请过来,今日姑娘还要再重新开药呢。

容姨娘看这情形,知道今日怕是带不走人了。便对着顾轻徽说“没想到还是这样严重,那只能辛苦妹妹帮忙照料了,真是麻烦妹妹了,那我便改日再来接姑娘吧!姑娘一定放宽心好好养病呀!妹妹也要注意身子,千万别累着了。

随后又是一阵客套废话,过了许久才把人送走了。

走出谢府,容姨娘马上收了笑脸,自己坐上了软轿,跟她料想的一样,顾轻徽是一副软性子,口舌上占不了上峰,顾心月呢又是个倔脾气,定忍不下这口气,自己都是要回去的呢,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独自过好日子,只是今日有些奇怪,顾心月竟破天荒没有对她发脾气,怕真是身子不行呢,如此也好,只是早知这样应该把尤妈妈带来放在这,也能帮忙看着一二。算了,就等过段时日再来接吧,人回去了也就好说了。如今两个孩子都没成年,这遗产这顾家还不都是她的。

这边顾轻徽把人送走后,就问李嬷嬷刚刚是怎么了,李嬷嬷笑答“那孩子是装的呀,你没看出来?顾轻徽愣了一下,也笑了,“那就好。

待她们再回到芷兰苑,就看见顾心月已经坐了起来,林檎在旁边正在帮她绾髻。顾轻徽边走边说“你这个机灵鬼啊,把我都给唬住了!李嬷嬷知道她们要说话,便扶着顾氏去坐在了塌边。接着顾心月很认真的对着她说“姑母,在法父母已亡,儿女分产,女合得男之半。她是妾室,爹爹那遗产跟她没半分关系,她若不改嫁在她儿子成年前可替儿子管理,但管不了我这份,我要自去府庭执牒上告。顾轻徽有点懵“这,这能行吗?不若等你姑父回来问问他罢,我是不甚了解呢。顾心月马上说“这样最好了,侄女认为这事可行,但先问问姑父就更保险了。

今日谢明斋下衙后无事便直接回了府,回来顾轻徽就跟他讲了上午的事,他想了想道“这孩子说得没错,倒是个有主意的,若她自己去上告,这事应该可行。只是我同她的关系如此,自该回避,到时就烦请通判多找几人一起去判案吧。然后站起身来“走吧,且看看她去。

他们走进芷兰苑的时候,谢婉莹和谢廷京下了学都在这里说话,看到父母亲来了,迎上去先请了安,便退到旁边去了,谢明斋坐下,李嬷嬷赶紧把茶倒好递了过去。

顾心月也学着他们坐在床上做了简易的请安动作,唤了声姑父姑母。

“听你姑母说,你打算自去府庭,执牒上告争产?谢明斋抿了一口茶,开口问她。

她未回答,那容姨娘走后她又想了半天,现在正有更重要问题想问呢“姑父,侄女想问,现今是否有检校库?

谢明斋顿了一下,答说“是有。走这条路更合适啊,他都没想到。

宋代设检校库,意在代为清点,管理遗孤财产,户绝财产,无主货物,有纠纷的财务,官府收缴的赃物,人户存入的财务等,最主要的功能还是代管遗孤财产“撰之条法,所谓检校者,盖身亡男孤幼,官为检校财物,度所须,给之孤幼,责付亲戚可托者抚养,候年及格,官尽给还。根据宋朝的立法,亲人离世的遗孤,政府有责任将他们的财产核查清楚、登记成册,存入检校库代为保管,让亲戚抚养他们,并按季从代管的财产中划出若干,给遗孤作为生活费,等遗孤长大成人,政府再将代管的财产给他们。宋朝政府希望通过官方的检校,使失去亲人的未成年人权益获得保护,免遭他人侵夺。

当时学历史时读到此处的宁桐,没有少感叹宋朝的先进和人性化,这可相当是官营的信托了。只是完全没承想自己有一天会用到。

谢明斋接下来说道“那就报检校库吧,合理合法,省去了许多麻烦,明日便可去上报登记,待库里立案审查清点资产。然后他抬头看着顾心月,说“这需本人亲去,你可能去?

顾心月“就请使人将我抬去即可。

谢明斋点头首可。对着顾轻徽道“到时候让李成陪着她去罢。

后大家寒暄一番,谢家各人归去用膳,依旧由紫苏去厨房提了两个食盒回来给顾心月单独用膳。

谢明斋私下觉得这个侄女实在不错,小小年纪,看着柔弱,实则心思细腻,有勇有谋,竟然还知道这些个事情。要知道检校库设立的时间并不算长,又和知府衙门分立,地方上更是很多官员都不甚了解,是以连他都没有马上想到。看来这孩子也不是全不记得事儿嘛。

顾心月在昨晚理清自己的处境后,就打算要好好振作,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这遗产拿到,这具身体的父母都已不在,姑父姑母再亲也是寄人篱下,不管在哪里只有自己有钱才是硬道理。首先要把经济问题解决了才能再说其他。

隔日上午梳洗完毕吃过早膳后,管家李成就带着两个小厮来了,且站在芷兰苑门口等候,后面还有几个小厮抬着竹凳,后脚顾轻徽就带着李嬷嬷一行人走了进来,跟顾心月说“我们走罢,不用太担心!只要她家老爷认可的事情她就是有信心。

顾心月坐着竹凳被抬至门口,又被小心翼翼慢慢扶上了马车,她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古代的马车,于是略微观察了一下这驾马车,车子的前后都装有小栏杆,车厢底下有车轴横贯,朱红色车轮紧贴在车厢两旁,车前边伸出长七八尺的车辕,仅用一头马驾车,一车可容纳六人。她进去靠右侧坐了下来,接着李嬷嬷扶着顾轻徽也坐了进来。

大概驶了不到一个钟的样子,马车停了下来,李成过来报告说到了,待他先进去问询打点,请大娘子和表小姐稍坐等待。

虽检校库和府衙是分立的机构,但办事地点都合在一处,所以李成甚是熟捻,没一会就过来说请表小姐下车去做问询登记。接着顾心月就坐着竹凳抬入了正堂,被扶着坐在了侧下方的凳子上,有文书小官问她信息,并一一详细的做了登记,便让她回去等着,待他们立案审查清点完资产,会再请所有涉及者过来一并审理画押。她向文书道过谢,一行人原路返回了谢府。

这厢容姨娘放心的回去后,正在继续忙着接管顾宏桥的资产,就被一队衙役围了,让交出所有的账本合约来,事发突然,她一介平民百姓,哪经过这种事,自是一时间都交了出去,交完方有点反应过来,边哭边急着问,这是所为何事,凭什么查封良民财产啊,大喊我们孤儿寡母到底犯了何罪,一副准备要撒泼打滚的样子。带头的衙役此事见得多了,直接甩给她一张文书,说“自己看,我们奉命行事,你且等着传唤吧。如有不服,可自去府衙状告。说完便带着人走了。容姨娘看着文书,气得发昏,真是欲哭无泪了。现今法规遗产只传子女,确跟她毫无关系,更何况她只是妾室,父母皆亡,正妻嫡女要分家情有可原。

由于顾宏桥的资产过多,又分布在各地,半月之后,才全部核算清点完毕。谢明斋提前得了消息,回来告知顾心月“据查,你爹爹在汴梁益州杭州和本地都置了不少房产田地还有山园,塌房(仓库),另外几十间各色金银,丝绸铺子,外加三艘货船。这些财产尚且只能估算,分起来难度很大,可能需把你和你弟弟还有他的代管之人都召至一起询问意见,或是全部折现或是你们自己商议来划分,你自己可提前想想。

姑父走后,顾心月才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虽自己是个没有父母缘分的人,却白得了这些资产,这哪怕只有三分之一也蔚为可观了,经营得当,一辈子都吃喝不愁了。原来只听说她父亲是有名的商贾,现在想来确实是没有夸张。

果然隔日衙役就传唤她去检校库,她和上次一样的去了,进了大堂发现容姨娘和顾文博都已经到了,旁边站着几个丫鬟婆子,容姨娘还是扮着一副笑脸,顾文博已经走了过来,对她说“姐姐,看着你好多了我就放心了。容姨娘也过来想寒暄几句,却被衙役喝住了,说“检校长到了,肃静,没有叫到,不可讲话。

这次她没坐,由林檎和紫苏一左一右扶着她,容姨娘和顾文博则站在旁边,她们身边的丫鬟婆子小厮都被遣了出去。穿着官服的检校长官把文书递给旁边的小官,他念了一遍文书,把事件做了通告,随后开始做财产公示,并细心的把估算价格都一一列了出来。

顾心月大概心算了一下,昨晚又有了大致想法,当下就已经拿定了主意。汴梁的资产相对于江南分布的资产比三分之一要略少一点,但都很精良也比较集中,更何况顾心月知道那儿的房价如若北宋不灭,就会一直水涨船高。她随即对着长官行了个简单的礼,长官做出让她讲的手势后,她开口说道“小女之前被人推入湖中,差点没了性命,腿也伤了,至今不能行走,是弟弟把我送到姑母家才救了我一命,所以置产部分就不用折现了,我就只要汴梁的资产,其他的都留给弟弟吧。我虽知是谁害我,但没有切实证据,只当还了弟弟的救命之恩,以后便两不相欠了。

容姨娘实没料到她会说出这话来,“你,你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还没说完便被喝止。只听长官说“跟此案无关的不必说了。你们可商议一下,是否同意,回复便是。这么好的提议自然无拒绝的道理,只听容姨娘跟儿子低声说了几句,便回复道“我们同意。随后就按此分了置产,现金银票平分,还有一份在顾心月母亲名下的奁产,列有金银,珠翠,宝器,动用,帐幔绸缎等,自然是分给了顾心月。检校长都没料到如此迅速便把这么大笔的财产给分完了,他吩咐文书务必做好记录好清点入库,他们得代为保管至孩子成年,少了什么他们可是要赔的。

如此一来,这事就此了结。

顾心月接着就可安心的计划及笄前的接下来三年如何过了。

那容姨娘走之前还想把尤妈妈塞给她,说什么是她奶妈,看着她长大的云云,顾心月直接回道“我落水的时候她也在府里吧,那时候没有需要,现在就更不需要了,姨娘看着随便处置吧。

容姨娘实在没想通事情是怎么到这步田地的,真是无语凝噎。

很快,谢明斋就听到了结果,待回去后他跟顾轻徽私下说“我看了你哥哥在汴梁的资产,位置都很好,有一处宅子应是你们顾家祖上的家业,他竟又给买了回来,看来是有打算最终要回去,光复顾家的啊,他在汴梁的各种生意铺子也都颇有眼光,且请了很有名的“行钱全权打理,看上去便宜了顾文博,实际心月并不吃亏,心月这孩子真不简单,小小年纪条理清楚,做事情也果断。顾轻徽叹了口气“不知哥哥是不是私下跟心月提了顾家的事也未可知,这十多年他也不知吃了多少苦,顾家已然这样了,他这样拼命又是何苦呢?随即又陷入哀思。

谢明斋没说,那顾心月还只略提了几句落水的事,就使得如今众人皆骂容姨娘虐待嫡女,赞扬他托孤积德呢。

《记得来时春未暮》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